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赵一荻这个名字,因为少帅张学良而被世人所熟知。

人们对她的评价有褒有贬:褒的是她为了爱的人,放弃安逸富足,去陪对方忍受条件艰苦的软禁生活;

贬的是她插足别人的婚姻,害得孤身在外多年的于凤至晚年还被离婚。

其实站在女人的角度看,无论是于凤至还是赵一荻,都是为了自己所爱的男人不顾一切,对错难讲。

一个有魅力的男人,尽管他风流倜傥、三心二意,但总是有好女人为他死心塌地。

这让我想起了胡适,江冬秀、韦莲司和曹诚英,哪一个不是至死都在爱着他,为他着想?

所以世间女子啊,总是多情、重情,又为情所伤。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赵一荻晚年曾在《新生命》一书中写道:

“为什么才肯舍己?只有为了爱,才肯舍己。世人为了爱自己的国家和为他们所爱的人才肯舍去他们的性命。”

其实这何尝不是她自己的写照?


北戴河被“英雄救美”,从此心许少帅

少女时期的赵一荻,皮肤白皙、五官秀气、身材苗条,气质就像一朵雅洁的兰花。她不像姐姐们那样,喜欢去热闹的舞会,她只喜欢在家静静地看书。

1926年的一天,大姐赵绮雪和大姐夫冯武樾给赵一荻打来电话,让她去参加一个舞会,地点在维多利亚大道泰安道口的利顺德大饭店。

赵一荻自然不想去,但是姐姐姐夫态度强硬,说有一个人想见她。

赵一荻眼看没法推脱,只有硬着头皮去了。在她的不断追问下,大姐才告诉她,这个要见她的人,正是大军阀张作霖的长公子,张学良。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赵一荻一惊,张作霖这个从东北杀进北京的军阀是父亲一直看不顺眼的人,想必他的儿子也好不到哪儿去吧。

正在这时,她看见大姐夫冯武樾随着一群身着灰色军装的军人走入舞厅,其中一个显得威风挺拔,想必就是张学良了吧。

赵一荻顿时不顾一切地冲出了饭店,她不想见这个父亲讨厌的人。于是,张学良就错失了这一次见到赵一荻的机会。

他为什么想见她呢?还要从冯武樾创办的《北洋画报》说起。

其中有一期的封面,正是赵一荻的玉照。她清新脱俗的气质,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其中就包括张学良。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时间来到1927年夏,张学良下榻了北戴河的章家楼,做一个短期的休假,他在那里游泳、听戏、看书,过着“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日子。

有一天,当他在海边游玩时,突然看到有一名少女溺水了,眼看就要被海水卷走,在她同伴的惊呼声中,张学良没多犹豫,纵身跳入海中,将少女救上了岸。

他并不知道她就是自己一直想见的赵家四小姐。直到数日后,赵一荻亲自登门道谢。

就是在那段日子,这对年轻人经常来往,他们一起打网球、下棋、游泳……

赵一荻发现,张学良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纨绔子弟,反而幽默风趣、平易近人,何况他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

于是短暂的相处,赵一荻对张少帅动心了。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赵四在北戴河的泳装照片

当年秋天,赵一荻进了北京燕京大学读英文系。

期间,她和张学良保持着书信联系,他有时在沈阳,有时在天津,有时在河北滦州前线。

直到1928年近夏天时,张学良才从前线回来,与赵一荻相聚。

然而没过几日,就传来了老帅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的消息,举国哗然。

数日后的一个雨夜,张学良安排了一辆军车,秘密返回沈阳。他与赵四在火车站见了一面,并表示欢迎她去东北大学念书。

之后,赵一荻一直陷在对张学良的思念中。

冬天,她回到了天津,年底听到了东北易帜的消息,她感到精神格外振奋。

随后,大姐和姐夫带来消息,张学良已经派副官长谭海来天津接她去东北了。

他没有忘记他们的约定!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为爱走天涯,冒着生命危险替张家生下儿子

为了爱情,赵一荻随谭海乘火车,向那大雪纷飞的东北驶去。

然而,就在她抵达沈阳的当天,父亲赵庆华就知道了女儿出走的消息。

出走就算了,居然投奔的还是自己最反感的张家,更何况那个张学良已经是有妻室的男人了。

赵庆华心疼女儿,不想让她到别人家做小,受人欺负。为此,他还特地为女儿订了亲事,没想到……

之后几天,赵四小姐出走的消息就不胫而走,在天津炸开了锅。

因为涉及的对象是东北军总司令张学良,一些小报、媒体就借机炒作,甚至添油加醋,将赵四的出走渲染成了一桩桃色新闻。

赵庆华气不过,于1929年1月18日,在天津某报上连续五天公开发启事,宣布与四女赵绮霞脱离父女关系。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赵一荻(右二)与哥哥赵燕生(左一)在北平郊游

紧接着,赵庆华就辞去官职,离开了天津,在北平香山脚下的一处民房里,独自过隐居生活去了。直至1952年郁郁故去。

张学良最先是将赵一荻安置在了远离市区的北陵别墅金屋藏娇。

但由于她的出走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自然也传到了张府。

于凤至对此特别气愤,之前谷瑞玉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现在又来了个赵一荻!

她坚决不让其进帅府,张学良为此跟于凤至大闹了好几次,甚至一怒之下还拔出腰间的手枪威胁过于凤至妥协,于也未让步。这让张学良头疼不已。

赵一荻为了能继续追随所爱,竟提出不要任何名分,以永久秘书的身份陪在张学良的身旁。她的真情打动了张学良,也触动了本就大度善良的于凤至。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北陵别墅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于凤至对这个小姑娘的看法有所改观,于是提议在帅府边,给她建一座小楼(即今天在帅府东侧的赵四小楼)。

1930年夏天,赵一荻突然感到后背痒,还长了一些红斑,之后越来越厉害,还溃烂流脓,找了很多医生都看不好。

后来在张学良的安排下,回到天津住进协和医院,才被医生诊断出是患了顽固的痈疽。在经过精心的治疗下,疾病终于有所缓解。

但是让大家捏一把汗的事接着发生了——赵一荻怀孕了,而且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当时医生的建议是将孩子拿掉,否则可能母子性命都难保。

张学良也劝赵一荻拿掉,但是赵拒绝了,她不忍心打掉无辜的小生命,她想赌一把。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也许是母爱感动了上天,她的病居然很快好转了,到11月28日,她平安产下了一名男婴,这可把张学良高兴坏了。

他们给男婴取名闾琳。

张学良肯定做梦都没想到,这个儿子竟成了他唯一顺利存活下来的儿子,他与于凤至的三个儿子,全部中途夭折了!


于凤至知道赵一荻产子后,第一次登门,与赵一荻见面。

于凤至给她带来了下奶的鸡蛋、小米、红枣、红糖等,还有很多精美的婴儿服装和尿布等。这让赵一荻格外感动。

两个深爱同一男人的女子,从此消除了所有芥蒂,共同辅佐着张学良,成了他的左膀右臂。她们之间也随着了解的深入而情同姐妹。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张学良左右两边分别是于凤至与赵四


陪所爱幽禁半世,信仰一致——从王阳明到基督教

1933年,张学良下野,随后宣布赴欧考察,将于凤至、赵一荻及孩子们一起带走了。

直到1934年,蒋介石召张学良回国任鄂豫皖“剿总”副司令,于凤至留在英国照顾三个留学的孩子,让赵一荻陪张学良回国。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直到“西安事变”的发生。张学良坚持送蒋介石回南京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他被软禁了。

赵一荻非常着急,她一面写信给在英国的“大姐”于凤至,一面将爱子托付给奶妈照顾,自己就打点行装,奔赴奉化溪口的雪窦寺,去陪伴张学良了。

于凤至回国后,奔走各方,在求助宋美龄、孔祥熙无效后,也表达了要陪伴张学良的决心。在获得许可后,她也跑到雪窦寺去了。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1937年,于凤至陪张学良在雪窦山

于凤至最初同赵四商量,每人每月一替一换去陪张学良,后来因为闾琳年幼离不开母亲,于就独自承担了陪伴张学良的责任,让赵一荻回上海。

“七七事变”爆发后,赵一荻带着闾琳去了香港,在那里生活了近三年。

三年里,她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张学良。然而由于张被多地转移,他们根本没法通信,联络中断了。

直到1940年3月,两个不速之客的来访,打破了赵一荻平静的生活。

他们是戴笠派来的军统特务,两人还带来了张学良的信。

看到那久违的、熟悉的毛笔字,赵一荻眼含热泪,她从信中获悉,于凤至患了乳癌,必须到美国治疗。张学良很思念赵四,希望她去陪他。

看完信后,赵一荻几乎立即就下定了决心——要去陪伴张学良,不管再苦再累,也无怨无悔!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赵一荻(左一)决定由香港到贵州去陪伴张学良后,与在香港的亲友告别

她先将年仅10岁的幼子托付给了张学良在美国的挚友伊雅格夫妇抚养,然后就毅然决然地去了张学良当时所在的贵州。

这一去,就是五十年!


张学良被安置在阳明洞住下,蒋介石喜欢王阳明,就让张学良在洞中熟读王阳明存世的散诗与哲文,好好修身养性,反省自我。同时,让他每月写一份心得材料。

赵一荻则陪在张学良身边,继续充当秘书的角色,帮他抄写、整理心得笔记。此外,二人还一起研究了《明史》。

谁能想象到,曾经驰骋战场的少帅如今竟然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学习阳明心学?这反转得也太厉害了,只怪命运无常呀!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张学良、赵一荻(右一、二)在贵州,与监视他们的特务合影

抗战胜利后,张学良依然没有得到自由。

他和赵四一起,被秘密运往台湾,被安顿在新竹县的井上温泉,之后又被转移到清泉和高雄。

国民党前驻美“大使”董显光的出现,改变了张学良和赵一荻的人生轨迹。当然,这跟宋美龄的引荐有很大关系。

宋美龄曾跟张、赵二人许诺,要请人帮他们温习英语和讲授《圣经》。

宋最后将目光锁定了董显光,因其与张、赵是旧识。

1954年,董显光和夫人双双在高雄西子湾住了下来。

因宋美龄之前的交代,在董显光教赵一荻英文时,董夫人就在旁以聊天的方式,劝赵一荻加入基督教。

赵渐渐被董氏夫妇的真诚打动,开始和他们一起做祷告,唱赞美诗。

后来,张学良也受大家感染,开始信奉基督教。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张学良、赵一荻与董显光

转眼大半年过去了,董显光和张学良合作翻译了一本基督教讲义《相逢在骷髅地》,该书1970年在香港出版。

也就在这个时候,新的任命下来,董氏夫妇要回美国任职了。

张、赵二人对这两位朋友依依不舍,他们开口向对方提出了一个请求——去美国帮他们找找已失联十五年的儿子,张闾琳。他们将伊雅格的地址提供给了董氏夫妇。

董氏夫妇经多方努力,终于找到了已经成人的张闾琳。他被伊雅格照顾得很好,在美国太空署工作。

张闾琳于1956年赴台湾与父母见了一面,从此,一家三口就经常联系,共享天伦了。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张学良夫妇与张闾琳(右一)一家


梨花海棠相伴老,40年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名分!

时间很快到了1960年代,掐指一算,赵一荻已经整整陪在张学良身边三十多年了。

她为张学良失去了自由,失去了陪伴孩子的时光,而且没有任何名分。

如果放在过去顺风顺水的时候,张学良可能不会在意赵一荻的付出。

但现在他什么都不是了,还沦为阶下囚,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地跟在他身边,照顾他、关心他。他怎能不受感动?

他对赵一荻的深情,从1955年,赵在清泉突然发烧,病情严重,被送到台北医治(顺便镶牙)的期间,张给她的书信中就能看出来。

那段时间简直忙坏了信使!

我在这里摘录几段: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我想你在台北,常有朋友来,又有事情做,吃的合胃口,你喜欢吃点心,也许又吃着你所喜欢的点心,所以你胖了,你别‘乐不思蜀’哟。这是笑话,我知道你是急于要回来的,别急!还是把牙弄好为要。”

“今天是中秋节,昨天晚上,这山上的月亮好极了,我同我的小猫在球场上走了有半个多钟头的路,才回屋睡觉,假如你在家,该是多么好玩哪。”

“我看了好些小说,有几篇相当的有趣味,假如坐在月光下,给你讲故事听,你说,好不好?”

当时张学良已经50多岁了,还有这样的情趣,他讨女人喜欢,不是没有原因的。


是啊,张学良自知欠赵四一个名分,只是时机不成熟。如今巧了,他们随宋美龄信奉了基督教,希望能接受洗礼。

但教义规定,一个丈夫只能有一个妻子。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因此,是选择于凤至还是赵一荻这个棘手的问题,又被推在了张学良眼前。他不能再逃避了。

纵使对于凤至有太多亏欠,但张学良最终还是选择了陪在自己身边多年的赵一荻。

在于凤至同意离婚后,1964年7月4日,张学良与赵一荻举行了迟来的婚礼。

婚礼上,两鬓已斑白的张学良,拉着赵一荻的手,对旁人亲昵地说:“这是我的姑娘!”

1990年6月1日,张学良的90岁寿宴在台湾举行。

赵四秉烛夜书,给张学良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一篇文章,题目为《张学良是怎样的一个人》,她打算将此文交给报馆发表: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张学良是一个非常爱他的国家和他的同胞的人。他诚实而认真,从不欺骗人,而且对他自己所做的事负责,绝不推诿。他原来是希望学医去救人,但是事与愿违,他19岁就入了讲武堂。……今天是他的生日。真是感谢上帝在过去的岁月中这样眷顾着他,赐给他健康的身体,又赐给他属灵的智慧……”

老年张学良读着妻子发自肺腑的文字,眼睛湿润了。

1993年,已获全面自由的张学良带着老妻赵一荻到远离世事纷扰的夏威夷定居了。

一对年迈的身影,经常出现在海滩上,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曾经叱咤风云,改变了整个近代中国史的人。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1993年,张学良夫妇在夏威夷海滩


2000年6月22日,为爱付出一生的女人赵一荻,永远闭上了双眼。

张学良一动不动地坐在她身边,紧握着她渐渐冰凉的手不放,一个小时过去了,若不是那滚烫真实的泪水在他布满褶皱的脸上像断线珠子般扑簌簌地流淌,人们会以为时间静止了……

下葬的那天,据同在场的人回忆,目睹赵一荻的灵棺被移入墓穴,坐在轮椅上一直很沉默的张学良,口中突然喃喃道:“她走了,我要把她拉回来!她最关心我!她最关心我……”

一年多后,百岁老人张学良也静静闭上了双眼,结束了他那毁誉参半的一生。

这对伉俪的传奇故事如宿命般,开始在海边,亦在海边结束。

赵一荻:陪伴所爱40年不要名分,下葬时少帅说:我要把她拉回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