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专家炮制新历史,否认元朝是中国史?忽必烈:我是中国皇帝

日本专家炮制”新历史”,否认元朝是中国历史?法国一国书还原真相

远隔千里之遥的法国巴黎博物馆,存放着这么一封特别的国书,国书是波斯使者替他的主人,传达给法国国王腓力四世的联盟信。而这位波斯使者的主人,就是蒙元四大汗国之一的伊尔汗国君主——完者都汗,此次联盟的理由也十分简单,作为两国共同的敌人,盘踞在叙利亚和埃及一带的马穆鲁克王国,完者都汗希望于法王腓力四世一起,共同夹击这一强敌。

日本专家炮制新历史,否认元朝是中国史?忽必烈:我是中国皇帝

但这份国书最引人注意的,便是上面赫然盖着硕大的汉字印章,虽然印章内仅10个汉字,但依旧引起了历史学家的争论。在德国蒙古学家海尼士看来,印章内的文字应该是”真名皇帝和顺万夷之宝”;而在美国历史学家看来,印章内的文字应该是”真名皇帝天顺万事之宝”,但却遭到中国学者陈得芝以及日本学者石田干之助的反对,他们认为印章内的字,应该是”真命皇帝至顺万夷之宝”。

日本专家炮制新历史,否认元朝是中国史?忽必烈:我是中国皇帝

无论这印章内究竟是哪十个字,这些毕竟需要专家来认定,我们不妨先来了解一下伊尔汗国吧。蒙古大军于公元1251年发动第三次西征,此次蒙古大军的领导者,正是蒙古大汗蒙哥的弟弟旭烈兀,在蒙古大军势如破竹的攻势下,波斯、两河流域以及叙利亚一带,均被纳入到蒙古帝国视力范围内。而就在旭烈兀满怀斗志,要一举拿下马穆鲁克王国时,远在四川的蒙古大汗蒙哥,却在钓鱼城被宋军击杀,无奈之下,旭烈兀之后挥师返程,终止了这场声势浩大的西征。

日本专家炮制新历史,否认元朝是中国史?忽必烈:我是中国皇帝

随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蒙古汗位之争。忽必烈为了争夺汗位,于弟弟阿里不哥发生武装冲突,而在诸多蒙古贵族心中,始终对热衷汉学、重视汉臣的忽必烈不待见,所以他们大多都很支持阿里不哥,其中金帐汗国、窝阔台、察合台这三大汗国,也都站在了阿里不哥一边。孤立无援的忽必烈为了获得旭烈兀的支持,直接将刚征服的波斯、两河流域,系数划分给了旭烈兀,为此旭烈兀直接建立起汗国,成为伊尔汗国的首位君主。

日本专家炮制新历史,否认元朝是中国史?忽必烈:我是中国皇帝

最终,蒙古大汗之位以忽必烈的胜利告终,并在中原建立起汉制元朝,便将远隔千山万水的伊尔汗国,视为自己最重要的藩属国,每年都会给予特殊的礼遇。作为元朝皇帝,都会给伊尔汗国历代君主颁发印玺,而这也是中原王朝,与藩属国之间的传统惯例,而忽必烈正是沿袭这一传统。

如今,引起各国历史学家争论的伊尔汗国印玺,其所用的文字既不是蒙古字,也不是波斯文,反而是千里之隔的汉字。此外,在1279年阿八哈汗颁布的诏令中,所盖印玺也是刻有汉字的”辅国安民至宝”的汉制印玺,而这也是元朝皇帝忽必烈颁发给他的。除了元朝对历代伊尔汗国君主颁发印玺,承认其君主权利之外,伊尔汗国也将元朝视为自己的宗主国,并且每任伊尔新汗继位之前,除了学习蒙文、波斯文、阿拉伯文之外,还要着重学习汉文,使其每任伊尔汗国君主都是一位汉文通。

日本专家炮制新历史,否认元朝是中国史?忽必烈:我是中国皇帝

伊尔汗国虽不是独立的王国,但却是个高度自治的藩属国,在第七代伊尔汗致教皇的国书中,就盖有”王府定国理民之宝”的印玺哦,而从”王府”两个字来看,历任伊尔大汗心中都很清楚,自己就是驻守蒙元帝国西北边疆的王爷。

但就在近代,日本一些历史学家开始炮制”新历史”,将元清两朝排除在中国正史之外,提出”宋亡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的论调,以此来混搅中国人的历史观,以便为日本侵华寻找借口。如今这一观念,依旧活跃在中国网络之上,一些历史爱好者将日本学者的观念视若”珍宝”,极力否认元朝的中国属性,将蒙古人的元朝统治时期,定义为中国亡国时期,实在是有些荒诞。

日本专家炮制新历史,否认元朝是中国史?忽必烈:我是中国皇帝

因为从元朝颁布给伊尔汗国的诏书上,以及颁发的印玺上来看,元朝历代统治者的第一头衔都是中国皇帝,他们向来都把自己视为中国天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700多年过去后,一些网络历史爱好者却将他们踢出国籍,视作成外国人,实在是滑稽、荒诞不已。

日本专家炮制新历史,否认元朝是中国史?忽必烈:我是中国皇帝

最终我们要清楚一点,任何历史都要为现实服务,每部历史都是一部当代史。而”元清非中国”的论调,只会不断混搅中国历史传承,瓦解中国团结和睦的纽带,并对中国历史也是一种否认,毕竟这一论调最早的出处,正是日本教授矢野仁的”满蒙非中国”,而当时的历史背景,恰巧正是日本为”名正言顺”谋取中国满蒙地区,然后进一步灭亡中国,而捏造的伪历史。而那些仍旧在宣传元清非中国的历史爱好者们,以历史映射现在,究竟是何居心呢?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