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当时刘邦和项羽根本没和秦军主力交手是真的吗?

眼见秦国就要亡了、自己的人头分分钟落地,秦二世和赵高还不竭尽全力?真当他们是傻子吗?这种传言,估计是源自“长城、岭南军团至死不回援,秦朝重视外敌高于内患”的传说,显然属于无稽之谈。

有人说当时刘邦和项羽根本没和秦军主力交手是真的吗?

首先,秦军的主力,不是某一支军队,而是关中的秦人男丁

自商鞅变法起,秦国就实行“农战合一”制,即老百姓平日耕种、战时从军,两大途径都可以因功授爵。

一般来说,秦人男子在17岁时即登记在册,具备了兵、民的双重身份,在从事劳作的同时,随时做好应召入伍的准备。不过在特殊时期,年龄也会下调,比如在长平之战时,秦昭襄王“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等于是豁出去了;不过还有更夸张的,据《商君书》记载,在紧急时期,妇女老人也得应征入伍,从事运输等后勤工作,这就是一种全民皆兵的状态。

而在秦朝建立后,为了防止各国的抵抗力量复发,秦始皇首先“收天下兵聚咸阳”,就是把各国的兵器都收到咸阳,融化铸成了“锺鐻、金人”,各地平日里只保持维持治安的小股武装力量;其后修建直道,若各地有乱,关中的秦军可以长驱直入、直达战乱地区镇压。

有人说当时刘邦和项羽根本没和秦军主力交手是真的吗?

在陈胜吴广大起义爆发后,瞬间集起了数十万造反的百姓,而秦朝廷首先想到的是就地征兵:

二世乃大惊,与群臣谋曰:“奈何?”少府章邯曰:“盗已至,众强,今发近县,不及矣。骊山徒多,请赦之,授兵以击之。”

即:从邻近郡县征集兵丁需要时间,而正在修建骊山陵墓的役卒们则是现成的兵源。就靠着这股灵机一动征调的力量,秦军很快击败了起义军首领周文。

接下来,为了应对各地此起彼伏的起义事件,秦二世不断在关中征调秦人从军,《资治通鉴·秦纪三》:

是时,盗贼益多,而关中卒发东击盗者无已。右丞相冯去疾、左丞相李斯、将军冯劫进谏曰:“关东群盗并起,秦发兵追击,所杀亡甚众,然犹不止……

可见秦人几乎没有留下余力。此外,章邯首次败给项梁后,也正是得益于秦二世不断增兵,最终才反败为胜。

可能有人会说,当时秦朝北有长城军团、难有岭南军队,这两股常备军才是主力。那我们看看这两股军队的情况。

有人说当时刘邦和项羽根本没和秦军主力交手是真的吗?

长城军团被项羽所灭

公元前215年,为了打击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秦始皇征调了30万大军,派由蒙恬率领。第二年,秦军在北地爆锤匈奴,《资治通鉴·秦纪二》:

蒙恬斥逐匈奴,收河南地为四十四县。筑长城,因地形,用制险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馀里。于是渡河,据阳山,逶迤而北。

其后,这股军队在蒙恬的率领下,长期镇守在北部边疆,大本营设在上郡。公元前212年,秦始皇的长子扶苏也被派到此地监军。

有人说当时刘邦和项羽根本没和秦军主力交手是真的吗?

公元前210年,赵高、李斯假传圣旨,除掉扶苏、蒙恬二人;而对于北方边军的统帅权,圣旨中也交待得明明白白:

将军恬不矫正,知其谋,皆赐死,以兵属裨将王离。

注意,统帅是名将王翦的孙子王离。但在公元前207年,他在巨鹿被项羽俘虏:

战少利,绝章邯甬道,王离军乏食…项羽乃悉引兵渡河…于是至则围王离,与秦军遇,九战,大破之,章邯引兵却。诸侯兵乃敢进击秦军,遂杀苏角,虏王离。

当时的章邯和王离是相互独立的两股队伍,王离粮道被断后,兵败被俘。(插一句,历史真奇妙啊,当初王翦击败项燕,灭楚国;如今王翦的孙子败给了项燕的孙子,秦朝即将被灭)

其后,跟随章邯向项羽投降的20万秦卒更是被悉数坑杀,至此,秦军的精锐已不复存在。这一点在后来也得到了侧面证明,据《资治通鉴·汉纪三》,在介绍匈奴冒顿单于的崛起时,透露了北地秦军的结局:

初,匈奴畏秦,北徙十馀年。及秦灭,匈奴复稍南渡河。

30万秦军,难道是人间蒸发了?跟随王离救国难被灭了。

有人说当时刘邦和项羽根本没和秦军主力交手是真的吗?

岭南军团,则是一群只求自保的“贼配军”

讨伐岭南的秦军,根本就不是精锐,借用《水浒传》中的说法,他们就是一群“贼配军”。公元前214年,秦始皇派人南征岭南时,队伍是这样的组成:

发诸尝逋亡人、赘婿、贾人为兵,略取南越陆梁地,置桂林、南海、象郡;以谪徙民五十万人戍五岭,与越杂处。

也就是说,这些人是由强行抓捕的逃犯、倒插门的女婿、商人,在当时的观念中,这群人处于被鄙视的底层。随后,秦始皇又征调了50万犯事的百姓去和越人混住,以求尽快开发岭南。

有人说当时刘邦和项羽根本没和秦军主力交手是真的吗?

为啥是这样的安排?因为当时的岭南气候极其恶劣,去了后几乎是九死一生,怎么可能让良民去冒险?下一年,秦始皇再次向岭南增派人手,这次遭殃的是不合格的官员们:

谪治狱吏不直及覆狱故、失者,筑长城及处南越地。

这样的队伍跟“精锐”有几毛钱关系?而在秦末爆发农民起义后,岭南军队的态度也相当的识时务,首先想到的是占山为王、自立门户:

初,秦二世时,南海尉任嚣病且死。召龙川令赵佗,语曰:“秦为无道,天下苦之…番禺负山险,阻南海,东西数千里,颇有中国人相辅;此亦一州之主也,可以立国…”即被佗书,行南海尉事…秦已破灭,佗即击并桂林、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

由此可见,包括领军统帅在内,岭南的秦军压根没心思北上回援,赵佗在其后甚至杀掉了不服从自己的秦朝官员;况且他们也不是什么精兵。

有人说当时刘邦和项羽根本没和秦军主力交手是真的吗?

因此,秦二世并没有藏着掖着,他的军队,要么被项羽、刘邦击败、屠杀,要么因为对自己的暴政不满而投降。“至死不回援、重视外敌高于内患”?只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胡思乱想而已。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