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刘墉才是可恨之人

在诸多影视作品的演绎中,一代巨贪和珅的存在感绝不亚于清朝任何一位帝王。按照人们渴望贪官污吏都能得到相应惩治的美好愿望,有贪官就有清官,有奸臣就有铮臣,于是和珅存在的影视作品中,就一定有着刘墉、纪晓岚、钱沣或者王杰的存在。令人遗憾的是,上述四人在乾隆皇帝在世期间,根本就没资格和“威福由己、权倾一世”的和珅对抗。

清嘉庆四年正月,在乾隆太上皇刚刚驾崩10天以后,嘉庆皇帝公布和珅二十款大罪,将和珅下狱抄家。“结党营私、僭越逾制、怙宠贪恣、在政专肆”等诸多大罪和抄家抄得“适当清廷二十年岁入之一半而强”的巨额家产,让这个为相二十余年的一代权臣彻底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其实,刘墉才是可恨之人

不管和珅拥有何等才能,如何取得乾隆皇帝的特殊恩宠,他都理所应当被列入清朝的“贪官、奸臣”之列。

和珅是封建官吏的负面典型,毫无疑问,可是在嘉庆四年奉旨办理和珅“植党营私、擅权纳贿案”、被后世评价为“忠君、爱民、清廉”等诸多美名的“刘罗锅”就是封建官吏的正面代表吗?

如果你真了解历史上的刘墉与和珅,就会发现一个令人颇感无奈的真相:其实,“清廉但不作为”的刘墉,绝对称不上“好官”,甚至是可恨之人!

乾隆四十六年,时任湖南巡抚的刘墉被调入京城,出任都察院左都御史。清朝的“左都御史”,乃系执掌“察覈官常,参维纲纪”“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拥有纠察、弹劾上下官吏的绝对权力。也就是说,此时的刘墉,绝对有资格成为权势正盛、圣眷优渥之和珅的对手。

其实,刘墉才是可恨之人

可自乾隆四十七年到和珅被扳倒的嘉庆四年,刘墉到底干了什么呢?根据《清史稿·列传八十九》的记载,我们能够理出大致脉络:

乾隆五十二年初:刘墉泄露御前谈话内容,被乾隆皇帝严厉申斥,并失去了晋升大学士的机会;

乾隆五十二年八月:刘墉主持祭拜文庙,因为未按规矩行礼而遭到太常寺卿弹劾,再被乾隆皇帝申斥。

乾隆五十三年夏:刘墉兼理国子监期间,发生了“乡试贿考”事件,遭到御史弹劾,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

乾隆五十四年春:刘墉兼任上书房总师傅,负责给皇子上课的师傅因为连天阴雨而“旷工”再次惹怒了乾隆皇帝。这一次,乾隆皇帝专门下发谕旨对上书房师傅的主管领导刘墉,进行了最为严厉的一次降职处罚:从协办大学士、礼部尚书、上书房总师傅降为侍郎职衔。

其实,刘墉才是可恨之人

乾隆五十八年:刘墉出任会试主考,而这次会试安排失当,阅卷草率,出现了诸多违制和不合格的卷子,乾隆皇帝又是一阵“严行申饬”

嘉庆元年:早应该晋升大学士的刘墉,被嘉庆皇帝评价为“向来不肯实心任事”,而被排除在大学士官职之外。

嘉庆二年:资格最老的刘墉,终于获得了体仁阁大学士的官职,却被嘉庆皇帝给出了“兹以无人,擢升此任”的理由说明。

也就是说,从地方调入朝廷以后,刘墉立马进入了“静默自守,滑稽模棱取容”的为官状态,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消极模样。

其实,刘墉才是可恨之人

有人认为,刘墉之所以有如此表现,乃系其才能疏浅、资质平庸的必然结果。

我们来看下刘墉于地方任职时的具体表现:1、《诸城县志》对刘墉有着“砥砺风节,正身率属,自为学政知府时,即谢绝馈贿,一介不取,遇事敢为,无所顾忌,所至官吏望风畏之”的积极评价;2、安徽、江苏学政任上,刘墉被时人评价为“严肃峻厉,人多畏惮”;3、江宁知府任上,更是通过“刘公案”一举奠定自己贤能官吏的历史地位。

升任湖南巡抚,成为一方封疆大吏以后,刘墉的具体才干得到更为充分的体现。执政湖南期间,刘墉整顿吏治,镇压反叛,尤其在国库钱粮、基础建设方面的政绩得到了湖南官民甚至朝廷上下的一致认可。《湖南通志》对时任湖南巡抚的刘墉,有过如此评价:革除坐省家人陋习,抚恤武冈等州县灾民,所行诸事,民以为便

由此可见,刘墉绝非资质平庸,绝非躲在其父刘统勋羽翼之下的无能之辈。

其实,刘墉才是可恨之人

也有人认为,在乾隆皇帝“本朝无名臣”的理论要求下,刘墉只能中庸为官。

作为清朝全盛状态的帝王,乾隆皇帝认为在自己治理下的大清王朝“纲纪整肃,无名臣,更无奸臣”。乾隆皇帝此言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将一切历史功绩和百姓拥戴全都归于自己的圣意,将所有的荣誉和功劳都集于己身。在这种理论的支持下,乾隆皇帝不允许“德政碑”、“万民伞”等情况出现;因为这是对自己的侮辱,因为只有昏君治下才会出现让百姓拥戴的名臣。

集齐“十全武功”以后,乾隆皇帝的权力欲和虚荣心越发膨胀,此时的他更不需要名臣,只需要像和珅一样俯首帖耳、只懂听话执行的奴才。在如此帝王手下为臣,也就不难理解刘墉的“虚与委蛇、模棱两可”。但是,根据刘墉在京官任上的具体表现来看,他甚至连忠心办事、认真完成本职工作都没做到。更何况,乾隆皇帝对刘墉的数次训斥也能说明,此时的刘墉甚至连个“听话的奴才”都做的不合格。

其实,刘墉才是可恨之人

更有人认为,刘墉固然有着消极从政的一面,但其毕竟清廉,毕竟洁身自好,应该属于“好官”。

不可否认,“上自王公,下至舆珅,莫不侧目唾骂”、“结党营私,道路侧目,朝士莫敢撄其锋者”的和珅绝对算不上“好官”,但其在担任朝廷首脑二十余年的时间里,却充分保证了朝廷的正常运转、财政的良性循环、官吏的有效管理甚至是国家基础建设的平稳推进。大清王朝能够在乾隆皇帝如此败家的情况下,还能让国库长时间保持六千万两存银,和珅绝对功不可没。

相比较于和珅,时任左都御史的刘墉,没能认真履行自己的本职工作;在负责科举考试这等重要工作时,甚至出现了严重失职、渎职的表现;在担任吏部尚书期间,刘墉放任和珅对官员任免的干涉,这又是何等可恨表现。刘墉是清正廉洁,一定程度上继承了其父刘统勋的衣钵,但其身居高位却毫无作为,甚至失职、渎职,给朝廷、官员、学子、百姓造成的危害和损失之大,不可估量。

和珅剧照

和结党营私、擅权纳贿但却能忠心办差、认真负责的和珅相比,“清廉但不作为”的刘墉,或许才是真正的可恨之人!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