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有种金疮药“除了砍头,一敷便好”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祖先们给我们留下了无数珍贵的文化遗产。尤其在医学领域,中医传承到今天,已经成了一门独立且专业的学科,在对现代医学的启发上,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清朝有种金疮药“除了砍头,一敷便好”

要知道,2015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屠呦呦,正是受到东晋名医葛洪在《肘后备急方》里“青蒿一握,水一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启发,才提炼出了治疗疟疾的青蒿素。所以,青蒿素称得上是我国古人对全世界的一大珍贵遗产。

其实,并不只有青蒿,我国古代还有各种各样的奇药,但由于各种原因,它们在历史上失传,着实令人惋惜不已。当中,华佗的麻沸散最为著名了,但随着华佗被曹操所杀,这味中医史上的奇药便失传了。

清朝有种金疮药“除了砍头,一敷便好”

此外,还有一种药叫金创药,相信经常看武侠小说的读者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这种药号称除了砍头以外,任何皮外伤都能一敷就好。听起来玄之又玄,真的这种药吗?

其实是有的,金在古代指兵器,金创药即指古代被兵器创伤后用于治疗的药膏,因此也被叫做“刀尖药”。其实,在新中国成立前,这种药还是很多的,但为何后来却销声匿迹了呢?

清朝有种金疮药“除了砍头,一敷便好”

首先我们来看这种药当时专门用在哪种领域,众所周知,清朝人喜欢留马辫。这种发型很考验剃头师傅的技术,那会剃头工具远没有现在发达,剃破头皮是常有的事。所以,剃头匠一般会随身准备几包金创药,只要不小心划破了顾客头皮,就用该药一敷,不出一两天马上痊愈。

由于使用广泛,当时各大药铺基本都能买到金创药,可能因为太过常见,真正其成分的人并不多。即便是药店老板,也仅只知道这药主要成分是“龙骨”,但“龙骨”具体是啥,他们也回答不上来。

清朝有种金疮药“除了砍头,一敷便好”

实际上,要知道金创药的起源故事后,便不难得知其成分了。其起源和主要用途如出一辙,也是由一个剃头匠发明的,这个剃头匠叫李成。由于手艺差,经常给客人剃得满头挂彩,为此他经常被骂的劈头盖脸。有次,从老家亲戚的口中,他听说了一种神奇的止血药,说是一敷就好,而这种药就是“龙骨”。

于是,顺着线索,李成回到家乡找到了这些“龙骨”,将其打成粉末后,藏在了剃头挑子里。只要不小心剃破了客人头皮,他就从挑子里抖落一点龙骨粉给按上,因此,后来他的客人再也没挂过彩。后来的李成索性直接转行,干起了卖金创药的营生。

清朝有种金疮药“除了砍头,一敷便好”

而李成在家乡找到的那些“龙骨”,不是别的,正是一座殷商遗址里暴露在外的甲骨碎片。一直到1899年,古董商人发现了“龙骨”上的文字,知道这东西肯定来头不小。于是,古董商人和外国人沆瀣一气,开始大量收购国内的“龙骨”,导致了大量殷商甲骨的外流。

清朝有种金疮药“除了砍头,一敷便好”

幸亏当时有一位叫范维卿的爱国商人,他也意识到了甲骨的珍贵,不惜变卖家产,将当时市面上的甲骨全部买下。刨去做成金创药的那部分,和古董商人盗卖到海外的一部分,范维卿一共收集了1500多片甲骨碎片。这些珍贵的文物一直经历近代以来的各种战火,终得以保存到新中国成立后。

后来,范维卿的后人将这些甲骨全部捐献给了政府,在考古人员的研究下,甲骨上的甲骨文成了专家们重点攻破的对象。作为证明殷商文明存在的重要证据,甲骨文为研究殷商时期的文化和政治提供了宝贵的一手资料,如今也已成了国宝级的文物。

清朝有种金疮药“除了砍头,一敷便好”

这里,大家也不难理解为何新中国成立后,民间便再无金创药了。这种拿殷商甲骨制作的药方,是赤裸裸的毁坏文物,自然也就被法律所禁止。

李成那会金创药之所以流行,就是因为原料随手可得,售价便宜亲民,加上其良好的疗效,性价比碾压市面上任何一款治皮外伤的药。倘若要是现在用国宝文物甲骨做金创药,那价格估计要飞到天上去,成了名副其实的“金”创药。试问这样的药,那个百姓又能买得起呢?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