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避父讳,他终生无法考取进士,愤而作下一首诗,成千古名作

阖扇未开逢猰犬,那知坚都相草草——李贺

在我国历史上,李贺有着“诗鬼”之名,也是唐朝的一位浪漫主义诗人。只可惜他虽然才华横溢,但却因为“避讳”二字,一生充满坎坷,与进士无缘。

去世的时候,李贺只有27岁,终其一生仅仅当过一段时间的“奉礼郎”,仕途之路非常的艰难,上述的一句诗,描述的便是李贺驳斥科举“避讳”的诗词,充满着诸多的无奈。

为避父讳,他终生无法考取进士,愤而作下一首诗,成千古名作

没落的皇室贵胄

公元790年,李贺出生在洛阳宜阳县,他的祖辈曾是唐高祖李渊的叔父,也算是大唐王朝皇室的远亲宗族。

不过,武则天执政时期,大肆屠杀李唐的子孙,导致很多血脉、宗族凋敝。李晋肃是李贺的父亲,到了他那一辈时,家族的名气早已没落。

因此,李贺出生的时候,他的家境很贫寒。后来,父亲因当兵外出,让原本贫寒的家庭雪上加霜,只有母亲一人苦苦支撑。

从小,李贺就与自己的兄弟外出谋生,因为没有一技之长,所以二人经常饿肚子。“体形细瘦、通眉长爪、长相非常有特征”便是李贺年幼时期的特征。

古语有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虽然家庭条件非常的艰苦,但是李贺却非常的喜欢学习,更想通过知识来改变命运。

为避父讳,他终生无法考取进士,愤而作下一首诗,成千古名作

幸运的是,上天给了李贺一个聪明的大脑,可不幸的是,上天却没有给他实现抱负的机会,正如诸葛亮一样——得其主却不得其时。

李贺的“诗鬼”之名

自小李贺就非常的聪颖,他7岁的时候便可以作诗,而且还写得一手好字。据记载,《高轩过》一诗便是他在7岁那年写的。当时,大文豪韩愈刚好在场,听到这首诗后,被李贺的才华所震撼。

此后,李贺便名震京都、洛阳,更与韩愈结下了不解之缘。公元807年,李贺更是写了一首大作《雁门太守行》谒韩愈。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李贺用古时“乐府”的手法,描写了一幅悲壮惨烈的战斗画面,震撼了京都、洛阳不少人。

简而言之,李贺是一位大才,并且与李白、李商隐二人,合称为中唐到晚唐的“三李”,足见其历史文学地位之高。

为避父讳,他终生无法考取进士,愤而作下一首诗,成千古名作

正因为有着这么高的名气与才华,所以韩愈一直劝说他考取进士、入朝为官。对此,李贺也心有所向,而且在十七岁那年也一直在准备。

不过,刚好在那一年他的父亲去世了,按照当时的礼法,儿子需要为父亲守丧,期限是三年。因此,直至公元810年,李贺才第一次参加科举考试。

那一年,韩愈在河南组织“府试”,壮志满满的李贺也参加了这场考试。最终,他凭借着超高的才华,一举通过了此次考试。

府试通过之后,李贺下一关的考试便是“进士”,如果能够考中进入,对于他而言便是鲤鱼跃龙门,从此前途无量。同年年底,李贺便开始向长安出发。

只是,当李贺感觉自己的前途似锦时,他却不知道在长安迎接他的是“一辈子的黑暗”,更是改变了他的一生。

为避父讳,他终生无法考取进士,愤而作下一首诗,成千古名作

为了避讳终生不能考取进士

在封建时期,“避讳”是一个很重要的传统,比如,宋太祖赵匡胤登基之后,他的弟弟赵匡义只能改名为“赵光义”,而宋太宗赵光义登基之后,他的弟弟赵光美只能改名为“赵廷美”。

总的来说,“避讳”在古代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甚至于在现代社会的某些地方,依然存在“避讳”这一说法,而李贺的人生就是毁在“避讳”两个字上面。

唐朝时期,在科举考试中有这样一个规矩,如果在考试中遇到了与尊长有关的名讳,那么考生只能够退出考试,以表示对尊长的孝敬之意。

刚巧不巧,李贺的父亲的名字叫做“晋肃”,而“晋”与“进”同音,“肃”与“士”同音,因为这样一个缘由,李贺不得不退出考试。

说到这里,可能很多读者不解,肃怎么会与士同音呢?其实,1000多年前的读音与现在的读音,多少有些出入。

为避父讳,他终生无法考取进士,愤而作下一首诗,成千古名作

就比如,今天北方的普通话与南方的普通话还有所差别,用现在的发音套用千年前文字的发音,也是一件很错误的事情。

话又说了回来,因为这件事情,韩愈也曾写过一篇文章为李贺发声。奈何,尽管韩愈的语言非常犀利,但是依然无法改变封建社会根深蒂固的观念。

最终,在辩解无果的情况下,李贺只能够愤然离开了试院。另外,“进士”是科举考试的统称,李贺父亲的名字一直与它有冲突,所以李贺一辈子都不能考取功名了。

在此之后,李贺便“抑郁”了,闲暇之时曾多次触景生情,写过不少的大作,《南园十三首·其五》便是其中之一。

这首诗一共有8句,内容是这么写的: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为避父讳,他终生无法考取进士,愤而作下一首诗,成千古名作

乍一看,这首诗是描写一个书生“投笔从戎”的心态,了解过李贺的人生之后,才懂得其实这是一种怀才不遇的无奈,虽然他有一腔报国情,但却没有施展才华的机会。

尤其是最后两句话,更是对“避父讳”的一种无奈和批判。如今,这首诗歌虽然已经过去了百年,但其影响力依然很大。

值得一提的是,李贺21岁的时候,因为他是皇族的后裔,加上父亲又当过一段时间的县,同时也在别人举荐的情况下,他被任命为“奉礼郎”。

这是一个九品官,但却将李贺“禁锢长安2年”。原本,李贺想要通过一番努力更进一步,但是官场的尔虞我诈,让他的理想无法实现。

由于升迁无望,再加上妻子又因病去世,孤独、哀愤充斥着李贺的心,无奈之下,他回到了自己的老家昌谷。

为避父讳,他终生无法考取进士,愤而作下一首诗,成千古名作

后来,李贺曾南下吴越发展过,也曾去过山西参军,但都没能做出多大的政绩。公元816年,一生坎坷、落寞的李贺再度回到了老家,并在不久后病逝。

作为唐朝的一位大才,如果李贺能顺利参加“进士”考试,说不定他的人生会比韩愈更加精彩。可惜的是,因为“避讳”二字毁了一生。

当然,如果单单说是“避讳”也不全面,更多的是一些人的嫉妒心吧,以至于一位大才在27岁英年早逝。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