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劈出三刀鲁智深还击两禅杖,这场比试谁赢了?

在《水浒传》中,武松步战无双。即使是在玉麒麟卢俊义面前,武松也是来去自如,看两人对战,卢俊义是使出了全力,武松则是敷衍了事,一言不发砍完三刀掉头就走。

交手三招,卢俊义也看出了武松的武功路数,哈哈大笑着停住了脚步——跟卢俊义跟梁山好汉对战,到最后都是不依不饶地穷追不舍,只有对武松,他是点到为止。于是有读者说:卢俊义从武松的劈面三刀中,看出了对面是自己未曾谋面的小师弟,所以心照不宣的收手了。

咱们今天的话题,不是卢俊义与武松的师门关系,而是要聊一聊二龙山龙虎斗:武松劈出三刀鲁智深还了两禅杖,这场比试谁赢了?

武松劈出三刀鲁智深还击两禅杖,这场比试谁赢了?

说卢俊义与武松是一师之徒,这还真有依据,不过这依据不是《水浒传》,而是比水浒传出现更早的《武十回》。在南宋时期,街头巷尾就已经开始传唱武松故事。与《武十回》一起传唱的还有《鲁十回》,讲的自然是花和尚鲁智深的故事,在这两部话本小说中,鲁智深用的都不是方便铲,而是无尖无刃却有铁环的禅杖。

在《武十回》中,武松曾经跟鲁智深有过一次正面交手,而那次交手,是武松蓄意挑起的:在二龙山下,武松故意激怒鲁智深,而鲁智深也没认出已经改变了装束的武松,跟尉迟恭秦琼三鞭换两锏一样,武松鲁智深三刀换两杖,最后纠缠在一起,在哈哈大笑中,似乎二人已经决出了胜负,因为武松的目的达到了。

说起武松与鲁智深在二龙山下对战,咱们还得从武松打虎之后进京说起。

武松劈出三刀鲁智深还击两禅杖,这场比试谁赢了?

当年武松在景阳冈打虎之后,阳谷知县孙国卿“趁这严冬三九之时,把这一副老虎骨头,煎成膏片,用锦匣盛装,上贡与金殿大元帅高俅,以为他日考绩加禄之资。”

押运宝物的重任,自然是交给了打虎都头武松,但是这孙知县太过小气,只给了武松等三人十两银子路费。

武松进京,不是一个人去的,他还带着周天华豹两个随从,阳谷县到汴梁虽然不足五百里(现在走高速,大约三小时可到),但是武松三人是步行,而且都比较能吃,这十两银子也就够来回盘缠。

按照当时的规矩,武松要想面见高俅,必须给“典签房”门包,一般小门包是白银三十六两,大门包是七十二两,到了汴梁城,武松三个人身上加起来也不到十两白银——那一千贯打虎奖金,武松都送给了众猎户。

武松拿不出门包,见不到高俅拿不到回文,就被困在了京城。幸亏武松会表演拳术,这才没有像秦琼那样当锏卖马——武松也没有熟铜锏黄骠马可卖,只好打把势卖艺换点饭钱。

武松劈出三刀鲁智深还击两禅杖,这场比试谁赢了?

武松原先也是有师父的,只不过他的启蒙师傅跟打虎将李忠差不多(书中名叫“小盖天马程飞”),武松的拳脚施展起来很好看,但却瞒不住行家,一位老人看武松刚打了一路“八仙拳”,就微笑着转身离去。

读者诸君没有猜错,这位老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周侗,与张俊、任原并称宋徽宗驾前天地人三大高手,开设的武馆叫做“御拳馆”,可见周侗是有皇室背景的。

武松劈出三刀鲁智深还击两禅杖,这场比试谁赢了?

武松被周侗看中,除了跟周侗学习武功,还在周侗指点下拦住高俅大轿办完了差事。高俅也是个妙人,他挽留武松不成,就在回文上批了八个字:“失带门包,莫怪武松”。

高俅当然不会倒贴不肯替自己卖命的武松,于是周侗拿出十两白银,让自己的小徒弟回了阳谷县,这才有了后来的斗杀西门庆、血溅鸳鸯楼。

武松血溅鸳鸯楼之后,又痛打了欺压当地百姓的孔明孔亮并与及时雨宋江重逢。武松与宋江重逢,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宋江一时兴起,要在孔明孔亮面前露一手,非要给武松表演一套棍法。

结果武松看宋江耍棍,就像周侗看武松练拳一样,只有微笑不语的份儿。武松一边微笑一边嘀咕:“兄长这一套棍子,打来好看,刺人是不痛的。”

武松劈出三刀鲁智深还击两禅杖,这场比试谁赢了?

武松受到周侗亲传,眼界自然与以往不同,所以他想跟鲁智深较量一下,原著中这样描写:“若论武艺,鲁达原来比武松高强,只是这几年中,武松浪迹江湖,多经锻炼,曾拜周侗为师,学得了一些本领,所以想和鲁达比拼一下。”

所以武松来到二龙山,不说自己前来投奔,而是说“洒家盘缠用尽,商借白银三千两,快速送下山来,否则洒家就要杀上山去了!”

武松口出大言,把鲁智深也闹懵了:“近来没听说江湖上又多出来一个这么嚣张的带发头陀呀?”

操刀鬼曹正自告奋勇要擒拿这个嚣张的头陀,结果曹正骑着乌骓马,拎着镔铁朴刀杀下山来,被武松两刀就砍跑了。

武松劈出三刀鲁智深还击两禅杖,这场比试谁赢了?

鲁智深亲自下山,跟武松之间进行了一场妙趣横生的对话。

鲁智深问:“行者大师,上下何称?”

武松回答:“洒家普济(度牒上的名字,普济早被孙二娘吃了)!”

鲁智深再问:“大师哪一丛林(庙宇)披剃(出家)?”

武松回答:“山西五台山!”

鲁智深一听,可真就成了摸不着头脑的丈二金刚:“五台山有五座丛林,不知是哪一座,大师属哪一寺院?”

武松回答:“昊天禅寺!”

鲁智深想来想去,也没想起昊天寺有这么一个带发头陀:“你拜何人为师?”

武松回答:“智真长老!”

鲁智深勃然大怒:“智真长老是洒家的师父,你分明是取笑洒家!”

武松成功地激怒了鲁智深,接下来自然是开打:武松劈出三刀,鲁智深还了两禅杖。

武松劈出三刀鲁智深还击两禅杖,这场比试谁赢了?

这时候我们就看出鲁智深用的绝不是什么有锹头和月牙的方便铲了(书中说鲁智深的兵器是“九鼎三星无名风波禅杖”):“武松寻思多敌恐防失手,不如待俺把鲁智深的兵器别住。鲁智深的禅杖上是有铁环子的,武松双刀恰伸在铁环里。鲁智深念一声佛,用力来拉,却拉不动,一拉一送,仍在原处,两人力气相齐,杖刀总是扭结着……”

正当鲁智深被武松纠缠得一筹莫展的时候,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大笑着赶来了,张青孙二娘跟正在顶牛的鲁智深武松都是老相识,互相一介绍,武松哈哈大笑着抽出了戒刀,鲁智深也哈哈大笑着收齐了禅杖,这场较量,就在二龙山七好汉的哈哈大笑中以平局告终。

但是细看《武十回》的描写,却给人这样一种印象:这场较量,怎么看着好像是武松占了上风?

(0)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立刻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