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1921年的夏天,一个名叫戴春风的小喽啰在上海的街头上下奔波,老大又派给他一个任务了,不敢有半点懈怠,顶着头顶白花花的太阳,戴春风汗流浃背地跑着。

但如果只从他的外表来看,很难相信这个叫戴春风的黑帮小弟竟然是一个长期混迹在黑社会里的人,是个哪怕身上穷的叮当响也要去吃喝嫖赌的人。

相反,戴春风总是衣冠楚楚地穿着一身得体的西服,这是当时他唯一的一身西服,因此,他每晚都要把这套西服认真打理干净,第二天再穿上外出,哪怕他干的仅仅是跑腿的活。

那时候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小喽啰会在今后成为赫赫有名的戴老板,掌管国民党军统几十年,深得蒋介石信赖,以一己之力搅动了中国地下工作的几十年风云。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这个人的名字是戴笠,在没有进入黄埔军校之前他的名字是戴春风,是个祖上虽然阔过但很快败落的纨绔子弟,后来更是成为了上海的小混混,怎么看,戴笠的前半生都是让人觉得无可救药的。

但戴笠的不凡到底还是逐渐体现了出来,后半生的戴笠可以说是风光得意,大权在手的他过的是许多人都不敢想象的逍遥日子,连带着他的家人也一人得道得以升天,过上了好日子。

但这逍遥的日子并不长久,1946年3月17日,戴笠在雷雨交加的日子里乘专机途经南京时飞机不幸撞到岱山,戴笠不幸身亡,在和自己姓氏同音的山峰结束了自己颇有戏剧色彩的一生,因为戴笠的去世,岱山一度也被喊作“戴山”。

戴笠的去世因为种种意外导致死因扑朔迷离。

有许多人不相信戴笠是因为天气恶劣才意外身亡,倾向于他是被人谋杀的,谋杀他的人选更是从蒋介石列到了马汉三,更有人语出惊人,认为戴笠其实并没有去世,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被蒋介石所容,索性诈死,从此隐遁于茫茫红尘。

这几种说法各有其理,但戴笠的去世应当是没有争议的,毕竟,倘若戴笠还活着,看着自己的孩子们过得这么艰难怕是早就忍不住接他们去美国居住了,更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跟着蒋介石走。

毕竟,戴笠对自己人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树倒猢狲散,当戴笠这棵大树倒下后,戴笠的后人很快就体会到了人走茶凉的悲哀,戴笠的子孙辈各自流离失散,甚至天各一方,终身难以见面。

而这其中,影响最大的自然是戴笠唯一的儿子戴善武,这个自幼被娇惯的纨绔子弟并没有他父亲那样的手腕,却有着比父亲还要根深蒂固的恶习,最后被枪决处死,死时距离父亲去世的年份仅仅只有5年。

那么,戴善武为何会被处死?戴笠的其他后人下场究竟如何?今天就让我们来一一揭晓。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一、危机将至——一无所知的戴家人

当戴春风一朝遇见贵人被介绍到黄埔军校后,他十分迷信地找了个算命先生帮忙改名字,认为自己马上就要时来运转了,不希望被这个曾经的名字妨碍。

算命先生也十分尽职尽责地给戴春风提了个建议,他五行缺水,而笠字与雨水有关,十分适宜,自此,这世上多了一个戴笠,再无戴春风了。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戴笠

为了让自己的运势更旺,戴笠还有个字号,称作雨农,雨农戴斗笠,无一不与水有关。说来也妙,改名后的戴笠正好在黄埔军校遇到了自己的第二个贵人蒋介石,也是给自己提供了最多帮助的贵人。

尽管在军校时的二人打交道很少,但却成功让戴笠在蒋介石面前留下了些同窗情谊。

因此,当后来的蒋介石需要一把好用的佩刀时,这个曾经在黑帮里做过不少暗杀任务自己又信得过的戴笠同学便入了蒋介石的法眼,戴笠自此走上一步登天之旅。

在军统掌权的日子里,戴笠享受到了泼天的富贵,他旧有习性中的吃喝嫖赌又犯了,留下了一段又一段的风流轶事,甚至闹出了强迫大明星胡蝶的新闻,可以说是时常混迹在报纸的娱乐头条版块。

好在戴笠虽然风流滥情,但戴笠的妻子却也不是个吃素的,在其妻子的牢牢把持下,家中还不曾多出许多的姐妹,所谓的戴笠私生子也大都无迹可寻。因此,戴笠虽然风流,但家中却只有一根独苗,那就是原配生下的唯一一个男孩,名叫戴善武。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因为家中只有这一个男孩,戴笠的母亲把戴善武看得比眼珠子都要紧,戴善武说想往东走就绝不往西走,对这个孙子可以说是百依百顺。在这样的溺爱下,戴善武很快成长为乡间一霸,所有的恶习那是一个不落地学进去了,就是书读不进去。

戴善武也知道自己有一个很厉害的父亲,因此,平时在乡间欺压同伴羞辱长辈的时候,常常搬出父亲的名头,许多乡亲碍于戴笠的可怕,一声不吭强自忍了下去。

伴随着戴善武的长大,戴笠的母亲意识到自己也不能完全看住这个孙子了,她叹息一口气,自知慈母多败儿,直接将戴善武交到了戴笠的手中,希望戴笠能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孩子。但戴善武骨子里的顽劣性已经形成又哪里是一朝一夕能改正的呢?

刚刚被送到上海的戴善武很快被父亲送到了一所大学读书,戴笠希望能用学习洗掉孩子身上的一些恶习,毕竟,这是家里的独苗,但凡打一下碰一下,不说自己心疼,母亲怕是要直接来训斥自己了。

但是来到大城市的戴善武完全无心学习,大城市反倒是为他提供了吃喝嫖赌的更大舞台。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戴笠见状更加头疼了,只得又把戴善武送回乡下,给他安排了一个代理校长的职务,想着给孩子一个正经工作收收心。

谁料戴善武十分会玩,在学校依然拈花惹草,四处逗弄学校里的漂亮老师和学生,因为影响太过恶劣,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戴善武在的地方,方圆几里内是没有学生老师的。

戴善武的嚣张气焰由此可见一斑。此时的戴笠彻底醒悟这个孩子是靠不住了,只能靠自己为后代多谋几条后路。此时的戴笠已经有了强烈的危机意识,在一次和胡宗南的对话中,戴笠这样说:

“飞鸟尽,良弓藏。你看着吧,将来我就算不落到共产党手里,委员长也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在蒋介石身边工作多年的戴笠深知自己的工作大多是见不得光的,他戴笠手上沾的脏东西多了,蒋委员长也怕脏了自己,自己怕是很难得到一个好下场。

此外,戴笠还意识到自己的运势大概是要完了,曾经特地取得“雨农”字号偏偏遇上了一个名叫李克农的共产党情报首领,大事不妙。

因此,戴笠便开始用心为儿子的未来铺路,不仅带儿子外出参与各项活动,替儿子刷政绩,还让儿子主动追求王天木的女儿,好为后来留个好岳丈。

但戴善武一贯是个不争气的。父亲为他求来的政绩,他不屑一顾,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至于主动放下身段追人,大少爷直接表示做不来。

后来,戴善武还在戴笠同王天木接触商谈儿女亲家的事情时闹出了强抢镇上一对母女的风波,用老爸的军统人马强行绑架了一对貌美如花的母女,还强行霸占了人家,以至于这对母女事后羞愤之下准备跳河自尽,好在被人及时救了下来。

这件事情的影响过于恶劣,不仅让戴笠辛苦谋划的婚事告吹,还让戴笠本就不好的名声雪上加霜,戴笠气得头一次将戴善武软禁起来,很是处罚了一顿。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在戴笠风光正好的时候,戴家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意识到危机将要来临,肆无忌惮地享用着民脂民膏,戴善武更是闹出强抢民女的风波,但这些行为恰恰成了后来戴家衰败的催化剂,加速了戴善武的死亡之旅。

但眼下,只有戴笠依靠着敏锐的政治嗅觉察觉到了潜在的危险,但很可惜,一个人的努力此刻已经无济于事了。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二、雨夜来临——大难临头各自飞

如同《红楼梦》中的元春之死一样,元春蹊跷的暴毙拉开了宁荣两府衰败的帷幕。1946年,戴笠的突然去世也成功为戴家人生活的一落千丈拉开帷幕,甚至这下跌来的远比《红楼梦》还要快速。

但可悲的是,贾府中的人都能意识到元春去世后日子怕是要不好过了,但戴善武却根本毫无察觉。

戴笠在南京的葬礼举办得极尽哀荣,他的追悼会规模可以说是国民党历史中空前的,蒋介石亲自到场主持祭礼并下令全国哀悼,从四月到六月,许多国内的大中小城市都能看到许多悼念活动,蒋介石一度痛呼:“唯君之死不可补偿!”

这一切都让戴善武沉浸在过去父亲犹在的荣光里,他根本没有思索父亲意外去世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也没有对父亲的离世表示过多的哀痛。

而是很快把目光转到了父亲曾经用过的一辆福特牌小汽车,他甚至暗自欣喜,这样一来父亲的遗产就尽在囊中了,自己可以过的更加风流潇洒。

后来戴善武发现这辆汽车被军统办公室扣押,甚至父亲的遗产都被毛人凤分走三分之一后,他不由得产生了强烈的不满情绪,甚至还同毛人凤发生了争执,这让戴善武本就不多的后路又被堵死了几条。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毛人凤

当郑锡英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地话都不能回复完整,掩面而泣,庆幸自己能够不再受人歧视,也不用吃苦了,当即带着孩子准备按照计划前往台湾。

戴善武解决工作后,便又仗着父亲的财产开始吃喝嫖赌起来。直到1948年,解放战争即将迎来全面胜利,戴善武意识到国民党已经无法完全庇护自己了。为了逃离大陆前往台湾,戴善武不顾妻儿独自一人匆忙收拾细软,只是这一次,蒋介石没有主动提出帮助。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好不容易收拾完了家里的细软,戴善武踏上了去往台湾的路。但戴善武直到这时都不忘摆自己阔少爷的谱,在逃生路线上,戴善武竟然要求有几个人来抬一顶软轿!

果然,坐着软轿的戴善武不出意外地被路上溃逃的国民党官兵洗劫一空,后来更是被人民解放军成功抓获,当场扣押。

至此,戴善武人生的好日子总算是结束了,很快,死亡就要来临了。戴善武一生自在风流,被抓后倒也还算坦率,认罪时毫不客气地把自己的过错竹筒倒豆子般都说了出来,当然也可能是无所畏惧了,反正再糟糕也不过一死了之。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据在场的一位老人透露,戴善武好像知道自己这回必死无疑,眼神还是那样轻佻,面上是全不在乎的样子,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的每一桩罪行都足以让自己万劫不复。

戴善武还在判决书上爽快地按了手印,把手上的印泥在黑黢黢的桌子上来回蹭,一抹朱红就留在那张桌子上,朱红在黑色底色的映衬下越发像一抹血迹。那天的天很冷,外面飘着雪花,人性的恶就这样毫不遮掩地揭晓在洁白的大地上。

1951年1月,戴善武在一座小山村里被枪毙处决,他人生的最后一刻抬眼所望的不再是那片温柔富贵乡,而是白茫茫的一片大地,不远处,几处茅草在冷风中抖了抖枯黄的身躯。

戴善武的死标志着戴家彻底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结局,自此以后,戴善武的妻子及子女走上了天各一方的路途。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三、各自相安——海峡两岸的盼望

戴善武去世后,他的夫人郑锡英和孩子在毫无庇佑的情况下不得不回到衢州城里化龙巷的娘家,但是寄人篱下的生活并不好受,戴笠的去世更让这一行人成为了烫手山芋。

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戴善武的夫人决定带着孩子前往上海谋生计,在那里,据说还有戴笠的几个生前好友能够照拂一二。

但是此时,郑锡英身上的盘缠已经不够支撑她带着这么多孩子前往上海了,万般无奈下,郑锡英只得把最年幼的女儿戴眉曼留在娘家这边,托付好一个厨子好好照顾她。

这个厨子名字叫汤好珠,对戴家人一直忠心耿耿。看着眼前含泪求助的夫人,这个看起来沉默寡言的大叔只是沉声说了句:“夫人放心,我一定好好把小姐带大!”郑锡英这才放心离开家乡前往上海。

这位不善言辞的厨师认真履行了对戴家人的约定。尽管自己日子过得也很拮据,但是无论有多穷,他都没有放弃对戴眉曼的教育,坚持送她去读书。

而自6岁起就和汤叔叔相依为命的戴眉曼身上也没有任何戴家人原有的骄奢淫逸的不良生活作风,恰恰相反,这个本应是娇小姐的女孩子勇敢地承担起了命运的重担。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即便汤叔叔总是说不用她来帮忙,但戴眉曼从七岁起就开始帮汤叔叔洗衣做饭、上山砍柴,长大后还主动加入了生产队,来减轻家里负担。

而此时的郑锡英一家却早已在国民党方面的安排下,悄悄来到了台湾。

原来,就在戴善武死后不久,1953年的一天,蒋介石突然又想起了戴笠的好,得知戴善武已死,心中不由得浮现出浓浓的愧疚,当即派人全力以赴帮助戴笠孙辈撤离大陆。

当郑锡英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地话都不能回复完整,掩面而泣,庆幸自己能够不再受人歧视,也不用吃苦了,当即带着孩子准备按照计划前往台湾。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但在计划实施的过程中出了点纰漏,戴善武的二儿子戴以宏一不小心被留在了大陆,没能成功去往台湾,至于戴眉曼,她的母亲激动之下完全把这个老家的孩子抛在了脑后,自然也没能离开。

自此,戴笠的孙辈分隔海峡两岸,大陆这边是戴以宏和戴眉曼,前往台湾的则是长孙戴以宽和幺孙戴以昶。

而这几个孙辈的命运也有着截然不同的走向。长孙戴以宽在台湾读完大学后前往美国留学,此后在美国扎根,如今身边也有一儿一女,日子过得还算圆满。

幺孙戴以昶在台湾毕业后就任于台湾的一家公司,现已去世,生前留有一女,现在在美国生活。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二孙戴以宏的命运则曲折了一些。

被迫留在大陆的他因为接触过特务一度被直接送到孤儿院里生活,直到16岁才从孤儿院里学完小学的课程离开。因为学历不高,戴以宏一开始只能做些简单的棉纺工作,后来直接被下放到安徽的一处农场,日子过得苦哈哈。

生活已经很苦了,有人还会提起他的爷爷戴笠的身份,称戴以宏是反动分子,戴以宏不愿生活雪上加霜,坚定地拒绝说:“我连戴笠的脸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自幼在孤儿院里长大 ,你凭什么说我反革命?”

在戴以宏的据理力争下,日子一天天也越来越平静,还结了婚,生了一个粉嫩可爱的女娃娃,一家人的生活也算走上正轨。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而戴笠唯一的孙女戴眉曼虽然一开始日子过得辛苦了点,但她的勤劳美貌和善良也打动了许多小伙子想要上门提亲。

但是碍于戴笠的特务身份,这些人家都有些犹豫,不过这时候一个汽车修理工主动出手了,他认为戴笠是戴笠,眉曼是眉曼,只要眉曼不是特务,自己为什么不能娶她呢?

在这个名叫谢培流的工人不懈追求下,戴眉曼动心了。不过为了更好保护一家人安全,戴眉曼还是决定举家迁往江西上饶,还特地改了名字,避免被人发现她是戴笠的孙女。两人婚后生育了两子一女,现在孩子们的工作也都有了着落,一家子十分美满。

戴笠后人下场如何?儿子比父亲多活了五年,孙辈分隔海峡两岸

总的来说,戴笠的孙辈们都过上了还算平淡的正常人生活,戴笠这个爷爷对于这些孙辈来说或许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值得提起的过去,他们只想自己过好现在的平淡生活,不被外界打扰。

当然,他们心中也不是没有遗憾,海峡两岸的距离,大洋彼岸的遥远,让这些人一生难得相见。最近一次见面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家人难得见面,戴眉曼也终于见到了几十年不见的母亲。

如今的他们散落在世界的各个地方,尽管难得相聚,但知晓彼此安稳度日,平安地渡过了每一天,这又何尝不是父辈们求之不得的幸福呢?

(0)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ZLME@ZLME.COM 举报,一经查实,立刻删除。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