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喜欢小鲜肉,生理需求、心理需求还是政治需求?

武则天的男宠薛怀义是凭“床上功夫”博得武则天的欢心,从而成为朝廷重臣的吗?

人们怎样评价武则天,恐怕就如她死后所立的“无字碑”一样,是一件见仁见智的事。但武则天包养男宠却是历史上千真万确的事。人们不禁要问,她为什么要包养男宠呢?

武则天喜欢小鲜肉,生理需求、心理需求还是政治需求?

有人说,武则天包养男宠是心理需要,有人说是生理需要,实际上恐怕是二者皆有。从历史年表看,武则天的丈夫唐高宗李治死于弘道元年(683年)。这一年,武则天59岁。而在此之前的许多年月里,

事实上武则天早就没有正常的性生活了。人到中年后的李治,就已经身患多种病痛,终日只能躺在御榻上养神,看上去像是一个颓唐、死期将至的老人。这种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既不能让自己产生房事冲动,也唤不醒武则天的情欲。按时间计算,李治当权的后期到垂拱初年,也就是公元685年,长达十年左右,武则天的性生活一片空白。

她的精力都集中在平息叛乱、消除隐患、施行酷吏政治,追逐权力上面。因此,不能说武则天是“寡妇一有权,立刻就淫乱”。但,恰恰是对权力争斗的投入,使她容光焕发,精力充沛,重返青春。

这说明,武则天是一个具有男性心理的女人。于是,她的性爱方式也像男人一样具有进攻性。当高宗李治死亡,她手握朝政大权后,原先始终处于高度紧绷状态的神经猛然松弛下来,就会感到无比的空虚和疲倦。这时的她,渴望从年轻貌美的男人那里追忆自己的青春时光,需要用性的欢乐来填补心灵的空虚,而皇上的身份,又为她满足这方面的需要提供了最好的条件和资源。因此,晚年的武则天“饱暖思淫欲”也就不足为怪了。

武则天喜欢小鲜肉,生理需求、心理需求还是政治需求?

宠幸的男人主要有薛怀义、沈南蓼及张易之、张昌宗等。唐高宗李治死后,首先入侍武则天的是薛怀义。

薛怀义原名冯小宝,是一个沿街叫卖卖膏药的小贩。后来不知怎么的就结识了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太平公主见冯小宝高大魁梧,肌肉发达,当即将他留在家中“伺候”自己。这冯小宝本就是个江湖上的“混混”,男女之事谙熟,最特别的是他的阳具比较罕见,据说可与嫪毐之物媲美。按照《史记·吕不韦列传》的记载,嫪毐是一个“大阴人”(阴茎巨大的人),可以“阴关桐轮而行”(用阴茎转动桐木车轮)。可见这冯小宝的“厉害”。

太平公主是个“孝顺”女儿,她自己试用之后,确定效果好,就决定将冯小宝献给母亲武则天。

《旧唐书·薛怀义》中记载,太平公主在向武则天介绍冯小宝时说:“小宝有非常材,可以近侍。”武则天一见也喜欢,可高宗毕竟尸骨未寒,而且作为太后(唐高宗李治死后,由他与武则天之子李显即位,是为中宗)怎么也得注意点影响,直接让这“礼物”进宫不大妥当。武则天想来想去,决定走“曲线偷情”路线。让冯小宝先出家,然后入宫。因为在唐朝,僧人道士出入宫廷是很平常的事。于是,武则天就令冯小宝出家为僧,还赐给他一个名字,叫薛怀义。后来武则天当上皇帝后,还让冯小宝当上了洛阳名刹白马寺的主持。出了家的薛怀义“六根不净”,从此频繁出入太后的寝宫。

已是花甲之年的武则天,久旱逢甘露,精力非常旺盛,与薛怀义欢度了无数个销魂的夜晚。这既焕发她的青春,又满足她的欲望,心理生理双重快慰。

得宠后的薛怀义“恃宠而骄”,傲慢至极。《资治通鉴》中有一段记录:说这薛怀义出入宫禁时,乘坐的是天子的车马,身边有十几个宦官侍奉陪同,百姓遇到了,都奔走逃避,如果有人胆敢靠近马车,就被打得头破血流,打完抛弃在地,根本不管人的死活。

由于他是和尚,所以看不惯道士,好比市集里卖灰面的见不得卖石灰的。因此,薛怀义在路上遇见道士,就无故殴打,把道士的头发剃光才罢休。朝廷重臣们都惧他三分,就连武氏家族的武承嗣、武三思都以童仆的礼节来侍奉他,为他拉缰绳赶马车。可薛怀义压根儿没把这些人放眼里。并且,他还纠集了一批市井无赖少年,把这些小流氓都剃发为僧,纵容他们为非作歹。当时没人敢言语,只有右台御史冯思勖站出来主张正义,以国家法令来处理违法行为。薛怀义从此记恨在心,在路上遇到冯思勖,便命令随从殴打,险些将冯思勖打死。

薛怀义如此嚣张,自然是源于有“情人皇帝”武则天给他“罩着”。那么,人们不禁要问,薛怀义是仅凭床上功夫和殷勤的侍奉,就博取武则天的欢心吗?

应当不全是。首先,薛怀义和武则天之间应当不仅是单纯的肉体关系,“一日夫妻百日恩”,他们之间恐怕还是有相互爱恋之情的。

其次,史书记载薛怀义还帮助武则天做了许多事。二人关系存续时期,正是武则天为称帝准备的一段时期。这时候,谁最可信任?谁最可分忧?当然是枕边男宠。于是,武则天给薛怀义安排了一个“白天干的活”——修建明堂。

明堂是儒教的宗教建筑。古代文化的中心在宗教,而明堂则是以宗教为中心,集宗教、政事、教化为一体的所在,是古代最高统治者的“大本营”。因此,在封建时代非常重要。

薛怀义还真是能干,不到一年时间,他就督管修建起一座崭新宏伟的明堂。明堂高二百九十四尺,三百尺见方,共分三层,下层模仿四时,中层模仿十二时辰。上层是园盖,有九只龙拱捧着,设有铁制的凤鸟,高有一丈,外表用黄金涂饰。是历代明堂中最为壮观的,号称“万象神宫”。接着,又在明堂的北面造了一座天堂,更为雄伟,一共五层,到第三层就可以俯看明堂了,这个天堂专门用来供奉佛像,佛像超大,他的一根小指里就能容纳几十个人。

武则天对此很满意,不但让他做了白马寺的主持,还授封其为正三品的左威卫大将军、梁国公。既然是大将军,势必就要建立军功。于是,武则天又给她的这个小情人派了一个差事——讨伐当时常常威胁唐王朝北部边疆的突厥。薛怀义本来是一个卖药的小混混,哪里知道什么打仗啊,可是他的运气实在不错。突厥本是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来无影去无踪,薛怀义到了前线,正好突厥兵走了。没找到敌人那就凯旋吧,回来以后,他就对武则天谎称敌人闻风丧胆而逃了。武则天也很高兴,当下封他当了二品的辅国大将军。又过了几年,薛怀义又第二次被派出去讨伐突厥。老天又一次恩顾了薛怀义,还没等他们出发,敌人又是已经无影无踪了,所以薛怀义又是毫发无损,再立新功。

讨伐突厥可以说是薛怀义一生事业发展的巅峰。他既是武则天的男宠,又是白马寺的主持,同时还是朝廷里威风凛凛的大将军,真是炙手可热。

可是,人往往取得一丁点儿成就,就会飘飘然,小混混出身的薛怀义更不例外。因宠而骄、恃功而横。慢慢地,薛怀义开始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了……

随着武则天从太后变成皇帝,她的胃口也变大了,不再满足于只有一个“后宫佳丽”了,她身边的男宠逐渐多了起来,慢慢移爱于一个叫沈南璆的人了。这个沈南璆是一个御医,常来给武则天看病,想来也“功夫”了得,武则天慢慢就喜欢起他来了。

“吃醋”并非女人的专利。皇帝身边又多了一个男人?这对薛怀义的打击可太大了。一气之下,他耍起了小性子,干脆不进宫见武则天了,整天待在白马寺里,和他剃度的那些小流氓胡闹。闹来闹去,又引起大臣的不满了。有一位御史叫周矩,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上奏武则天说:“薛怀义每天都纠集一些不法和尚在那儿操练,他又整天出入您的身边,万一他对您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大家就防不住了……”云云,要求查办薛怀义。

武则天听完后说:“这和尚疯了,你也不必再审问他,就把他剃度的那些小流氓处理掉就可以了。”周矩只好只好照办。

武则天的态度表明虽然薛怀义任性引起了她的不满,但是念及旧情,武则天还是愿意保护他的。不过,薛怀义并没有体会到这点,他不仅没有因此收敛一下,反而沿着错误的道路越走越远了。

公元695年正月十五这天,是中国传统的元宵节,传统节日势必要有一些活动。武则天的活动是在明堂开法会。薛怀义为这活动积极地准备,他命人在明堂的地下挖了一个五丈深的大坑,然后把佛像埋在里面,又用丝绸彩带搭了一座模拟宫殿,当等武则天一到明堂时,就由人将佛像从坑底拉起,拉到模拟的宫殿之中。从旁边看起来,活像是地底涌出佛像。这景象难道不神奇不壮观吗?

薛怀义唯恐这个画面还不足以震撼武则天,他又想了一招——杀了一头牛,用牛血画了一个高二百尺的大佛像张挂在武则天必经的桥上,然后对武则天说,这是我割破膝盖,用自己的血画成的。武则天哪信啊,你就是割破主动脉也没有这么多血啊,所以武则天还是淡淡一笑,没有理会。这一次薛怀义的心可被伤透了,他为武则天做了那么多事,就因为那么一个御医,武则天就要把他打入冷宫吗?太不公平了!薛怀义越想越气,越想越睡不着。于是在第二天夜里,他一把大火烧毁了明堂。

原本他的想法是,人们不是常说“爱有多深恨有多深”吗?也许只有干出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武则天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才会领悟到他对她的爱有我深。可是这件事薛怀义办得实在是太错了。他既不懂人情,更不懂武则天的心。明堂不是一般的高级建筑,它是一个政治的标志,是武则天大周王朝的象征。她在那里祭祀,接受朝廷百官拜谒,风光且神圣。相对于这些而言,她和薛怀义之间微不足道的私情算得了什么呢!但是,薛怀义天真地把这两者混为一谈了,为了引起皇帝的注意,他不惜烧掉她心中最神圣的东西。这一次,皇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武则天喜欢小鲜肉,生理需求、心理需求还是政治需求?

果然,半个月后,薛怀义突然死了。怎么死的呢?史书上记载了三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是武则天下令明杀。这种说法见于李商隐所写的《宜都内人传》。该文说,宜都内人是武则天的宫女,她规劝武则天,男为阳,女为阴,武则天如果用男宠,那就是以阴求阳,自毁长城。因此必须除去男宠,培养自身阳刚之气,只有这样统治才能长久。武则天听了之后觉得有道理,因此就下令杀了薛怀义。按照这样的说法,武则天对薛怀义就是明杀,不是暗杀了。但是,若果真如此,那薛怀义之死就与火烧明堂关系不大,因为不烧也得死。而且,如果武则天下令明杀薛怀义真的是听信宫女宜都内人不能拥有男宠之类的话,那在薛怀义死后她就不会再找张易之、张昌宗之类的男宠了。可见,这种说法靠不住。

第二种说法是武攸宁率人暗杀。这一说法见于《唐史·武则天实录》,后来又被《资治通鉴》采纳,说薛怀义是被武则天的堂侄武攸宁暗杀的。暗杀的地点,就在洛阳宫城内的瑶光殿。瑶光殿四面环水,景色清幽。有一天,武则天约薛怀义来这儿见面,薛怀义乘兴而来,没想到等他的不是女皇,而是女皇的侄子武攸宁,武攸宁一看见薛怀义,不容分说,率领壮士一拥而上,将他扑倒在地,薛怀义虽然练过几招拳脚,哪里敌得过大内高手!双拳难敌四腿,一顿劈头盖脸的毒打之后,薛怀义当即毙命。这种说法真假难辨。

第三种说法是太平公主暗杀。这种说法见于《旧唐书》,说薛怀义是被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的乳母张夫人率领壮士暗杀的,具体情节和武攸宁的故事差不多。也是说武则天召唤薛怀义到瑶光殿幽会,薛怀义满心欢喜地来了,没看到武则天,倒看见太平公主的奶妈张夫人了。张夫人率领的壮士一拥而上,把薛怀义扑倒在地,一阵乱棒打死。

应当说,第三种说法的可能性最大。第一,从亲属关系上看,太平公主是武则天最宠爱的女儿,武攸宁只是堂侄。要说信任,武则天当然更信任太平公主,指派她去干这件事更为妥当。第二,太平公主行事谨慎,有头脑有权谋,深得武则天喜爱。第三,太平公主是武则天和薛怀义的介绍人。当初是你把这货色推荐来,如今他闯下滔天大祸,你去收场自然是再合适不过。暗杀行动要的就是一个“暗”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太平公主自然知道内情,那么何必要让堂侄武攸宁也知道呢!从这一点来看,就算不受武则天指使,太平公主也会产生干掉薛怀义的想法。虽然,薛怀义得宠时并没有深入过国家政治,也不是宰相,但他恃宠而骄,彻底伤透了武则天。自己作为介绍人,多少会受到一些牵连,不如派自己的乳母带人去暗杀,一了百了,既遂了母亲武则天的心愿,自己也很安全。何不一箭双雕呢?

薛怀义死后,武则天派人把他的尸体运回了白马寺。尸首在寺内被焚烧,建塔一座。一代美男冯小宝由此香消玉殒。

紫袍玉带石/双带料—石雕月饼—俏色雕刻,中秋送礼必备

楼主+V

定制、来料加工私聊

武则天喜欢小鲜肉,生理需求、心理需求还是政治需求?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