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一个叫海子的人决定去死!生前无名,死后却名声大振

1989年3月26日,山海关,暮色渐深。

一名年轻男子怀抱四本书,静静地卧倒在铁轨上,随着火车呼啸而过,一个年轻的生命就在刹那间消失于车轮底下……

临死前,这名男子留下了一封遗书,遗书中写到“我叫查海生,我是政法大学的教师,我的死和任何人无关”。

他,就是海子。一个生前穷困潦倒、悲伤落寞,死后却被无数评论家和文青奉为诗坛神话的标杆性诗人。

海子短暂的一生,生前不留名,死后却名声大振。这是一种心酸的无奈,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哀!

1989年,一个叫海子的人决定去死!生前无名,死后却名声大振

你可能不知道海子,但你或许会知道这句著名的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是他所有诗歌中,最广为人知的作品。这句诗温暖而美好,给人带去稳稳的小幸福。

但梦想与现实,总是有着遥远的距离,有着难以企及的差距。海子一直不曾拥有过自己的房子,一生孤苦飘零、悲伤落寞。

海子的一生,就像划过天际的流星一样,只留下片刻的璀璨光辉。

1989年,一个叫海子的人决定去死!生前无名,死后却名声大振

海子,原名查海生,1964年出生于安徽省怀宁县的一个农民家庭,当代青年诗人。

俗话说,自古天才出少年,幼时的海子便展现出了超出同龄孩子的读书天赋。

1979年,年仅15岁的海子考取了北京大学的法律系。1983年自北大毕业后,被分配至中国政法大学担任老师。

二十岁不到,就成为大学老师,说是天才确实不为过。但海子此后的生活,却没有活成一个天才人生该有的样子。

从农村少年一跃成为大学老师,海子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和汗水。但这种“鲤鱼跨龙门”似的人生跳跃,丝毫没有改变海子的生活处境。

原生家庭的困苦和心酸就如同一柄利剑,时不时会将海子的心深深刺痛。

1989年,一个叫海子的人决定去死!生前无名,死后却名声大振

出生农村的海子没有背景、没有关系和人脉,在大城市,他屡屡碰壁,被人瞧不起。他和第一个女友的分开,据说就是因为女方嫌弃他的贫穷。

海子毕业后,被分配至中国政法大学的昌平校区工作。昌平,位于北京的西北部;在当时,大家都普遍把昌平当作北京的远郊,那里偏远又贫困。

海子居住的房子狭小又简陋,除了仅有的床、桌子和收音机,屋内什么值钱的家具都没有。

每一个从小地方出来的孩子,都有一颗无畏的心,渴望改变原生的命运。

一辈子呆在昌平,这并不是海子的梦想。他热爱文学,热爱写诗,他想要去到北京的繁华地方去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

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他想调回北京城里,但机会哪属于他这样毫无背景的人。城市中心的繁华,从来不属于他……

海子的一个学生回忆说,海子非常矮小瘦弱,长着一张娃娃脸,也不太注重仪容仪表。所以大家都不叫他“查老师”,也不叫“海子”,而是叫他“小查”。

海子的一切都成为周围人的笑料,他们笑他的矮小身材,笑他原生家庭的贫穷,笑他付诸心血的诗歌。

1989年,一个叫海子的人决定去死!生前无名,死后却名声大振

海子写的诗歌,在当时并不被圈内人看好。他的作品往往被贬得一文不值,甚至有些时候,他还被人围攻。有人在诗会上,公然称他的长诗,是一种灾难。

还有一回,海子去成都旅行,遇见了一名诗人。海子当他是懂得诗歌的知己,毫不保留的将自己内心想法全盘告知。

结果等海子回到北京后,那诗人便在民间诗刊上嘲讽海子:“从北方来了一个痛苦的诗人,从挎包里掏出上万行诗稿……人类只有一个但丁就够了……此人现在是我的朋友,将来会是我的敌人。”

海子也经常将自己精心创作的诗歌投稿,但是他的作品经常被毙稿,甚至招来一顿批判。

他将诗歌视为生命,希望能得到别人对自己诗歌的尊重和理解。

有一次,穷困潦倒的海子走进昌平的一家饭馆里,他说:“我给大家朗诵我的诗,你们能不能给我酒喝?”老板说:“我可以给你酒喝,但你别在这儿朗诵。”

诗坛不公的待遇,周遭的流言蜚语,世人对其诗歌的漠视,都一点一滴蚕食着海子的内心,直至濒临破碎。

1989年,一个叫海子的人决定去死!生前无名,死后却名声大振

芸芸众生,每个人都渴望美好圆满的爱情。而在诗人心里,这份爱意显得尤其强烈而偏执。

他爱过一个外语系的女学生,这个女孩因为诗歌走进他,却又因为他的贫穷而远离他。

女孩毕业后选择和他分手,去了深圳,随后远嫁海外。这段无疾而终的恋情是海子刻骨铭心的初恋,也是生命中的至痛。

他还爱过一个比他大很多的“姐姐”,可惜对方是有夫之妇,这份不融于世俗的爱情注定没有结果。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海子曾在诗歌里写下对“姐姐”的无尽思念,但是这份感情在“姐姐”看来是疯狂,是偏执,是无可救药。据海子的好友回忆到:“他撒着酒疯追去,结果被赶了出来。”

1989年,一个叫海子的人决定去死!生前无名,死后却名声大振

1989年1月23日,海子在《黎明·之二》中写道:“我把天空和大地打扫干干净净 ,归还给一个陌不相识的人。”

1989年3月14日,也就是他离世前12天,他写下绝命诗《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 十个海子全都复活,在光明的景色中,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他将自己痛苦的一生,总结为“野蛮而悲伤,空虚而寒冷”。

1989年3月26日,中国当代文化史上发生了这样一个决定性瞬间:诗人、卧轨、山海关。海子的离开,从此带走一个诗歌的时代。

海子短暂的一生,生前济济无名,死后却名声大振。

多年以后,在德令哈,当地办起了海子诗歌陈列馆和海子诗歌碑林;而在海子的故乡,他的墓碑成了文青纪念的圣地。

但这颗消逝的灵魂,终究没能等来他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