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成帝刘骜:酒色财气太伤身,后宫佳丽太迷人,当皇帝真不容易啊

刘骜同志很招人喜欢,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他出生在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

那时,长安城未央宫的主人是汉宣帝刘洵,而刘骜同志的父亲刘奭只不过是个唯唯诺诺的太子。

当太子嘛,搞不好就能继承帝位,成为新领导,但搞不好也会被人撸下来,一朝失势,那就啥也不是了。

刘洵对自己这个太子儿子非常严厉,但是对刘骜这个皇孙却是慈眉善目,疼爱有加,就连刘骜这个名字,也是刘洵亲自起的。

骜,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骏马,第二层意思要建立在第一层意思之上,意思是难以驯服的骏马。

这个名字寄托了皇帝对年幼的皇孙未来的无限期望,但皇帝不知道的是,刘骜人如其名,这两层意思将会贯彻他的一生。

黄龙元年,一生勤政严厉的汉宣帝刘洵龙驭上宾,大行而去,太子刘奭即位,称汉元帝。

汉成帝刘骜:酒色财气太伤身,后宫佳丽太迷人,当皇帝真不容易啊

(汉元帝 刘奭)

巧的是,刘奭也非常喜欢自己这个儿子,登基不久,就把刘骜立为了太子。

爷爷喜欢,爸爸疼爱,刘骜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

而长大后的刘骜同志也不负众望,表现非常优秀,爱学习,很上进,为人宽厚,待人平和,妥妥的大汉杰出青年。

史书曾经记载,有一次元帝有急事找太子,太子不敢穿越驰道,竟然硬生生的绕了一个大圈。

驰道是皇帝专用的VIP通道,平时别说人,就是一条狗走上去,也得给它弄死。

太子当然知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但为了恪守皇家的礼法,居然活生生的绕了个从北京东直门到西直门的距离。

这事儿一来二去,就被皇帝给知道了,皇帝听说之后,觉得刘骜这孩子是真懂事儿啊,非常开心,于是下令,以后这条VIP通道,除了我,刘骜也可以畅通无阻。

如果一切照这样发展下去,那么我们品德能力兼优的刘骜同志很有可能会发展成为像文帝景帝,乃至汉武帝那样的优秀人才,但很可惜,刘骜没能坚持住。

岁月如梭,白驹过隙,时间一天天过去,人们突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曾经风度翩翩,品学兼优的少年人已经变成了一个终日沉湎酒色的浪荡子。

这种变化让人觉得诧异,让人难以置信,但若要究其原因,谁也不知道。

是的,我也不知道。

因为史料没有记载原因,所以我不能瞎编。

我们只能知道的是,一个好青年变成了一个坏青年。

也许是时时刻刻的严格要求自己太累了,也许是花花世界迷人眼,刘骜没能抵挡住世俗的诱惑,总而言之一句话:

他变了。

建昭四年,公元前35年,汉元帝的弟弟,中山哀王刘竟去世了。

刘竟是汉元帝最小的弟弟,和刘骜年纪相仿,俩人可以说是一对好兄弟,穿着开裆裤从小玩到大的,感情可以说是相当深厚。

自己的手足兄弟领了便当,刘骜当然要去灵堂祭拜一番。

既然要去祭拜,众目睽睽之下,为了表示自己是个重感情的人,必然要扶棺痛哭,悲伤不能自己,以此来展示自己作为太子重情重义的一面,顺便刷一波路人缘。

不管是逢场作戏还是真情流露,这都是很有必要的。

但刘骜去祭奠刘竟,场面却可以说是一度非常尴尬,刘骜同志不仅一滴眼泪没掉,而且全程没有任何表情。

棺材里躺着的人,似乎对刘骜来说,是个从来都不认识的陌生人。

换做普通人,要好的朋友如果过世,也难免伤心不已,何况是挚爱亲朋,手足兄弟呢?

而通过这件事,我们基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这个曾经温润如玉的少年,已经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但此时,汉元帝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马上就到了行而将死的地步。

皇帝曾用大量的时间和心血栽培刘骜,希望刘骜同志成为一个优秀的继承者,但刘骜很显然把这一切都错付了。

可一切已经来不及。

皇帝已经没有精力再培养一个继承人,他只能选择把西汉王朝交给刘骜。

走吧!孩子!

继续向前吧,带着我的期望和祝福走下去吧!

我已经别无选择。

公元前33年,汉元帝刘奭驾崩,太子刘骜即位,史称汉成帝。

刘骜当了皇帝,他的母亲自然就当了太后。

皇帝的母亲姓王,名字叫做王政君。

汉成帝刘骜:酒色财气太伤身,后宫佳丽太迷人,当皇帝真不容易啊

(孝元太后 王政君)

王政君不是个一般的人,因为她并不是个光杆太后,她有很多亲戚。

而她的这帮亲戚们,可以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基本上都在朝中任职。

这帮亲戚里,有封侯的,有拜相的,还有当大官的。

当然,也有混得不好的。

比如王太后的侄子王莽,当时混的就不是很好。

彼时,王莽这两个字提起来,在朝堂上无人问津,但在不远的将来,这两个字将震惊寰宇,让天下闻之色变。

我们知道,刘骜喜欢沉湎酒色,所以国家大事基本上就不怎么参与了。

王太后和老王家的这帮亲戚们当然乐意替皇帝分担工作,这么一来,皇帝彻底闲下来了。

闲下来干嘛呢?皇帝的日常安排很简单,娱乐休闲。

说到休闲娱乐,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张放。

张放,生年不详,卒年很漫长。字号全不知道,只知道是京兆杜陵人(今陕西西安)。

史书记载,张放同志个子高挑,长相极佳,浓眉大眼,长的是非常帅气。

如此世间罕见的美男子,既然出现在了长安城,皇帝当然不能放过。

这是老传统了,西汉皇帝从高祖开始,基本上就都好这口儿。

爱男不爱女,爱女不如男。

听说长安有美男,刘骜立刻把张放掳到后宫,据为己有,变成了自己的男宠。

俩人可以说是两栖动物看绿豆,非常情投意合,俩人的关系迅速升温,到了“与上卧起,宠爱殊绝”的地步。

与上卧起的意思是,基本上张放就算是住到后宫里了,跟皇帝同吃同住同睡,那恩爱的劲头儿,那就别提了。

而宠爱殊绝的意思则是,皇帝偏爱张放,已经到了极致,后宫佳丽三千,皇帝看也不看一眼,心里只有咱放哥。

当然了,说看都不看一眼,有些言过其实了,因为刘骜的后宫里绝色佳丽还是不少的。

赵飞燕、赵合德、班婕妤、卫婕妤,加起来堪称“大汉四朵金花”,皇帝也是被迷得不要不要的。

总而言之,刘骜同志男女通吃,可以说是彻底沦陷在后宫里了。

长期沉溺酒色,身体素质自然下降,皇帝的身体素质一下降,大臣们就催着皇帝立太子。

事出有因,早立储君有利社稷,要是皇帝临死前没留下个一言半语,没指定个唯一继承人,这帮刘氏子孙还不得打起来。

但尴尬的是,虽然刘骜整天在后宫泡着,却愣是一个儿子也没有。

皇帝的儿子要么胎死腹中,要么夭折,没办法,刘骜只能立自己的侄子,定陶王刘欣当太子。

汉成帝刘骜:酒色财气太伤身,后宫佳丽太迷人,当皇帝真不容易啊

(定陶王刘欣,即后来的汉哀帝)

皇帝前脚刚册立完太子,后脚大汉王朝就出事儿了。

什么事儿呢?

天象反常。

以前的长安城从晌午到日落之前,都是烈日当空,阳光照耀,金黄灿烂,但最近一个月,天天下雨,阴雨连绵,积云漫天,而且云层之上,似有奇异的光芒闪动。

按今天的气象学知识来分析,其实这是很正常的季节变化,三岁小孩也见怪不怪。

但在古代发生这样的事儿,可算把人们给吓到了。

百姓们纷纷谣传,说是天有异象,是老天爷要收走皇帝的命。

咱该说不说,这谣言挺缺德的,也不知道怎么传起来的,闲着没事儿,您吓唬皇帝做什么啊?

正常来讲,小民流言蜚语,当个乐子过去也就罢了,但刘骜同志偏偏听信这一套。

他认为天气反常,是天神发怒,恐怕自己命不久矣。

皇帝慌了,连夜开会,询问大臣们这事儿该怎么办。

大臣们头也大啊,治国安邦我会,领兵打仗我也会,泥瓦打洞,越狱升级,按摩松骨我们都会,但你说这封建迷信,怎么个研究,怎么个破解,我们是真不会。

皇帝不依不饶,不会不行啊,食君俸禄,为君分忧啊,现在我小命不保,你们得帮我啊。

这时候,内宫中有一位大臣自告奋勇,告诉了皇帝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很简单,也很直接,那就是:

老天爷的确要收走皇帝的性命,但这条命不一定必须是皇帝的,在满朝文武中找个位高权重的人代替皇帝先死了,这事儿就算结了。

位高权重,这很简单,

能在朝堂上听皇帝训话,跟皇帝开会的,基本上都是西汉朝廷里身居高位的人物。

按理说,随便挑一个就行了。

但皇帝来了个一步到位,他打算让除他之外,中央的最高首脑——丞相,替他去死。

这位倒霉的丞相名字叫做翟方进。

皇帝找来翟方进,先是寒暄客套,然后是询问工作,再拉拉家常,最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诉求:

“老翟,你能不能替我死一死?”

这句话表面上是个疑问句,但实际上是个肯定句。

我是皇帝,我让你死,你必须死。

这位可怜的丞相没有办法,当天晚上回家就自杀了。

汉成帝刘骜:酒色财气太伤身,后宫佳丽太迷人,当皇帝真不容易啊

(丞相 翟方进)

皇帝一听丞相自杀了,乐不可支,认为自己的命肯定是保住了,一开心,一高兴,又奔后宫去了。

但皇帝却不知道,一切并未结束,该来的总要来,谁也不能替他挡过这一灾。

当然,这一灾并不是什么所谓天有异象,而完全是皇帝咎由自取。

绥和二年,二月。

皇帝夜宿后宫,早晨起来突然倒地中风。

绥和二年,三月。

皇帝再次夜宿后宫,这回没那么幸运,直接死在床上了。

酒色侵骨,顷刻暴毙。

男性同志们,色是刮骨钢刀,一定要节制啊。

沉迷酒色的汉成帝刘骜死了。

那是在公元前7年。

在那一年,民间方士甘可忠写下了《包元太平经》,这是一本中国早期的道教书籍,对推动原始道教的发展起到了很大作用。

汉成帝刘骜:酒色财气太伤身,后宫佳丽太迷人,当皇帝真不容易啊

(议郎 汜胜之)

议郎汜胜之创作出了《汜胜之书》,虽然听起来像是个人传记,但实际上却是一本农业学巨著,记叙了黄河流域,特别是关东和关中地区农作物种植的经验,可以说是妥妥的造福后世。

而相比之下,汉成帝刘骜的死似乎微乎其微,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了。

那些名垂千古的伟大帝王都有被人们忘记的一天,何况一个微不足道的昏君呢?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