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1935年的凌晨,唐义贞被国民革命军押到了福建省长汀县的一处河滩上,突然响起一声枪响,只见唐义贞倒在血泊之中,她痛苦的挣扎着。

然后敌人将无情的刀子捅进了唐义贞的肚子里,将她的肚子活生生的剖开,在她死前还要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是她丝毫没有退缩,这位仅仅只有26岁的年轻女英雄,在剧烈的疼痛中壮烈牺牲。

当战争真正打响的时候,娇弱的女子也变成了一位勇士走向了战场,“巾帼不让须眉”,在面对国家大义面前,女子也可奋勇杀敌,唐义贞也是这样的一位女子,她保护党的秘密,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巾帼英雄唐义贞

唐义贞1909年出生于一个医生的家庭,唐义贞的父母都十分地正直善良,唐义贞家里一共有五个兄弟姐妹,唐义贞的大哥和武汉地区的党组织负责人董必武是很好的挚友,两个人都是忠诚的爱国主义者。

也是因为大哥唐义贞就深受爱国主义思想的熏陶,唐义贞在学习方面也是十分的努力,在14岁那年她就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湖北女子师范大学,在期间唐义贞跟着自己的大哥结识了很多的革命者。

唐义贞到在跟他们的交谈当中领悟了很多的道理,也是受这些人的影响唐义贞也加入了革命先烈的队伍当中,唐义贞的眼界开阔思想也很先进,她从来不受封建主义和腐朽观念的摆布,在她的影响和帮助下学校里的很多女同学都摒弃了那些陈旧的观念。

唐义贞在对秋瑾也是十分的崇敬,她在学校期间主张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积极参与各种宣传活动,后来还被选为在校学生会和妇女联合会的负责人。

母亲对女儿是十分宠爱,在唐义贞出生的时候就说过:“你是我盼了好久才盼来的姑娘,长大以后绝对不要远嫁。”

1927年的秋天唐义贞被派往莫斯科去学习,但是当时唐义贞的母亲身患疾病,母亲在病床前多日都没有醒来,她十分不想离开母亲,但是为了革命工作他也只能忍痛分别,她深深地看着母亲,磕了三个头就离开了。

唐义贞对哥哥嫂嫂说:“我就要离开了,母亲就要靠你们照顾了。”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就这样唐义贞孤身一人拿着行李箱来到了专门培养中国革命干部的莫斯科中山大学里面学习,到了中山大学之后,唐义贞积极地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功课十分紧张,但是唐义贞一直都是十分努力的学习。

当时中山大学的校长是米夫,这个人是共产国际东方部部长,他很喜欢干预其他国家的内政,培养自己的派系,夺取领导权,米夫认为中国的共产党是无法革命成功,只有靠着他宗派里的人员才有可能成功。

米夫重用王明等人,组建小队伍,那些巴结他们的人就会获得重要的职位,不然就会被他们这些人所诬陷,或者是安上莫须有的罪名,王明仗着米夫这位后台,在学校猖狂无礼,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

唐义贞实在是看不惯王明等人的作风,就组织学生对王明他们等人进行批判,结果王明等人竟然捏造了许多虚假的证据诬陷唐义贞她们,他们还开除了当时12名同学的党籍,抓捕了很多反抗的学生。

这件事情让中山大学的很多学生都十分的不满引起了大家的抗议,他们联名上书给中央代表团,唐义贞还常常去驻地反应这里的真实情况,后来她认识了陆定一。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当时因为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中共代表团本来就对米夫代表团处在一个对立面,此次风波的矛盾直接在明面上展开,但是在米夫的掌控下中国代表团根本无法过问这件事情,但是他们也成为了米夫他们要扳倒的目标。

陆定一在唐义贞提交的报告中发现王明他们一伙人简直是猖狂至极,他甚至发觉王明等人竟然还有夺权的想法,这让唐义贞他们也是十分的疑惑,为什么王明变成了这样?

陆定一说道:“在当时四一二事件中有人提出右倾投降导致的恶果,现在他们提出极左理论,简直是冥顽不灵。”

陆定一的这一番话,让唐义贞颇受启发,唐义贞比什么时刻都很清醒,她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该往哪走,为了捍卫党的利益她决定要长期的与王明他们作斗争。

1929年的时候,王明等人举办了一个“十天大会”,把参加会议的六百多名学生集中在一起开了十天的大会,大会上对学校提出了很多的意见,特别是对中央代表团的意见众多,参加会议的六百多名学生里,只有二十八个人支持中央代表团。

大会结束之后,王明他们就开始了清除党派的运动,当时持有不同意见的学生全部都遭受到了王明他们的欺压,他们被安上了很多莫须有的罪名,有的被开除党籍,还有些被流放到极寒之地去做苦工。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面对学校这些让人惧怕的氛围,身为女生的唐义贞是一点也不害怕,她不顾自己的安危坚持与恶势力作斗争,即便自己遭受王明等人的欺压她也和王明等人进行激烈的争斗。

在这些激烈的争论中,陆定一与唐义贞的立场一致,他们二人总是在一起讨论很久,就在这样的相处之下,两个人产生了感情,他们二人定情与莫斯科。

唐义贞和陆定一的结婚典礼十分简单,他们请了几位熟悉的中国同学,在一起做了一顿饭吃,穿上平时都舍不得穿的红丝绒旗袍,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一顿饭完成了两个人的结婚仪式。

当时在中山大学因为反对王明等人,唐义贞被开除了团籍还有学籍,学校当时问她:“你还要支持革命吗?”

唐义贞坚定的回答道:“我当然还要支持革命,这是我一生的奋斗目标”于是唐义贞就被学校送到了“医务培训班”进行学习。

1930年初,中央代表团回国,唐义贞与自己的丈夫第一次分别,为了保守结婚的秘密,唐义贞没有去送陆定一,她与陆定一约定在上海见面。在9月份的时候,唐义贞的课程也已经结束了,10月份唐义贞回到祖国。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夫妇二人再次见面,当时陆定一担任团中央的宣传部部长,后来他对唐义贞被开除的团籍真相提出申诉,很快中央组织就恢复了唐义贞的团籍身份。

因为当时从事着秘密的工作,两个人也不能在一起拍照,唐义贞也想回家看望母亲,但是组织要求不能回去,于是唐义贞就写了一封信寄回家中,在信中告诉母亲说已经结婚,由于工作特殊,唐义贞不能告诉母亲是谁。

有一次,唐义贞发现有一个陌生的男子一直张望着他们家,这让唐义贞夫妇十分紧张,没过一会儿刚刚站在门口的男人带了一个人进到他们的家中,进来的便是周恩来同志。

这时唐义贞夫妇赶紧把周恩来请到自己的屋子里面,那个陌生的男子又走了出去,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人,夫妇二人也不敢说话,他们怕被偷听,不到一个小时那名男子就把周恩来同志接走了。

最后他们才知道,因为当时的顾顺章叛变,周恩来同志被迫只能转移,因为没有地方去,所以就到他们的住所躲藏一会儿。

临时受命

1931年初,唐义贞被派往中央苏区从事医务工作,因为唐义贞出生于医学家庭,自己学习过医护方面的训练,所以让唐义贞前往苏区,遵守党的命令夫妇二人就只好分开。

当时唐义贞与何叔衡假扮妇女前往苏区,当时的唐义贞已经怀有身孕七个月,考虑到她还是一个孕妇,就没有把唐义贞分到基层工作,只是在中央机关担任收发员。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在1931年底,唐义贞要生了,当时的陆定一也没有在她的身边,红军医院也没有适合接生的大夫,当时房东大嫂帮忙引产,成功让孩子顺利降生,唐义贞为生下的女儿取名叫陆叶坪。但是过了几天之后,唐义贞身体突然开始不适,她开始高烧不退,当时是乳腺发炎,疼痛难忍,房东就去山上采中药帮助她治疗,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唐义贞的症状终于减轻了一点。

因为唐义贞身上没有奶水,小小的陆叶坪只能吃着糙米还有红薯汤,当时的同事看不下去了,于是就凑钱买了十个鸡蛋让她们母女两艰难的度过月子期间。

在一个月之后,唐义贞接到上级的命令,让她去中央材料厂担任厂长一职,接到任职书的唐义贞十分的纠结,此时的她抱着孩子拿着任职书,陷入了挣扎当中,她十分担心刚刚出生的女儿。

但是为了不耽误革命的工作,唐义贞忍痛割爱只能把自己的女儿送出去,她找到一位老实忠厚的农民赖宏达,把叶坪托付于他,面对女儿的那双望着她的大眼睛,唐义贞心中有万般不舍,唐义贞还是毅然决然的前往材料厂任职。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唐义贞来到材料厂,在材料厂懂得医护的工作人员只有五个,财政费用只有一千块,当时因为敌人苏区封锁了,苏区的物资也是十分的匮乏,药品都供应不求。

唐义贞则是一点都不在意,她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她说:“我们这里现在虽然物资缺少,但是我们不能让前线的同志没有物资。”

唐义贞在群众当中招收了五个医生,后来又发动全厂的工作人员采挖草药,并且配置了各种药品,仅仅两个月,厂里就生产了十多种治疗的药物,送到了红军医院,随后工厂又制造了生产急救包等,半个月就可以送出去一批。

唐义贞又带领着大家研究消炎,生肌、止血的药物,她们每天都在实验室进行实验,在她们的不懈努力下,终于研究成功生产出了这些药物。

1933年,材料厂的员工已经达到四十多名,组建了三个车间,为医院提供了各种医疗物品,中央多次表扬唐义贞,她成功加入党组织。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抛下孩子投身革命

陆定一的工作也是十分繁忙,陆定一周末就会从沙洲坝去找唐义贞母女,这一次唐义贞却骑着马从材料厂赶到了沙洲坝去找陆定一,面对唐义贞的突然到来,陆定一表现的十分惊讶,唐义贞告诉他说:“中央红军就要转移了。”

陆定一就知道长征要开始了,但是他十分担心再次怀孕的妻子就问道:“那你就要留下来了,自己一个人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陆定一知道这次分别之后两个人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见面,自己知道留下来的妻子肯定是困难重重,唐义贞安慰到丈夫说:“没事,你跟着大部队先转移,我会把咱们的孩子安顿好的,我们生下来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叫小定。”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成为了最后的沟通,晚饭也没有时间吃,唐义贞就准备骑着马返回到厂子那里,两个人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说了句“珍重”,第二天陆定一就跟随者部队出发了。

但是红军才刚走,敌人就已经跟了上来,唐义贞只能跟着留下的一些红军一同连夜撤离,走到一个小乡镇的时候,唐义贞的肚子就十分的疼痛,因为还没有到分娩的时间,就以为是动了胎气。

然后在部队里的贺怡看见唐义贞这样,就赶紧把她安顿在了农民范其标的家里面,第二天孩子陆小定就生了下来,但是局势十分的不好,就只待了仅仅六天就需要接着转移,唐义贞就需要再次转移,但是她要带着孩子走70多公里的路,实在是太辛苦了。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当时队伍里面有个人提议:“孩子还是寄养在老乡家里面吧,带着孩子不方便”,随后她就把孩子直接寄养在了范其标的家中,给孩子留下了毛毯还有盆,她在走之前给范其标夫妇留下了自己的住址。

她告诉范其标夫妇说:“拜托你们了,等到革命成功后我一定会活着回来接他回家的,但是如果我要是没有来,那你们一定要告诉他,他的母亲是为了伟大的革命而死的。”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成为了唐义贞的遗愿,这次分离竟然让这一家子人天人永隔。

为了革命英勇献身

唐义贞坚定的踏上了转移的队伍当中,在行军赶路的日子里,大家每天在杂草丛生的密林当中穿梭,晚上的时候他们有时会停下来脚步歇歇脚,根据唐义贞的战友回忆到,唐义贞每天晚上都会跟他们谈谈心,会提到自己丈夫和孩子唐义贞十分的想念他们。

唐义贞还说:“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女儿陆叶坪,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的女儿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每次说到这里唐义贞都会留下眼泪,但是坚强的唐义贞在第二天就会元气满满地投入到战斗当中。

昨天晚上的思念之情仿佛变成了第二天战斗的动力,她希望革命可以快点胜利,自己就可以早日地见到自己的孩子,为了孩子为了国家她选择坚持不懈的战斗。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事情总是来得那么突然,唐义贞所在的部队在1935年的时候被敌人围堵了,他们伤亡惨重,只剩下二十多个人躲在山坑里面奋力抵抗,傍晚的时候,包括唐义贞在内的所有人全部被捕。

当时的唐义贞被捕之后他们逃脱过一次,但不一会儿就被敌人就发现了,唐义贞手中还有一份十分重要的机密情报,如果落入到了敌人的手中那么后果将会是不堪设想的,情急之下她来不及管那么多了。

只见唐义贞把纸揉到了一团,直接硬生生的吞到了肚子里面,被敌人再次抓回来的唐义贞受尽了敌人了残酷的折磨。

敌人问她:“你把情报放在哪了?唐义贞没有应声。敌人看见唐义贞宁死不屈,他们也是十分的恼火,也不想继续在她的身上继续浪费时间,最终决定要把她执行枪决。

当时与唐义贞一起工作的陈六也被捕了,但是因为陈六是当地人,她的哥哥就托人去保释了她,之后陈六就在姐姐家做工。

陈六回忆到:我看见唐义贞被他们押回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是破破烂烂的了,她的身上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她的双手被绑了起来,因为他们是红军干部就成了重犯被特别看押在了一个地方。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根据陈六的记忆当中说道:我当时站在群众的队伍中间,根本无法靠近,只是看到她被剖开了肚子,说是要在肚子里面去找机密文件,但是当时好像是因为吞下去的时间太长了,胃酸已经腐蚀了文字,机密文件没有被发现,她用自己地生命保护了这封情报。

她在死亡的时候还在呐喊道:“革命一定会胜利的,为了革命奋斗,共产党万岁。”

唐义贞就这样壮烈的牺牲了,当时的她才刚刚生下满月的儿子,长征终于胜利了,陆定一8年之后,在延安见到了当时唐义贞队伍的成员,他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已经牺牲了,陆定一失眠了半个月,悲痛欲绝。

后来陆定一说道:“从今以后无论是喜事还是伤心事,我都流不出眼泪了。”

寻亲之路

陆定一决定要找到他们的孩子,之后陆定一担任了副国级的干部,他有时间去寻找自己的孩子了,最先找到的是儿子。

当时儿子名叫范家定,范家就是一个老实忠厚的家庭,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家里面就会多摆出来一副碗筷,说是要等一位亲人回家,范家定在15岁的时候,当时全国已经解放了,范家就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了他。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范家说到:“你的母亲是一名革命英雄,她当时无奈之下把你交给我们抚养,她还说革命结束后如果还活着就回来接你,但是现在还没有来估计是已经牺牲了。”

范家定看到母亲的遗物,也在找寻着自己的家人,他看到曾经别人给母亲留下的东西,他根据这些东西在寻找当时的人,父子两个人在相互的寻找,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

1979年的时候,范家定已经是44岁了,陆定一当时请了范其标他们一家吃饭,在期间陆定一多次对他们一家表示深深的感谢,当时范其标说:“既然你们已经认祖归宗了,那可以把范家定改为陆小定了。”

但是陆定一没有同意,他说道:“孩子是我们陆家的孩子但是也是你们范家的孩子,要不就直接改成陆范家定吧。”

儿子在千辛万苦之下终于被找到了,但是自己的女儿还没有找到,这个时候的陆定一已经76岁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就不报有希望了,于是陆定一对着录音机叙述留下了一篇《关于唐义贞烈士的回忆》。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这让陆定一没有想到的是,这篇文章竟然让他与找了大半辈子的女儿联系到了,此时叶坪已经结婚生子了,她的两个孩子都考上了大学,大儿子赖章盛毕业了后,就在江西理工大学当一名老师。

赖章盛读到了这篇《关于唐义贞烈士的回忆》,他在这篇文章中发现文中的陆老寻找的女儿,与自己的母亲是十分的相似年龄时间名字都一样,当时赖章盛就给陆定一写了一封信,表达自己的母亲可能是失散多年的女儿。

年迈的陆定一就让陆范家定前去寻找他的姐姐,陆范家来到了赖家,看见在菜园里忙碌的姐姐,相貌简直和父亲太像了,后来经过多方核实之后确定那就是陆定一的女儿叶坪。

一位81岁的老父亲终于在自己晚年的时候找到了自己的一双儿女,一家人相聚在一起感慨万千,对于叶坪陆老他为没有好好的陪伴和照顾女儿而感到十分自责和内疚。

她吞下绝密文件后遭敌人剖腹,临危托孤,53年后丈夫和儿女又相聚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