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有五个提辖:梁山四个是假的,那个真提辖会是谁呢?

《水浒传》中的提辖,都是十分能打的武将,梁山四个提辖中,渭州城提辖鲁达最厉害。其次是杨志、索超、孙立。那么,“提辖”到底是多大的官,真的是能征惯战的武将吗?

其实,梁山上的四个提辖都不是真提辖,书中却隐藏着一个真正的提辖。此人是谁呢?他的武功如何,打得赢梁山的四个假提辖吗?

水浒传中有五个提辖:梁山四个是假的,那个真提辖会是谁呢?

鲁提辖是什么来头

书中说,九纹龙史进夜走华阴县,去延安府寻找师父王进,却没想到走错了道,来到了小种经略府的治所渭州城。史进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便来到茶馆打听师父的消息。就在史进与茶博士说话时,只见一个大汉,大踏步竟入走进茶坊里来。史进看他时,是个军官模样

茶博士说,客官要打听王教头,只问这个提辖,他都认识。这个提辖不是别人,就是渭州城小种经略府提辖鲁达。书中交代,鲁达的打扮,就是个军官模样。也就是说,提辖就是个武官了。

那么,提辖到底是多大的武官呢?

拳打镇关西的时候,鲁达低声大骂郑屠,说了这样一番话: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

原来,鲁达曾经做过关西五路廉访使。搞清楚这个官职有多大,似乎就可以知道提辖是个多大的武官了。

水浒传中有五个提辖:梁山四个是假的,那个真提辖会是谁呢?

廉访使,应当出自“廉防使者”,是宋徽宗于政和六年(1116年)七月由“走马承受公事”改过来的。所以,鲁达拳打镇关西的故事,一定发生在这个时间节点之后。按照书中的标识暗示,这段故事就发生在重和元年(1118年)。

那么,廉防使者究竟是干什么的,相当于多大的官呢?廉防使者或者此前的走马承受公事并不是常设的官职,而是皇帝派出去巡察边关的官员,一般由皇帝派出的內侍或者三班派出的低级武官担任。

这个巡察官虽然隶属经略安抚使管辖,但却具有钦差的性质,专门“审”边关事宜以及边关文武官员,每年向皇帝报告一次边情。讲得更直白一点,就是集特派员、特务、监军、监察官于一身的皇帝耳目。这样的官员只存在于北宋时期,南宋高宗就将它废除了。

原来,鲁达竟然做过这样的大官,专门向皇帝奏报边事,岂不就是钦差大臣吗?这个鲁达的来头还真不小呢。难怪鲁智深曾对林冲说,他幼时到过东京,见过林教头的父亲林提辖。是不是鲁达的父亲当年也做过走马承受公事,上京城报告边情,顺便带上了小鲁达呢?

水浒传中有五个提辖:梁山四个是假的,那个真提辖会是谁呢?

提辖到底是多大的官

鲁达说自己是“关西五路廉访使”,大概是负责巡察关西一带的边事吧,这样的官员依仗皇帝赋予的职权,干预边事,欺压边将,鱼肉百姓,无恶不作。所以,鲁达说他“不枉了”叫做镇关西。

我解读出鲁达也是一个镇关西,很多朋友不理解,说“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竟然是鲁达自己打自己。没错,书中如鲁达“自己打自己”的事还有很多,其原因就是书中人物是多面的,不只是一个形象,还深藏着隐喻。

《水浒传》中的镇关西其实有三个,除了鲁达、郑屠而外,还有一个就是历史真实中的“关西五路廉访使”童贯。

《宋史·童贯传》中说,蔡京做了宰相,策划夺取被西夏占据的青唐,便举荐童贯为主将。蔡京举荐童贯的原因便是:贯尝十使陕右,审五路事宜与诸将之能否为最悉

蔡京认为,童贯曾经十次巡察陕右,做过五路廉防使者(走马承受),最熟悉边关战将的能力。宋徽宗采纳了蔡京的建议,以童贯为监军去攻打西夏。

水浒传中有五个提辖:梁山四个是假的,那个真提辖会是谁呢?

这次对西夏之战,童贯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大将风范,抗旨不尊,力破西夏大军,连复四州。这不就是“镇关西”吗?至于施耐庵为何在此处隐藏童贯,那是题外的话。此处,只讨论提辖的官职有多大。

皇帝派出的钦差,肯定要比提辖大得多。但是,“走马承受”是没有品级的。《宋史·职官》中记载,蔡京当国时,不断增设机构,加剧了北宋冗官状况:甚者走马承受升拥使华;黄冠道流,亦滥朝品。这则记载表明,“走马承受”原本不在九品十八阶之内,因为蔡京而配置了品阶,朝廷官员品级也因此泛滥。

有资料说,走马承受为正七品,大概是依据出任者的原品级倒推的吧。童贯是皇帝亲自委派的,当时并无官职,更无品级。童贯夺取青唐后,才慢慢地做了官。而由三班派出的使臣,都是些低级武官。说走马承受公事为正七品,恐怕对应的是三班使臣的品级而得。

尽管蔡京祸害朝品,但《宋史·职官》中却没有把走马承受公事或者廉防使者列入品阶之内。那么,说提辖比廉防使者官职要小,又依据的是什么呢?

水浒传中有五个提辖:梁山四个是假的,那个真提辖会是谁呢?

梁山四个提辖都是假提辖

鲁达原本是老种经略相公麾下的廉访使,到了小种经略相公那里,反倒被降了级。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小种经略相公在鲁达打死郑屠,畏罪潜逃后对渭州知府说:鲁达这人,原是我父亲老经略处军官,为因俺这里无人帮护,拨他来做个提辖。这一笔,便穿越了。

提辖,原本就不是个官职。《宋史·职官》中说:”崇宁中,复置提举兵马、提辖兵甲,皆守臣兼之。掌按练军旅,督捕盗贼,以清境内“。假如施耐庵写的是北宋故事,那么,“提辖”这个官名就应当出自这里。问题是,这样的“提辖”鲁达是做不了的。而且,“提辖”也不是一个官职,而是老种、小种这样的守臣的一项工作职责和职权。

杨志、索超北京斗武之后,一并被梁中书擢拔为提辖,以及孙立做的登州兵马提辖,同样也是借用了《宋史》中这个守臣的职责和职权。他们三人与鲁达一样,都是不可能做“提辖”的。渭州城的“提辖”应当是小种经略相公,大名府的“提辖”肯定是梁中书,而登州“提辖”则一定是登州知府。

北宋是没有提辖官的,那么,施耐庵是不是又写错了呢?

水浒传中有五个提辖:梁山四个是假的,那个真提辖会是谁呢?

还是《宋史·职官》记载:乾道七年,复添置右司郎官二人。榷货务都茶场, 都司提领。提辖官一员, 京朝官充。这段记载中,出现了“提辖官”,也就是说,宋孝宗乾道七年(1171年)时,在榷场设置了提辖官,管理茶场。但其中有一个“复”字,则说明“提辖官”曾经有但被废掉过。那么,什么时候设置过提辖官呢?

文献通考·职官十四》中记载:”兴六年诏,杂买务杂卖场置提辖官一员“。

提辖官原本是管理市场的,难怪最先出场的鲁达经常出入茶楼酒肆,与郑屠他们混得很熟。这个提辖官的职位有多高呢?算不算品级官员呢?《宋史·职官》中有句话,说:不系户部经费。我理解的意思是,提辖官不是朝廷户部开销经费,也就是他们的工资是地方财政支付的。

这样就尴尬了,“提辖”原本与“押司”之类的吏员差不多,一文一武而已。当然,鲁达等人是州、府、路的提辖,地位肯定比一个县里的押司高。

如此,提辖官就不是什么大官了。除了提辖官外,还有杂买务杂卖场、文思院、左藏东西库提辖,并称“四辖”,这四辖中,只有“右提辖官”带个“官”字,其他“三辖”就只是个提辖,不是“官”。

历史上有“四辖”,所以,梁山就有“四提辖”,他们都不带“官”。故而,鲁达、杨志、索超、孙立都算不上武官,不过是个小小的吏员而已。而且,他们都是假提辖。

水浒传中有五个提辖:梁山四个是假的,那个真提辖会是谁呢?

曾头市的曾长官才是真提辖官

《水浒传》中写了很多市井场景,但只有曾头市这一个榷场。所谓榷场,就是与当时的外国互通边境贸易而开设的双边集市。

我们可以注意到,鲁达所在的渭州城地处边关,则与西夏共同设立过榷场。杨志、索超是大名府提辖,大概是与辽国有边境贸易往来,而登州则是北宋与金国海上通道的重要“港口”,宋金海上之盟就是马政等人从登州上船,前往金国开始谈判的。

《水浒传》中,恰恰就隐藏了“宋金海上之盟”。比如,郑屠的肉铺被写在了状元桥下,这个状元桥其实是一个时间标识,隐藏的是宋徽宗重和元年(1118年)时,皇子赵楷参加殿试斩获第一名。施耐庵以此为时间节点,写的就是导致北宋迅速灭亡的“宋金海上之盟”。因为这一年,就是马政出使金国,传达北宋有意联盟金国,夹攻辽国,开启宋金结盟之年。

而曾头市的故事,最明显的隐喻,也是暗藏了“宋金海上之盟”。这段故事是因为“马”而引发的,其中涉及到宋徽宗的踢雪乌骓、金国王子的照夜玉狮子,以及梁山的玉麒麟。而宋金海上之盟也涉及到三匹“马”,分别是辽国汉人马植,出使金国的马政,以买马为名瞒着盟友辽国前往金国勾当。

水浒传中有五个提辖:梁山四个是假的,那个真提辖会是谁呢?

“宋金海上之盟”导致了北宋迅速灭亡,而绍兴十一年(1141年)的“绍兴和议”则为后来的榷场建立,提供了“政策”依据,也是提辖官登上历史舞台的前提。

“绍兴和议”导致了岳飞被杀,所以,林冲、鲁智深相遇,背景中就出现了“岳庙”。而鲁达的故事中,又隐藏了“宋金海上之盟”的开启。

卢俊义的出现,则又是导致南宋灭亡的另一个盟约,这个盟约是与蒙古订立的,双方夹攻金国。

所以,梁山两次攻打曾头市的故事,就隐藏了这些历史。

曾头市,就是一个集市,曾长者就是金国人。晁盖攻打曾头市时,金国人在这个集市大概是自营的性质。宋江再打曾头市的时候,曾长者就升格为“曾长官”,与北宋的青州、凌州是相互救援的关系,企图联手夹攻梁山。

所以,《水浒传》中只有一个真正的提辖,那就是曾头市的曾弄。鲁达、杨志、索超、孙立只是“提辖”,而曾弄则是“曾长官”,他不仅是提辖,还是货真价实的“提辖官”。

水浒传中有五个提辖:梁山四个是假的,那个真提辖会是谁呢?

曾头市的曾长官虽然被写成了金国人,但他的名字中却隐藏着明朝秘史。而“史文恭”身兼多重身份,既涉及到金国人,又把北宋与西夏之间的关系扯了进了,同时,还暗藏了“敢笑黄巢不丈夫”的隐喻。

所以,《水浒传》中的“提辖”大有文章可做。五个或真或假的穿越的“提辖”,其实并不是写错了,而是施耐庵妙笔巧夺天工,隐藏了非常多的历史真实。

本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