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01 出发高平陵

正始十年(公元249年),魏帝曹芳按照惯例到高平陵(今天河南洛阳东南)祭扫魏明帝曹叡的陵墓。

曹爽和弟弟曹羲、曹训、曹彦都随驾前往,曹爽及其党羽几乎是全数出动。

大司农桓范见此情景,劝阻曹爽说:“大将军兄弟总万机,典禁兵,不宜全部外出。如果有人关闭城门发动政变,怎么办?”

曹爽很不高兴地说:“谁敢造反!”

于是,执意带走几乎全部兄弟以及亲信出发前往高平陵,而桓范则选择独自留在洛阳。

当时曹爽大概死都没想到:出城时,仪仗遮天;护卫如云;回城时凄风惨雨,……

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02 造反的时机

就在曹爽集团准备出城的前一天晚上,司马懿的小儿子司马昭彻夜难眠,且激动不已。

原来,在这天夜晚,父亲司马懿郑重地告诉他:明天就是决定我司马家族命运的一天。得知消息的司马昭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他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而他的哥哥司马师,因为早已参与了父亲的谋划,应该是胸有成竹,所以正鼾声如雷。

消息来报,曹爽一行人已出城门,“久病”的司马懿立马披挂上阵,带领司马师、司马昭跨马冲出了家门。

此时,司马师早已暗中培植3000死士,就等此时发难。

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当时,留在城中的许多官员都是司马懿曾经的部下,见此情景,其中大多数人都加入了司马家的队伍,只有少数人选择闭门观望。

政变开始,司马家族第一时间关闭了洛阳城各个城门,司马师、司马昭则带人控制了武器库和皇宫。

控制了洛阳城后,司马懿命令高柔假节并代理大将军一职,以王观代理中领军,分别夺取了曹爽和曹羲的军权。

而曹爽留在洛阳城中的许多中下级军官以及兵力,其实数量很可观,但是群龙无首,接替的又是三公九卿级别的,所以都没有多做反抗便转到司马家族阵营中去了。

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等这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司马懿这才带着朝廷重臣入宫,去向皇太后郭氏上奏曹爽霍乱宫廷内外的种种恶劣行为,且事事有据可查,桩桩置曹爽于死地。

对此,郭太后已经无话可说,只能追认司马懿之前那些行为是合法的,并非叛乱,同时授权司马懿成立专案组,彻查曹爽不法行为。

有了郭太后的批准,司马懿直接向远在城外的曹芳上表,将曹爽的罪行一一列举,与此同时,司马懿亲自带兵占据洛水桥头,准备迎接曹爽可能的反击。

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03 蒙圈的曹爽

高平陵的曹爽被司马懿这一系列的突袭搞得手足无措了。没多久,他就接到了司马懿给皇帝曹芳的上奏,看完后,曹爽直接蒙圈了。

其实,此时司马懿并未完全控制洛阳城,当时曹爽府上的司马鲁芝、辛敞就突围出去向曹爽紧急报信去了。

所以,曹爽是完全有时间可以应对的,毕竟皇帝曹芳还在他的手上。可是此时曹爽的反应,真是尽显无能,他踌躇了半天,最后才“憋”出来两个应对措施:

第一,全体在高平陵就地扎营;

第二,调拨周边几千屯田军,增加自己的守卫力量。

这哪里是一个大将军在面对政变该有的反应啊,真是小家子气尽显……

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04桓范紧急出城

曹爽的反应已在司马懿的意料之中,他更担心的是留在城中的桓范。

所以,当司马懿封锁洛阳城后,就立刻以郭太后的名义征召桓范,准备任命他为中领军,想把桓范拉入自己的阵营里。

权利的诱惑,确实让桓范犹豫了。但是他儿子劝他:此时皇帝的车驾还在外面,曹爽集团势力也不容小觑,现在胜负难料,不如先去城外与曹爽会合,争取做个平叛的功臣。

桓范觉得儿子说得有道理,于是决心出城。

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桓范单枪匹马的紧急赶平昌城门时,城门已关。当时,守卫的门候司蕃正好是桓范以前的下属。桓范把他叫出来,举起手中的令牌一晃,矫旨道:“皇上有旨,召我去高平陵,你们快开城门!”

司蕃并不相信,找桓范要诏书来看。此时,桓范大声呵斥道:“你难道不是我的故吏吗,现在怎么敢如此放肆?皇帝的诏书,又岂是你能看的?”

司蕃被这位老上司的气势吓到了,于是便让人打开了城门。

桓范迅速策马冲出城门,然后才回过头对司蕃喊道:“太傅造反了,你快跟我去勤王吧!”司蕃顿时傻了眼。

司马懿得知桓范已经逃出城后,他并没有慌张。因为他太了解曹爽的无能了,虽然桓范善谋划,可曹爽肯定不会采纳。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司马懿还是派使者去稳住曹爽。

首先司马懿让弟弟司马孚前往高平陵,以皇帝不可露宿为由,送帐幔、太官餐具给曹芳使用;随后派曹爽平时的好友去当说客,安抚曹爽,告诉他自己只是为了夺权,并不是要他的命;紧接着又送去太尉蒋济的信,信中又安慰曹爽到,司马懿只是要夺取曹爽手中的权利,不想加害他们。

劝说的人多了,曹爽就信了…..

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05 曹爽最后的生机

此时,桓范已经赶到高平陵曹爽帐中,他看到了曹爽的动摇,于是他给出了当时的最佳建议,他说:

“临难反扑是人之常情。大将军可以调动天下兵马,洛阳周边就有不少部队高平陵距离许昌不过一天的路程,许昌的武库足以支持大将军的用度,我身为大司农,又带来了印绶,足以筹集大军的粮草,大将军应该立刻拥戴皇上南下许昌,宣布讨伐逆贼司马懿!”

为何说桓范的建议最佳:

第一,曹爽掌握了小皇帝曹芳。“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招曹操用过,效果有多好,不必我多解释;

第二,曹爽亲信势力当时几乎是倾巢而出,印绶都在手,换句话说,就是权力依然在手,特别是曹爽和曹羲,两人有权调动天下兵马,桓范作为大司农,可依法调动军事物资。

第三,曹操的老巢许昌,当年汉献帝就被“令”在这,多年的经营,这里城池雄厚,粮草充足,进可讨伐洛阳,退可据守与司马懿对峙。

然而,曹爽实在草包,对于桓范的建议,他犹豫不决。

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桓范知道,相比曹爽,曹羲还算是个明白人,于是便走到曹羲身边,开口劝道: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白了。您读书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在像今天这样关系皇室安危的关键时刻能下决心吗?”

“您现在还能指挥洛阳城南的驻军,如果下令调拨他们护驾,快的话,他们半天便可到达许昌。况且皇帝降临,许昌必定开门相迎。匹夫被逼急了也知道要挟持人质,现在我们有天子相随,号令天下,谁敢不从?”

令人感到可惜的话,桓范这一番诚恳地劝解下来,曹爽、曹羲二人均沉默不语。等到最后,大将军曹爽只是说了一句:让我再想想吧。

曹爽这一想,就是整整一夜。一边是司马懿的承诺,一边是冒险的搏斗,曹爽从未遇到过如此艰险的政治选择,他很挣扎。

第二天五更天,曹爽看着聚拢在营帐里的众人,突然猛地将案上的佩剑掷在地上,大声说:“太傅之意,不过是争权。我只要交出权力,仍不失做富家翁。”

一听此话,桓范一下子气哭了,大骂曹氏兄弟道:“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想不到我今日要受株连灭族了!”

就此,曹爽放弃了桓范为他提供的唯一有可能生还的决策,走向了司马懿的屠刀之下……

而桓范,则哭着离开了营帐,孤独的返程,准备迎接自己的结局。

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06 命定的结局

曹氏的结局真的是命定的。

桓范走后,曹爽立刻将司马懿弹劾自己的表章上奏给了曹芳,并主动请求免去官职。年幼的曹芳,哪里懂得其中利害关系,直接将曹爽革职。

与此同时,曹爽拿出了自己的大将军印绶,准备送给司马懿。主簿杨综拉住曹爽,说:“大将军印绶一交,恐怕就性命难保了!” 曹爽天真地回道:“太傅不会失信与我的。”

随即,曹爽一行陪着曹芳,君臣默然返回洛阳,而去时的那些附会之徒,随走随撒,等到了洛阳时,只剩曹爽兄弟孤零零的几人了。

曹爽兄弟就这样满怀惆怅地回自己家里去了。司马懿随即调拨洛阳八百平民将曹府围住,并在四角建高楼密切监视。

而被软禁的曹爽,非但不反省思过,也不谋划反扑做最后的挣扎,竟然跑到后院中玩起了弹弓……

正月初十,司马懿以谋反罪将曹爽兄弟及亲信何宴、邓飏(yáng)、丁谧、毕轨、李胜、桓范等人下狱。

当司马懿看到桓范后,问他:“桓大夫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呢?”桓范默默无言。

这一天,距离桓范劝曹爽千万不要全部离开去高平陵,仅仅五天时间。

高平陵之变,桓范冒死出城,哭骂:曹大将军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猪

盖棺定论一下:

高平陵之变其实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政变,斗争双方眼界、能力相差太多。曹爽只是凭借较高的起点才暂时赢得了胜利,政治上却极端幼稚,对于司马懿这样老谋深算之人来说,只要有机会,一击即可毙命。

而在权力的斗争中,失败者在寻找撤退底线时,往往会发现生命才是他最基本的需求。遗憾的是,它已经成为奢求。

曹爽的结局便是最好证明。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