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宰相见未来儿媳貌比西施,直接将其纳为妾室,让儿子另娶他人

丁大全,镇江人,出身于底层人家,《钱塘遗事》中记载丁大全的脸是蓝色的,所以人称”丁青皮”。丁大全48岁那年才考中进士,安抚使史严之见他天生异相,觉得此人日后肯定大有作为,特意找丁大全攀谈,并热情款待。

南宋宰相见未来儿媳貌比西施,直接将其纳为妾室,让儿子另娶他人

而丁大全之后也确实凭借自己的”努力”在历史上留下了名字,不过却是以寡廉鲜耻、骄奢淫逸出名的。在《宋史》中,丁大全是被列入奸臣一列的。史书中记载,丁大全是靠巴结宋理宗宠信的内侍才得到重用的,不过,笔者认为,能从基层一步步做到宰相的位置,单靠巴结应该是不可能的,丁大全应该还是有能力的。

不过,就算是当上了宰相,丁大全依然不忘阿谀谄媚。那一年,宋理宗疼爱的瑞国公主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为了攀附公主,丁大全在参加殿试的考生中千挑万选,最后看中了模样俊俏的周震炎。

南宋宰相见未来儿媳貌比西施,直接将其纳为妾室,让儿子另娶他人

于是,丁大全便将殿试的题目全都告诉了周震炎,而周震炎也果然被钦点为状元。按理说,周震炎和公主的婚事应该成了,可15岁的瑞国公主在得知周震炎已经年近30后,怎么也不愿意,于是丁大全的如意算盘也就落空了。

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丁大全已经大权在握,居然连科举也能左右。

南宋宰相见未来儿媳貌比西施,直接将其纳为妾室,让儿子另娶他人

宝祐六年(1258年),丁大全任用贪婪荒唐的袁玠为九江制置使,丁大全为了多往腰包里装点钱,催袁玠向九江的渔湖土豪收纳税银,袁玠为了”办事效率”,抓了一些人残酷催逼,却犯了众怒,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渔人们索性把渔舟都捐给北来入侵的敌兵。

后来,事情败露,朝野哗然,太学生陈宗等六人联名上疏,要求罢免丁大全。谁知丁大全让自己的鹰犬颠倒黑白,反将陈宗等人流放边州。

南宋宰相见未来儿媳貌比西施,直接将其纳为妾室,让儿子另娶他人

因宋理宗不理朝政,丁大全把持朝政期间便肆无忌惮,无恶不作,反正只要把宋理宗哄好了就可以。面对这样荒唐的局面,百官们都敢怒不敢言,怕给自己招来大祸。

丁大全不仅专权自恣,还是个好色之徒,居然娶媳为妇。

南宋宰相见未来儿媳貌比西施,直接将其纳为妾室,让儿子另娶他人

丁大全让人为儿子说了一门亲事,本来婚期已定,但丁大全却因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了长得闭月羞花的未来儿媳,便魂牵梦萦,索性将她纳为自己的侧室,又帮儿子求娶他人,世人都在背后耻笑他。

丁大全的这些小人行径,虽令人厌恶,却并未对大局产生很大的影响,而让丁大全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则是因为他间接导致了南宋的灭亡。

南宋宰相见未来儿媳貌比西施,直接将其纳为妾室,让儿子另娶他人

南宋和蒙古人合作灭掉金国后,蒙古人马上就把南宋锁定为下一个目标。开庆元年(公元1259年),边关不断报急,蒙古大军从云南进入交趾,然后从邕州攻打广西。面对这样危急的形势,身为宰相的丁大全本该立即上奏宋理宗,并调动一切力量全力抗蒙,但他却隐瞒不报,依然以权谋私,沉迷享乐。而宋理宗对战事浑然不知,仍陶醉在一雪”靖康耻”的自豪中。

直到蒙军攻破湖南,丁大全这才将真实情况上报宋理宗。如梦初醒的宋理宗一下子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匆忙中任贾似道为左丞相,负责御敌之事,却对误国的丁大全不作任何处理。

南宋宰相见未来儿媳貌比西施,直接将其纳为妾室,让儿子另娶他人

大臣们此时已忍无可忍了,纷纷上疏请求罢免丁大全,为了平息众怒,宋理宗才下令免去丁大全的宰相之位,让他回老家当太守。对于这样轻描淡写的处置,朝臣们自然不满意,再次上谏,宋理宗这才削其官,流放贵州。

丁大全在贵州时,与州守淤翁明喝酒,可能是喝多了,说了不该说的话,淤翁明便跟别人说丁大全偷偷造弓矢,与蛮夷勾结,欲行不轨。此时被人告到朝廷,宋理宗只好下令把丁大全发配到海岛。而在坐船去海岛时,负责护送丁大全的将官毕迁因不耻其祸国殃民的行为,故意把丁大全挤下船去,这个大奸臣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