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清朝康熙年间,锦州府广宁县有一五旬乡绅,名叫包合福,人皆呼为“包财神”。

包家祖上曾徙居潮州,几代人经营了近半个世纪的远洋贸易,积攒下了金山银海般的家族富贵。到了包合福祖父这一辈儿,包家拓展了丝绸、瓷器海外销路,并结交州府大员,开始染指官场,代理起了潮州公库事务。

包合福祖父刚有点“红顶”商人气象,却偏赶上顺治十三年(公元1656年),朝廷颁布“禁海令”,东南沿海不仅片帆不得入海,甚至连民间造船也会被官府查究治罪。包家经营远洋贸易多年,自然难逃干系,最终,被以“里通明郑政权”罪抄家,七十余口族人问斩。

抄家前,包合福祖父便已得了确切消息,但自知家族难以幸免,便让跟随自己多年的忠仆包义,深夜套了三匹高头大马,驾着一辆乌金铁架马车,载着三岁孙子以及满车金银珠宝,逃到千里之外的原籍广宁避难。

包义载着小主人包合福回到广宁后,花重金购置了一处雅致、宽敞府邸,又雇了奶妈、丫环等人照料合福,算是在广宁安顿了下来。包义又多方打探老主人消息,结果一年后才得了潮州实信儿:包家七十余口尽被诛杀,财产悉数充公!所幸合福年幼,监斩官员一时疏忽将其遗漏,因此并未在诛杀名单之列,也就无人追究去向。

包义深知躲过一劫的小主人,乃是包家唯一血脉,便时时照料、处处精心呵护。对外,包义称合福是自己的亲孙子;对内,包义则将合福视作少东家,自己便如侍奉老主人一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包合福长到八岁时,倒也白皙清秀、百伶百俐,包义为他请了两位教书先生,合福偏偏不肯用功,整日与丫环嬉戏胡闹。这包合福原本顽劣,再加上没了父母、缺管少教,包义又将其当作少主看待、处处不忍逆了心意,因此合福愈加放任、骄纵。

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包义眼看着合福长到了十五六岁,却终究不是读书材料,便只好在广宁十字街旁开了家绸缎庄,以作合福将来的安身立命营生。康熙十二年(公元1673年)腊月初六,包义操办喜事,为合福迎娶县城饭庄陈掌柜之女秀娘为妻。

转过年来,忠仆包义患病去世。包合福正式接手绸缎庄,虽然经验略显不足,但凭着心机智巧、世故圆滑,倒也将绸缎庄经营得风生水起。妻子陈氏肤白貌美、端庄秀丽,也是称职的贤内助。十余年间,绸缎庄便被包合福发展出了一个总店、七家分号的规模,店铺遍布锦州、奉天两府七县。

包合福倒真是承继了祖上商贾基因,而立之年便已成了广宁首富。包合福虽然富甲一方,却也有不称心如意的地方,那便是与妻子结婚十多年,陈氏始终没能给他生下一儿半女。

初时,包合福夫妇还拜佛烧香、求医问药,及至数载不见动静,便都越发焦急起来。这陈氏倒也贤惠,眼看自己未能尽到妻子责任,便托媒人几经相看,为丈夫又娶了一房妾室。哪知过门两载,二房妾室也是一无所出。

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如此延展数年,陈氏先后为包合福又娶了三房小妾,结果一妻四妾肚子都是静悄悄,依旧没人能诞下个一男半女。这下,不仅陈氏与四房小妾傻了眼,就连包合福也开始怀疑自己是“绝户命”,便越发看淡经营财富,一心只在广纳妾室,醉生梦死、及时行乐上。于是,包合福追奇猎艳、遍洒金银,又陆陆续续娶了四房妾室,结果一妻八妾还是一无所出。到了此时,包合福早将延续香火、子嗣抛诸脑后,唯求纸醉金迷、纵情声色而已。

话说这广宁城东有一家王掌柜开的笔墨斋,店面不小、地段很好,却一年到头难有多少进益。这年夏天,王掌柜偶然听说京师扇子好卖,便重金购买了无数名人诗画、上等金面精巧的扇子,他带上两个仆人,择了吉日径往京师顺天府而来。

王掌柜原以为到了京师,所带的几箱上等精致扇子,必定被抢购一空,自己也会赚得盆满钵满。哪知到了京师之后,偏偏赶上了连雨天,满城并无一丝暑气,因此很少有人购扇纳凉。好容易天色转晴,却已接近入秋。王掌柜打开箱子一看,更是叫苦不迭。

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原来,这京师七八月湿气最重,再加上阴雨连绵,箱中扇子竟全都粘做了一团,用力一揭,则是上粘一层,下缺一块儿,不管是有字有画值钱的,还是廉价的临摹赝品,全都损失个窑尽。王掌柜将就卖了些盘缠路费,带着仆人狼狈返回广宁,却已是本钱一空。

这王掌柜卖扇子赔了本钱,笔墨斋又经营不善、入不敷出,因此每日愁眉不展。这一天,正巧李媒婆登门,来为包合福求娶王掌柜之女香玉。这香玉芳龄十八,长得天姿国色、美冠一方。

若是平日有人求娶女儿做妾,王掌柜不让其领教一顿老拳便算客气,但如今他卖扇子折了五百两纹银,店铺租金又欠下了二百两,王掌柜早已是马瘦毛长、人穷志短。因此,他一听求亲之人是广宁首富包合福,便默然无语;及至李媒婆说出,包财神许下两千两聘礼时,王掌柜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应下了这门亲事。

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这香玉得知父亲将自己许给了五旬男子,又是第十房的妾室,顿时昏死了过去。丫环连连呼唤,香玉苏醒后放声大哭,却是宁死不嫁包合福。这王掌柜已然受了聘礼,见女儿不答应婚事,便跑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香玉脚下。只见王掌柜涕泪横流,诉说家境败落、债主盈门,如果香玉拒绝婚事,他便立刻死在女儿面前!

香玉不过是十几岁的姑娘,见父亲哭得凄惨、说得动情,不免心头一软,便委委屈屈应允了亲事。王掌柜连夸女儿懂事、孝顺,又恐迟则生变,便让李媒婆转告包合福抓紧迎亲。

包合福得了王掌柜口信,自然是欣喜若狂,便择了良辰吉日,遍请亲朋故旧,迎娶香玉过门。两人成婚之后,香玉做了第十房小妾,包合福对她疼爱有加、百依百顺,王掌柜自然也得了无穷好处。香玉虽然嫌弃合福老迈,但如今嫁作妾室,她除了安稳度日,却也是无可如何。

话说香玉有个姑舅表哥叫唐明龙,年长香玉两岁,早年两家长相往来,因此明龙与香玉熟络,一来二去间彼此动了倾慕之心,便约下了“非君不嫁,非卿不娶”誓言。哪知,王掌柜贪恋钱财,棒打鸳鸯、拆散了两人。

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这唐明龙倒也是个“痴情汉”,他见香玉嫁给了包合福,心灰意冷之下,便来到包家做了个花匠,只为天天能见表妹一面。初时,唐明龙只在二门与后院花圃行走,难以进得内宅。因此,香玉并不知晓表哥进了包府。直到数月后,唐明龙借为十夫人房中送花之机,才与表妹相逢。

香玉听闻表哥为了自己,进到包府当了花匠,一片痴情感动得香玉泪如泉涌。唐明龙此时终于见到朝思暮想的表妹,便伸手将香玉揽入怀中。两人互诉衷肠,情到浓时便有了亲密之事。

事毕,唐明龙仍沉浸温柔乡,哪知香玉竟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正色说道:“刚才是我不够检点,如今我已嫁作人妇,你我都该知节守礼,以后断不可再有荒唐之事!”唐明龙闻言错愕不已,香玉却垂泪继续说道:“你还是早日离开包府,为我物色一位好嫂子吧,你我注定今生无分,彼此两忘,胜却相濡以沫!”

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说罢,香玉一狠心将表哥推出门外,反手锁上了屋门。到了此时,唐明龙误以为表妹留恋包家豪奢生活,竟绝情如此,遂愤然离去。他哪里知晓,香玉对他是一片赤诚苦心,她明知两人此生无分,便想让表哥早日死了这个心,好求娶别家女子,重新开启生活。

唐明龙情急之下,误将表妹当成了拜金女,从此他与香玉形同陌路,却又并未离开包府。香玉虽知表哥恨她,却不解明龙为何迟迟不肯离开包府。香玉几次想劝他离开,岂料唐明龙每次见她,全是不屑一顾神情、连正眼都不瞧,香玉几次欲言又止,却也只好将话烂在了肚中。

话说这天傍晚,包合福在外吃酒归来,醉醺醺钻入香玉房中。香玉见他喝得酒气冲天,面上便有了几分厌烦神色。这一幕,偏偏被包合福看在眼中,因此他趁着酒劲儿,便怒骂了香玉两句。香玉自打进门,还未曾受过这种委屈,今见合福辱骂自己,顿时失声痛哭起来。

包合福惹得香玉大哭,自己也觉无趣,便摇摇晃晃来至二夫人马氏房中歇息。到了四更时分,花匠唐明龙突然跑来敲门。值更的十三岁丫环腊梅,在睡梦中被敲门声惊醒,便点燃蜡烛来看究竟。

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唐明龙谎称老爷早有吩咐,若是花圃仙人掌开花,便要早上开花早上叫,半夜开花半夜也要叫醒他,唐明龙自称专请老爷过去看花。腊梅睡得迷迷糊糊,又认得明龙是自家花匠,因此便打开房门,让唐明龙进屋等候。

腊梅原想进屋通禀,哪知唐明龙将其一把推开,竟一跃冲入屋内,抽刀将包合福杀死在了床上。二夫人马氏情急呼喊,也被唐明龙一刀杀死在了房中。之后,唐明龙在包合福身上搜了扳指、玉佩等物,便连夜落荒而逃。

首富惨死家中,案件迅速惊动了广宁知县黄海疆。这黄海疆素以铁腕办案、重典惩处罪犯著称。他带领衙役、仵作等人来至包府案发现场,验尸、审讯已毕,便将十三岁丫环腊梅上了枷锁,判处斩刑择日行刑。

且说腊梅老父闻听十三岁女儿被判了斩刑,立刻带领众亲友赶至县衙喊冤。黄知县闻讯来至众人面前,亢声分辨道:“包合福与二房妻子惨死家中,腊梅罪责难逃,诚所谓户不开则主不死,腊梅草率开门,才给了罪犯以可乘之机。本官依大清律例断案,何冤之有?

腊梅老父等人无言以对,便只好哭求黄知县看在腊梅年少份上予以改判,哪知黄知县闻言面色一沉,厉声反驳道:“腊梅年少尚不持重,长大后岂不酿成更大祸患?她罪至斩刑,岂容改判?”言罢,黄知县命衙役将众人乱棍轰出。最终,腊梅被押赴市曹斩首示众。

与此同时,黄知县派出众多班头、捕快,四处捉拿唐明龙归案。黄知县在访查中,又得知凶犯原是十夫人香玉的表哥,两人曾青梅竹马,明龙当花匠也都是为了香玉,而包合福遇害前更是辱骂了香玉。因此,黄知县便断定香玉必是主谋无疑,哪知衙役用刑两日,香玉虽承认与表哥私情,却终不招认与明龙合伙杀死包合福之罪。黄知县见一时难以审出口供,便将香玉押入大牢,心想拿住唐明龙后两下对证,不怕香玉不开口。

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过了数月,班头、捕快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在临县将唐明龙抓获。黄知县一番审讯后尽得实情。才知唐明龙杀死包合福,竟真的与香玉并不瓜葛。之所以辱骂香玉后遇害,也不过是纯属巧合而已。

原来,唐明龙误以为表妹贪恋富贵生活后,便万念俱灰,打算尽早离开包府回家。恰巧一天下午,九夫人的丫环来唤花匠去为花树剪枝,唐明龙来至九夫人如雪房中时,见一位年轻丽人虽然容颜娇美,却是满面愁容。

唐明龙剪枝时不慎砸伤手臂,如雪慌忙近前查看,并帮着包扎伤口,明龙深受感动。如此一来二去间,唐明龙便与如雪有了数度越轨之事。唐明龙也越发迷恋如雪,这天晚上他主动提出要带如雪一起逃离苦海、远走他乡。

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哪知如雪闻听此言,顿时惊恐万状,并向明龙讲述了包合福为了达到霸占目的,竟先逼得如雪家破人亡,又重金买通如雪叔父,让其佯装将侄女卖入勾栏院,包合福再出面解救,终于将十九岁的如雪赚入家中。

如雪向明龙讲述过往经历,无非是让他断了私奔念头,让他晓得包合福阴险狡诈,以免吃亏。哪知唐明龙听了如雪凄惨遭遇后,顿时怒火中烧,他谎称自己要回下房住所,却转身到厨房搜寻了一把杀猪尖刀,将包合福和二房夫人双双杀死在了房中。

一切真相大白,最终黄知县将香玉无罪释放;唐明龙因连伤二命被判处斩刑。至此,一桩清代奇案就此侦破!

清代奇案:乡绅遇害,13岁丫环问斩,奸情案中案,四个苦命女人

案后微评:一桩清代命案,见证了封建社会四个女人的凄惨遭遇。丫环腊梅尚未成年,虽有草率开门之过,却罪不至死,但她却过早凋零于冰冷的封建屠刀下;香玉抗争不过命运、如雪遭受合福算计,都是凄苦一生,更是古代绝大多数女性的运命;而二房马氏惨死于明龙刀下,更是阴差阳错,可怜复可悲!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