为何单雄信临死前只喝了程咬金的酒,这揭示了人性的丑恶吗?

单雄信临刑前不止喝了程咬金的酒,还吃了徐茂公的肉,徐茂公亲自用刀从自己腿上割下来喂给单雄信吃的。

这事儿记载在《隋唐嘉话》以及《唐语林》上,说的是单雄信被擒要被斩首时,徐茂公向李世民求情,但是没求下来,哭着来见单雄信最后一面,单雄信说:我知道你求不下来。

为何单雄信临死前只喝了程咬金的酒,这揭示了人性的丑恶吗?

徐茂公哭着说:我们俩本是结义兄弟,你死我岂敢念生,但是我已经发誓要以身报国,情义难两全,我向你保证,你死之后我一定尽心尽力照顾你的妻子儿女。

然后割下腿上的肉喂给单雄信吃,单雄信张嘴吃了徐茂公的肉,相信了他的誓言。

徐茂公对单雄信的后代也真的照顾有加,单雄信的儿子叫单道真,做到了梁州司马的职位。对于单雄信,徐茂公可谓有情有义了。

李世民必杀单雄信的原因也很简单,单雄信这人像三国时的吕布一样多变,投靠翟让对翟让忠心耿耿,后来李密杀了翟让,单雄信跪地表示要效忠李密,李密败了,单雄信投靠王世充,对王世充又表示了自己的忠心。

这也算是三姓家奴了,虽然他没有像吕布那样投靠一个干爹弄死另外一个干爹,但是李世民怕啊,这种投降一个又一个的人,他今天归降了自己,明天看着建成元吉势大,再投靠效忠建成元吉怎么办?

为了以防万一,杀了比招降稳妥。

为何单雄信临死前只喝了程咬金的酒,这揭示了人性的丑恶吗?

《唐语林》上还记载了一个故事,说有一次元吉攻打王世充,单雄信举着大槊攻打了元吉的马前,举起槊要把李元吉的脑袋打的万朵桃花开,元吉吓傻了,这时候在后方不远地方的徐茂公喊了一声:哥哥,哥哥,那是我徐茂公的主人。

然后单雄信竟然勒住战马,不杀了,大笑道:这小子没有你,就死翘翘了。

雄信驰马而出,枪不及海陵者尺。绩惶遽,连呼曰:「阿兄阿兄,此是绩主。雄信揽辔而止,顾笑曰:「胡儿不缘你,且了竟。」

新旧《唐书》上把这段故事都被挪到了李世民身上,但是我觉得发生在李元吉身上更合理,因为单雄信对李元吉有不杀之恩,这才导致了李世民对单雄信的不信任,不敢招降他,必须要弄死他。

即使对于徐茂公,李世民一辈子也没真正放心过,临死前还摆了他一道。

历史上,单雄信和徐茂公的结拜,这个朋友交的不错,徐茂公或者说徐绩没有负了那一炉香。

不过到了评书中,比方说《大隋唐》《隋唐演义》为了把人物整传奇,添了很多虚构情节,比如李渊误杀单雄信的哥哥等等,导致单雄信和李唐家族有着解不开的仇疙瘩,为单雄信被杀找了很多看似合理的理由。

评书中,牛鼻子老道徐茂公,这个老头坏得很,专门坑害单雄信,所以他割肉的这段情节当然不能有了,改成了评书中第一福将程咬金给单雄信敬酒,送单雄信上路。

为何单雄信临死前只喝了程咬金的酒,这揭示了人性的丑恶吗?

单雄信只喝程咬金的酒,借以表达自己对瓦岗哥们弟兄们的失望,你们这帮瓦岗寨的哥们们都对不起我单雄信,只有四哥程咬金人性子直,没有坑害过我,我喝了他的酒,下辈子咱哥们弟兄不再相见。

后世也因为单雄信的悲剧结局留下了那句著名的:

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瓦岗一炉香。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