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绮罗魂断玉楼空。往年人事伤心外,今日风光属梦中”!大清末年的历史总是让人不堪回首,内忧外患,天灾人祸,堪称一段分崩离析的王朝悲歌。清宫剧的火爆早已经难觅踪影,用一组照片真实地展现出来,历史的本原就是“原来如此”。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清末一群赤脚的乞丐,年龄也就十几岁,光着脚丫在雨后的街道上行走。世道艰难,看看他们穿的衣服就知道了。破衣烂衫,一脸悲戚之色。他们之中,有的父母早已经离世,家里再无亲人。天大地大,何处是家?年年灾荒,年年乞讨,这样的生活可以说是暗无天日。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照相机进入中国后,曾一度遭到排斥。出于内心的恐惧和生活的困顿,很少见到人的笑容。严肃之下是对“奇巧淫技”骨子里的抗拒,东西方的意识差距在这里展现出来。清中期的闭关锁国,国人还在天朝上国里夜郎自大。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街头表演的艺人,一个中年汉子手持关公刀踩在徒弟的脑门上,这可是真功夫,来不得半点作假。街头艺人要想坐地抠饼,就需要真才实学。弄个花架子也就是砸自己的饭碗,若是被达官显贵看中,也会用重金聘为武师,看家护院。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一位刚刚缠足的小女孩坐在一床棉被上,看着裹脚布下的小脚是欲哭无泪。这彻骨的痛想必她一生也不会忘掉,可见当时的缠足之风是非常兴盛的。尤其是大户人家,更是将脚缠得精致。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采耳师,正在聚精会神地给公子哥掏耳屎。这可是一门手艺绝活,要拿捏到位才舒服。可以看到这是一位职业采耳师,桌子上摆着全套工具。上门服务,意识超前。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两名戴着木枷的犯人,一旁有衙役看管着,蹲在一处栅栏前戴枷示众。从枷板的大小就可以看出他们的罪行有多大。有的戴半月,有的戴半年。面对镜头,右边的犯人眼神里都是不服气。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南方的猎人家庭,世代都以狩猎为生。家里也是儿孙满堂,人丁兴旺。右侧两位女子是小妾还是儿媳妇?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官员下乡劳作的场景,一位朝廷大员正在扶犁耕田。有人说这是一张摆拍照。并没有看到农民,周围全是官员的随从。可是在以农为本的封建社会,统治者对于农业都是极为的重视的。尤其是春耕,朝廷会派专人在田间地头巡查。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一张清兵的照片,只看到了他的背影,“多少千古事,都付笑谈中”。远处都是颓废的城墙,王朝的兴衰荣辱都已经目之所及。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在土地庙前讨饭的男子,给人以有种“守株待兔”的态度。半山腰的土地庙,简陋至极。半月都不一定能摆上供品,男子真是守得“黄花菜都凉了”。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几位住在墓地里的男子,低矮的墓室阴森森地,看着就让人脊背发凉。那时候民生凋敝,很多人无家可归,有的居无定所,四处游荡。是流民,或是乞丐,蜗居在墓地里,总算有遮风挡雨的地方。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八国联军侵华时,美军俘虏的义和团战士,黑压压地坐了一地。他们拖着大辫子,脸庞黝黑,都是农民出身。所谓的神功护体,刀枪不入,在洋人的枪炮面前不值一提。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大清门,墙皮脱落,这就是大清的国门,已经连修缮的钱都捉襟见肘了。皇权威严尽失,王朝崩盘也就在眼前了。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镇守皇陵的大内侍卫,站立在那里,透着一股精气神。左边侍卫手持青龙戟,右侧持剑叉腰而立,忠心耿耿。对于皇陵的守护,历朝历代都非常重视。大内侍卫要精挑细选,“根正苗红”,都是八旗兵中的精锐。可清朝灭亡后这些皇帝信任的人也跑路了,留下的也是在监守自盗。

清末老照片:官员扶犁耕田,乞丐蜗居在墓地,大内侍卫镇守皇陵

慈禧太后回銮时候的真实场景,场面盛大,与逃跑时的狼狈不堪天差地别。面对洋人的咄咄逼人,慈禧让李鸿章出山拖着病体与洋人谈判,最终签订辛丑条约。在西安近两年的慈禧终于回归京城,火车在马家堡到站。可以看到站台上全是迎接的官员,这场面如同打了胜仗班师回朝!

本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