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临终:狱中有个囚犯,皇子:懂了!登基后,立即封为一品大员

作为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最英明神武的皇帝,康熙此生可算是轰轰烈烈。他8岁登基,14岁亲政,16岁干掉了权倾一时的鳌拜独揽大权。随后,便开始撤三藩、收台湾、平噶尔丹,同时整吏治、开财源、养民生,忙的不及乐乎,终于将内忧外患的大清带入了盛世。

按说,此时一切风平浪静,康熙应该享享福了,可他这辈子就没这个命。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康熙精力充沛,后宫也极其庞大,皇子众多。他们从小得到了良好的教育,个个人中龙凤,选谁来继承大清这份产业成了一个大难题。

皇帝临终:狱中有个囚犯,皇子:懂了!登基后,立即封为一品大员

本来,这也不是个事,早在1675年,康熙便将皇后赫舍里氏的儿子二阿哥胤礽立为了太子。可没想到,胤礽和他爹根本不一样,优点没学几个,毛病一大堆,甚至还在他人的鼓动下,生出了谋权篡位之心。康熙是忍了再忍,还是没忍住,最终直接废除了胤礽的太子之位,将他永久圈禁起来。

这下,皇子们可炸了锅了。胤礽当太子之时,大家还略有顾忌,现在太子之位高悬,再也不用鬼鬼祟祟地在背后做小动作了,直接开抢。一时间,十几个成年的皇子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把朝廷上下折腾的鸡飞狗跳,乌烟瘴气。

一番争斗下来,皇子们逐渐形成了以四阿哥胤禛和八阿哥胤祀为首的两派实力。胤禛心思缜密,办事稳重,非常务实;胤祀风流倜傥,聪慧过人,极善交往。此二人可以说的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康熙一时拿不定主意,大为头疼,焦虑不已。后来,他便索性将立太子之事搁浅下来,将胤禛和胤祀都封为亲王委以重任,自己在旁冷眼观察。

皇帝临终:狱中有个囚犯,皇子:懂了!登基后,立即封为一品大员

日子一天天过去,康熙也越来越年迈,而太子之位却始终高悬,没有定论,谁也不知道皇帝会立下什么遗诏,传位给谁,大家只得尽力办差,希望能拔得头筹。1722年初,康熙已疾病缠身,很少再召见外臣,胤禛和胤祀也只在请安时才得以面见父王。整个朝局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都秉着呼吸,在等变局那一刻。

5月,内宫传来消息,皇帝龙体稍安,命各省督抚分批进宫觐见。大家见康熙又开始召开外臣,自然是身体有所康健,都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吐彻底,便接到圣谕:太子太傅王掞发往军前效力、上书房大臣马齐捉拿入狱、上书房大臣张廷玉降两级使用、武英殿修书总裁方苞赐金还乡,交地方官严加约束。

皇帝临终:狱中有个囚犯,皇子:懂了!登基后,立即封为一品大员

这接连二三的圣谕,处罚的都是康熙身边极为宠信之人,大家一时间全都懵了,不知所措,立时都开始战战兢兢起来,谁也不知道老皇帝心里打得什么算盘。又过了数月,内容又传来圣谕:着雍亲王胤禛觐见。胤禛不敢怠慢,即刻启程赶往康熙晚年居住的畅春园清溪书屋。

清溪书屋内,康熙已卧床不起,苍白的脸上写满了失意,预示着生命即将到达终点。胤禛弯腰进入书房,小心翼翼地跪在父亲面前,抬头看着憔悴不堪的康熙,不禁泪如雨下:“皇阿玛,几日不见您竟病成这样,如何不召儿臣侍奉?”

康熙嘴角抽动着,脸上竟有了些许笑意,缓慢但又很清晰地说道:“孩子,皇阿玛老了,马上就要去见你皇祖母了,朕意将大清江山托付与你,不要负了列祖列宗的期望。”胤禛浑身一颤,虽早就盼着这天,但今听康熙亲口说出,立时感到了沉甸甸的份量,居然没有丝毫欣喜,他连连叩头:“皇阿玛此言尚早,待儿臣亲自服侍几日,龙体必可康泰,万不可做此不祥之语。”

皇帝临终:狱中有个囚犯,皇子:懂了!登基后,立即封为一品大员

康熙似乎没有听到儿子在说些什么,而是继续说道:“狱中有个囚犯,边疆还有几个披甲之人,你可明白阿玛的心意?”胤禛见如此关头,皇帝突然提起几名囚犯,也不知何意?不及细想,他连忙回答:“儿子都懂,皇阿玛放心。”康熙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你去吧,大事阿玛都已安排妥当,阿玛归天后一切自见分晓。”胤禛本意留下侍奉父皇,可见康熙早已闭上双目不语,只得叩头退出。

回府路上,胤禛开始兴奋起来,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这大好河山的主人,不由地跃跃欲试。猛然间,他又想起了康熙的话语:狱中有个囚犯,这是什么意思?胤禛苦苦思索着,望着路面不断闪过的树木,忽然间恍然大悟,眼泪再次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口中念念有词:“皇阿玛,您真是用心良苦呀!”

皇帝临终:狱中有个囚犯,皇子:懂了!登基后,立即封为一品大员

1722年12月20日,狂风呼啸,雪花飞舞,整个北京城都披上了一层白纱,康熙皇帝驾崩了。京师步军统领隆科多一身戎装,在众皇子面前宣读遗诏:“雍亲王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是日,胤禛即位,是为雍正皇帝。

不多时,内宫便传出新皇圣旨:宣尚在狱中的马齐等人及发往军前效力的王掞等人觐见。数日后,圣旨又下,马齐授一品衔,加太子太保,再次入值上书房,其他人等也都各有重用。雍正是否正确领会了康熙的意思,康熙又是什么意思?

皇帝临终:狱中有个囚犯,皇子:懂了!登基后,立即封为一品大员

康熙末年,皇子们明争暗斗,众位大臣也纷纷站队,唯恐将来落个对新皇大不敬之罪,就连位极人臣的众多一品大员也是如此。但新皇只有一个,相当一部分大臣肯定都站错了队。为此,康熙将他眼中的能臣干吏纷纷罢免,甚至关在狱中,意在帮助他们脱离党争,以免成为牺牲品。

一粒珍珠,放在鱼眼睛里大家才看不见;一根木头,放在森林里才不招狂风,康熙的帝王之心令人叹服!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