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精明一世,为何生前不给戚夫人留条后路?

刘邦死后给戚夫人留了两个男人,但都没逃过这种病的折磨

刘邦虽然给戚夫人准备了两个男人当做两条后路,但都被“无药可救”的吕后截断了。

吕后究竟得了什么病,这两个男人又是如何被这种病折磨至死?刘邦精明一世,为何生前不给戚夫人留条后路?

(影视作品中的刘邦与戚夫人)

刘邦给戚夫人留的第一条后路:赵王刘如意

成功的一阶跳

根据《史记》记载,汉太祖高皇帝刘邦在世时,封戚夫人的儿子刘如意为赵王。单从“如意”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刘邦对他的喜爱。汉初实行分封制,赵国算是比较富庶的封地,赵王一职属于真正的肥缺,足见刘邦的偏心。不难看出刘邦一开始就想“母以子贵”的方式给戚夫人的未来“上保险”。

数次失败的二阶跳

戚夫人由于得到刘邦宠爱,常跟随他到关东。她日夜啼哭,想要让刘如意取代孝惠帝做太子。刘邦感觉太子刘盈不像自己(“高祖以为不类我”),认为刘如意最像自己(“如意类我”),并且多次想要废掉刘盈(“几代太子者数矣”)另立刘如意为太子。但后来因为以张良为代表的老臣反对,才保住了刘盈的太子之位。可见,关于改立太子这件事情,刘邦和戚夫人在动机上是一致的,可以体现出刘邦对戚夫人以及刘如意是有长远考虑的刘邦希望刘如意完成从赵王到未来储君的二级跳,但未能成功。站在刘邦的角度,他已将废立太子的矛盾推到了临界点,但诸多复杂因素决定了,给予这对母子的最大保障只能是一个赵王的爵位。

嫉妒与仇恨的怒火燃烧

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四月甲辰日,高祖逝于长乐宫。吕后命令永巷令将戚夫人囚禁起来。杀机已起,但未实施。吕后又派人召赵王刘如意进京。惠帝仁慈,知道吕后恼恨刘如意,就亲自到霸上去迎接刘如意,并接他进宫,亲自保护,与他同吃同睡。吕后想要杀掉刘如意,却一直得不到机会。孝惠元年(前194)十二月一天清晨,惠帝出去射箭,没舍得叫醒正在睡懒觉的刘如意。吕后得知后,便派人欺骗刘如意喝下毒酒。

等刘盈打猎归来时,刘如意已死。

至此,刘邦给戚夫人留的第一条后路断绝。

可见,对戚夫人风光时的嫉妒与当年废立太子的仇恨,成为了剪灭刘如意的直接原因。刘邦精明一世,为何生前不给戚夫人留条后路?

(影视作品中的刘如意)

刘邦给戚夫人留的第二条后路:惠帝刘盈

“宽仁”的刘盈

各位看到这里,可能大跌眼镜。

刘盈愿意去保护曾经怂恿刘邦废黜自己的人吗?

答案是肯定的。

我相信刘邦当年也是这么乐观得认为。

班固评价刘盈“宽仁”。这个从刘盈对待刘如意的态度,以及后来礼让齐王刘肥在酒宴中上座等细节,可以看出刘盈的仁厚。

刘邦最善看人用人,深知刘盈会善待戚夫人母子,便把宝压到这个曾被自己两次推下车而求生的倒霉儿子身上。

但事实告诉我们,刘邦虽然吃准了刘盈的仁厚,但没吃准刘盈在权利中枢外的形单影只与吕后变本加厉、变态失控的疯狂。

“仁弱”的刘盈

司马迁评价刘盈“仁弱”,是很贴切的。这个“弱”可以理解为与吕后“刚毅”性格的截然不同,也有对刘盈处于权利边沿的同情与叹息。刘盈虽然继位,但朝中大权悉数掌握在吕后手中。吕后对刘盈的权利一直处于管控限制。而朝野内外中,与刘盈走得很近的功臣、外戚几乎没有。

可以这样说,骄横强势、贪恋权势的吕后从来不会把一个权利真空的儿子兼皇帝放到眼里。

惠帝继位不久,吕后让人“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通“熏”)耳,饮瘖(音阴药,意为哑),使居厕中”,并起了骇人听闻的侮辱称呼——“人彘”。

戚夫人在成为“人彘”的那一刻,已经证明刘盈这条后路也已断绝。

刘盈在吕后的命令下,艰难地看完“人彘”后说:“这不是人干的事情,我作为太后的儿子,再也不能治理天下了。”(“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从此便每天饮酒作乐,过度放纵,不问朝政,并且一直患病。

在此,我们可以感知到一个仁义帝王的无可奈何与对自己母亲令人发指行为的羞耻。

可见,权利匮乏是刘盈无法保护戚夫人的重要原因。刘邦精明一世,为何生前不给戚夫人留条后路?

(汉惠帝刘盈安陵)

吕后到底怎么了?

吕后更年期内的疯狂

医学资料表明,女性更年期多发生于45~55周岁,出现性激素波动或减少所致的一系列以自主神经系统功能紊乱为主,伴有神经心理症状的一组症候群。

吕后生于公元前241年,卒于少帝八年(公元前180)。可以推算她在刘邦逝世时(公元前195)为46周岁;享年61岁。由此可知,吕后自刘邦死后的大部分时间处于现在理论上的女性更年期。

惠帝七年(公元前188)秋季八月戊寅日,惠帝刘盈郁郁而终。

吕后临朝称制,时年54岁。

少帝元年末(公元前187)吕后追封早年死于征战的兄长,周吕侯吕泽为悼武王,开启分封诸吕为王侯的序幕,并逐步对刘室宗族进行杀戮。

将最宠爱的戚夫人变成“人彘”,刘氏宗族被戕害,这恐怕是刘邦做梦也没有预料到的。

客观地讲,更年期的不良影响只是吕后非正常行为的诱因之一,并不能将其当作残害众人的借口。另外也不能说明在更年期的女性群体都会作出类似吕后的恐怖行为。

亲人离世加剧了吕后的疯狂与残暴

值得注意的是,少帝元年(前187),吕后唯一的女儿鲁元公主去世,吕后兄长建成侯吕释之去世;少帝二年(前186),侄子吕王吕台去世;少帝七年(前181),女婿宣平侯张敖去世。这些亲人的去世与吕后的残暴交织在一起,不得不说也是吕后出现非正常行为的另一个诱因。刘邦精明一世,为何生前不给戚夫人留条后路?

(鲁元公主陵)

混合因素下的“无药可救”

权利与控制欲望的膨胀、强烈的嫉妒报复心理、失去亲人的痛苦、更年期身体异常等因素的混合作用,最终形成了吕后疯狂与残暴的“绝症”。

这种病症,折磨死了吕后自己,也残害了他人。

既然是绝症,刘邦给戚夫人布局再周到,自然也是无力回天。刘邦精明一世,为何生前不给戚夫人留条后路?

(西安汉城湖大风阁,紧靠汉长安城城墙遗址东南角,本人居其附近)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