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怒斥白起:凶徒配享武庙?大宋战力直线下降

战国名将白起算得上绝对的人屠杀神。

从一介小兵积功而成武安侯秦军统率,除魏冉的倾力扶持之外,这才情和谋略也是一等一的。秦帝国能一统天下,没有白起无疑是个伪命题。

破赵、残韩、侵楚、败魏,除了遥远的齐燕,战国七雄四个都是被白起给打残的。

特别是赵国,更是被白起打的苦不堪言,长平之战40万赵军殒命,弄的邯郸城人人带孝,家家举缟,哭声一片,闻白起之名小儿止哭。

赵匡胤怒斥白起:凶徒配享武庙?大宋战力直线下降

(杀神白起)

无怪乎,有人会说,白起如不是自杀,阎王都不敢收他。

他的惊人战绩,在史书中不绝于耳,关于他屠杀俘虏,坑杀降卒的典故也为数众多。

因此,在后世可说是争议非常,褒贬不一的人物。

对秦人而言,白起是他们的战神,听闻白起自杀,秦人自发组织祭祀,而对于秦人之外的六国之人而言,白起不仅是恶魔,更是噩梦。

因此,才有了后世对于白起的各种编排。

比如唐朝时,随佛教流行,白起被谣传受到因果轮回报应,世代转生猪狗,以被人屠戮赎罪。流言四起后,当时佛学家甚至将白起故事收录为传法典故,衍生无数传说。

赵匡胤怒斥白起:凶徒配享武庙?大宋战力直线下降

(佛教地狱)

唐朝佛学经典《法苑珠林》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大隋开皇十一年,内大府寺丞赵文昌居然死而复活,自述自己去往阎罗殿,阎罗王见其专心佛法常诵读《金刚般若经》,准其还阳,鬼差引其出地狱城时,见南门外有一粪坑,人在其中沉浮不断,赵文昌问鬼差,此何人?

鬼差曰:秦将白起,坑赵降卒,赎罪其中犹未了

这故事活灵活现的描述了白起在地府的遭遇,也间接反应了当时百姓对白起的态度。

百姓虽恨白起,可官方却不如此,反而给予白起赞誉,认同白起言行是为国尽忠。

因此在唐玄宗开元年间,白起被供奉入武庙之中,成了武成王姜子牙陪祀,跟兵仙韩信,智圣诸葛亮等人并列武庙十哲。

经历过几十年香火情缘,白起的形象在大唐民众中终有好转。

从一个屠夫恶魔,变成了保佑国家武运长久的战神。

赵匡胤怒斥白起:凶徒配享武庙?大宋战力直线下降

(唐玄宗)

但这一切,在宋朝又发生反转,而引发这一切的就是开国之君赵匡胤。

建立大宋后不久,赵匡胤去往武成王庙祭祀。

随后参观了庙堂画像,走着走着看到白起画像之后,顿时执杖而起,愤而骂曰:

起杀已降,不武之甚,何为受享于此?

话毕,一不做二不休,就将白起从武庙十哲中除名了。

在赵匡胤看来,这坑杀俘虏的白起,就是一个滥杀无辜的莽夫,即便战功标榜,也不够资格出现在武庙十哲之列。

赵匡胤怒斥白起:凶徒配享武庙?大宋战力直线下降

(五代十国武夫横行)

那么为何会如此?不过赵匡胤政治需要有关而已。

有感于五代十国武夫残暴嗜杀形象,刚建立大宋的赵匡胤,急于塑造自己仁德形象。

如何获得好名声?显示自仁德咧?

找个好地方宣传是个好办法。

武庙是老百姓常去所在,无数人都在那烧香拜神,属民间舆论聚集地,影响力巨大。

要是在哪里留下自己仁德形象,传播速度无疑最快。

可武庙十哲,都是千古人杰栋梁。

兵仙韩信,战功无双,德行无缺。

武圣关羽,忠义无双,豪气干云。

智圣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看来看去,唯一有瑕疵的就白起一人而已,那就拿他开刀呗。

处理完白起后,意犹未尽的赵匡胤还想再寻一个倒霉蛋,于是就又盯上了战国时齐国军事家孙膑。

赵匡胤怒斥白起:凶徒配享武庙?大宋战力直线下降

(委屈白起孙膑了)

原因吗,估计有好事成双意味在内。

在他看来,孙膑也是一个残暴的人,作战理论讲究“彻底消灭敌人,彻底破坏敌人战争潜力”,这太残酷太不可取了。

由此,倒霉的孙膑就和白起做了一对难兄难弟,成了赵匡胤显示仁德的牺牲品。

赵匡胤也借武庙事件给自己立了一个牌坊。

面对所有人宣称,我,赵匡胤,是一个讲究仁义的君王,即不滥杀无辜,也不残忍暴力,如此广告打出去,广而告之后,赵匡胤名誉自然就好了。

但是这却也留下了一个隐患,这隐患就是北宋武将,都谨小慎微起来。

原因吗也很简单。

自己家开国皇帝,讨厌滥杀,嫌弃残暴,这不是另类的告诉宋朝武将。

你们啊不要学白起和孙膑吗?

再加上宋朝从建国开始,就强调重文轻武,文人都是满口之乎者也仁义道德。

念叨来念叨去,这武将本身就地位底下,被驯化的也就一个个失去了狠劲,失去了毒辣,失去了勇气,这样的军队,还有战斗力吗?

赵匡胤怒斥白起:凶徒配享武庙?大宋战力直线下降

(武人何来出头之日)

这个问题,不是没人看出来,这不后世的宋徽宗就想重新彰显武勇精神。

在大宋面临国金国侵略的存亡关头,他没想着如何抵抗敌人,而是将白起重新请进了武庙,列为武庙72将之一。

除了祈祷战神显灵,救救大宋之外,估计也有鼓舞武将士气诉求在内。

可惜的是,被长久压制的宋朝武将,早已失去了锐气。

赵匡胤怒斥白起:凶徒配享武庙?大宋战力直线下降

(悔之晚矣)

即便后续不断涌现的中兴名将也好,救世之才也好,都在重文轻武的大宋备受压制,这赵匡胤开的好头,无疑结出了恶果,北宋也因此而成了名副其实的:送朝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前一个对应先烈,后一个对现实,给先烈以尊重,是每一个现实中的国民,都该做的事情,如此才有国之存续,国之复兴,国之强盛。

今人当细细思量其中深意。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