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度宗赵禥:没有最差,只有更差,一代不如一代的南宋皇帝们

宋理宗赵昀很喜欢他的小妾黄定喜。

小妾名字不太好听,但她人长得娇美,体态又婀娜,可以说是标准的美人,不仅是皇帝最喜欢的妾室,而且还怀了皇帝的孩子。

但皇帝是有正牌夫人的,妾室受宠,本来就挺生气的,这回倒好,还怀了龙种,这要生下来,以后母凭子贵,岂不反了天了?

女人要是狠起来,那就没有男人什么事儿了。

正牌夫人当即决定,要把黄定喜腹中的胎儿除掉。

而她采用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在黄定喜即将临盆之时,强灌堕胎药。

几味堕胎药下了肚,本以为孩子肯定是要胎死腹中。

没想到黄定喜命很大, 她腹中的胎儿命更大,堕胎药愣没耽误她把孩子生下来。

这个从未出生就历经了一场生死的孩子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宋度宗赵禥。

赵禥虽然活了下来,但堕胎药那个药效对他自身还是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这就导致他天生体弱,手足无力,别人都会走路了,他才刚会爬。

不仅是身体上出了问题,赵禥的脑子也不太好使,《宋史》中对有关赵禥的记载已经算是很客气了,只是说皇帝愚笨,不太聪明。

但据我推测,这位皇帝的智力是远远低于正常人水平的。

在赵禥还是皇子的时候,他的父亲宋理宗赵昀对他还是很有期待的,不仅把南宋当时一线的师资力量全都请来教育儿子,并且每天还要考察儿子的功课。

风雨不误的那种。

宋度宗赵禥:没有最差,只有更差,一代不如一代的南宋皇帝们

(宋度宗 赵禥)

但赵禥的表现实在是不尽如人意,这让宋理宗很不满意,理宗问一加一等于几这样简单的问题,赵禥都能回答错。

他给出的答案往往是一加一等于零。

因为他认为,如果是一只猫和一只老鼠加在一起的话,猫会把老鼠吃掉,所以一加一等于零。

很傻,但又不完全傻。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赵禥的答案很有创新思维和哲学意味,未必不能当做一个有意思的正确答案,但当时的大臣们一致认为,一加一都整不明白的皇子是不能当太子,更不能接手南宋王朝当皇帝。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

大臣们可以和贤明的君王一起通力合作,也能在昏庸的帝王手底下混混日子,更能在暴虐无道的皇帝的统治之下刀口舔血,但让他们伺候一个智商不到80的傻子,他们是一万个不愿意。

这帮不愿意的人里,最不乐意的,当属丞相吴潜。

宋度宗赵禥:没有最差,只有更差,一代不如一代的南宋皇帝们

(吴潜 画像)

吴潜直接了当的在朝堂之上指出,赵禥是个低能儿,根本当不了皇帝,应该从赵氏宗亲里另选继承人。

话虽然说得难听,但是道理是对的。

但老实人吴潜没想明白一个问题,宋度宗当年就是从民间选拔出来的继承人,他本身和南宋皇帝其实并没有太大关系,让他放弃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就等于把权力重新交给另外一支和自己关系不大的人手里。

皇权这个东西,都是自私而沉重的。

所以宋理宗很犹豫。

就在他犹豫的这个节骨眼儿上,一个叫做贾似道的官员站了出来,力挺皇帝,并且给吴潜安排了一堆譬如瞎管皇帝闲事,对(太子)赵禥出言不逊等罪名。

皇帝当然乐见其成,佯做发怒,直接把吴潜发配到外地上班去了。

这件事发生之后,大臣们都明白皇帝什么意思了,关于赵禥当皇帝的这个决定,也没有人再敢反对。

吴潜就是血淋淋的例子,不管怎么样,京官难做,不能把工作混丢了啊。

景定五年,十月。

宋理宗赵昀走完了自己的帝王之路,大行而去。

在先皇铁板钉钉的钦定之下,赵禥成为了南宋帝国的第六位皇帝。

赵禥虽然人比较傻,但是基本的是非观还是有点,他明白自己能当上这个皇帝,一是要靠父亲(宋理宗)的宠爱,二就是靠贾似道在朝堂上的支持。

有人支持自己,自己必须得感谢啊。

于是贾似道被封为太师兼平章军国重事,新皇帝基本上就等于把南宋的军政民大权全都交给老贾处理了。

贾似道一看皇帝活脱儿就是一傻小子啊,根本不用放在眼里,所以顺水推舟,把大权牢牢握住,专横跋扈,甚至开始目无天子。

因为赵禥实在很蠢,也实在很笨,跟皇帝相处的日子里,就像哄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南宋官员,每天早晨都要到皇宫上朝,有时候国事繁忙,甚至中午和晚上也要到皇宫开临时会议。

但贾似道有着和其它官员截然不同的特权,皇帝准许他三天上一回朝,后来更是放宽到十天上一次朝。

在赵禥眼里,贾似道那是大大的好人,帮他处理国家大事,帮他治理南宋江山,他已经不能说是一个宠臣,简直可以说是皇帝的朋友和伙伴。

当然,这都是赵禥自己以为的,因为以他的智商,他也的确治理不了国家,这些事儿必须得有人来帮他做,只不过这个人恰好贾似道罢了。

皇帝对贾似道似乎产生了一种病态的依赖。

宋度宗赵禥:没有最差,只有更差,一代不如一代的南宋皇帝们

(贾似道 画像)

每次贾似道退朝离殿,皇帝都要站起身来,目送着他离开才肯坐下。

贾似道假意想要辞官,竟然直接把皇帝吓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挽留他。

老贾的一生很传奇,就不用再多说了,因为只要提到南宋的奸臣,他必须首当其冲。

他简直是中国古代奸佞臣子的代表性人物,前几朝的秦桧如果知道贾似道,也得直呼内行。

治理国家啥也不是,祸祸南宋一马当先。

这边儿贾似道领着南宋帝国一路向下,那边儿皇帝赵禥也不耽误。

赵禥有一个小爱好,那就是好女色。

男人好色实属正常,皇帝好色也不过分,毕竟后宫佳丽三千,闲着也是闲着。

南宋后宫有个宫规,那就是每天晚上陪皇帝睡觉的妃嫔,第二天一早,要跪在宫门外叩谢皇帝临幸。

一日清早,大臣们上朝时发现,宫门外齐刷刷地跪着三十多位妃嫔。

也就是说,昨晚陪皇帝睡觉的妃子,有三十多人。

大臣奸佞,皇帝昏庸,南宋帝国可以说是一天不如一天。

反观北方的蒙古,我们的忽必烈同志已经夺得了蒙古汗位,大举入侵南宋治下的四川地区,并且顺着汉江那是激流而下,把军事重镇襄阳还给包围了。

不过襄阳守军不是吃素的,蒙古铁骑天下无敌,但硬是没能一举拿下襄阳。

这帮南宋军士死守城池,整整三年。

而且是在没有任何支援的情况下。

不容易,是真的很不容易。

蒙古铁骑在当时的战斗力可以说是世界第一,没有之一的那种。

而能在三年里一次一次抵挡住世界第一的攻击,简直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一场奇迹。

你可能会问,边关告急,按理说朝廷应该派兵支援啊,怎么三年不往襄阳派一个人呢?

原因很奇葩,也很搞笑,因为皇帝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三年前襄阳城被围的消息刚刚传到皇宫,就被贾似道截获了。

贾似道慌了,作为总揽国家大权的人物,面对突如其来的战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阵犹豫过后,他决定先按下不表。

反正对他来说,襄阳只是边关一座小小的城池,城池丢不丢,将士死不死,对他继续把持朝政来说,影响不大。

所以他这一按下不表,就是整整三年的时间。

宋度宗赵禥:没有最差,只有更差,一代不如一代的南宋皇帝们

(襄阳之战)

人们常说“纸里包不住火”,但实际上,纸不仅能包住火,而且一包能包三年。

不过最终这件事还是被皇帝知道了。

皇帝再傻,也知道战争不是儿戏,于是追问贾似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没想到贾似道选择了再一次糊弄皇帝,他表示根本没有这回事儿,蒙古军队的确围攻过襄阳,不过他们现在已经退兵了。

一番花言巧语,又把宋度宗赵禥给糊弄过去了。

皇帝一听原来啥事儿没有,开心地回到后宫快乐去了。

而远方的襄阳城,一千多个拼死力战的日日夜夜过后,将士们终于守不住了。

皇帝在歌舞升平,襄阳守军在刀光剑影。

皇帝在纵情享乐,襄阳守军在刀口舔血。

同一片大宋的土地,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他们拼尽了最后一支羽箭,用尽了最后一块落石,终于弹尽粮绝。

襄阳城守将吕文焕开城献降,归顺了蒙古。

按理说,投降这种行为是可耻的,两军交战,力战而亡,至死不降似乎才是作为将领最好的归宿。

如此说来,吕文焕应该遭人唾弃,耻笑。

但我认为,吕哥已经够可以的了,他不仅不应该受到非议和唾弃,反而应该受到真诚的表扬。

没有一兵一卒的外援,只凭着顽强的意志力和勇气,在没有任何希望的情况下,他仍然坚持了三年,难道还不能够证明他的赤胆忠心吗?

换句话说,就算吕文焕投降了,又能怎么样?

一个荒诞滑稽的帝国,一个低能皇帝,凭什么这些将士要平白无故地为他们献出生命?

皇帝的命是命,普通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而这样的南宋帝国,濒临灭亡,难道不是情理之中吗?

一个这样的帝国,有什么资格在历史的考验中存活下来?

咸淳九年,正月。

虽然蒙古大军南侵,南宋边关持续告急,但南宋都城临安仍旧是一番喜气洋洋的景象。

张灯结彩,鞭炮声此起彼伏,人们都在庆祝新的一年到来。

然而这却是宋度宗赵禥度过的最后一个新年了。

同年七月,赵禥病逝于临安城。

而他身后的南宋帝国,也即将迎来一场更大的风雨。

山雨欲来风满楼。

帝国大厦将倾,王朝危在旦夕。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