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拱临终前的一封遗书,揭示了张居正的另一面

明穆宗去世之时,高拱悲痛不已,当时万历皇帝还小,高拱就说道:“十岁天子,如何治天下。”这句话本身并没有问题,而传到后宫,这句话就变成了“十岁孩子,如何做人主。”

高拱是明穆宗年间内阁首辅,位高权重,且和皇帝亦师亦友,老皇帝去世,新皇帝尚小,此时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权臣当道。明穆宗曾经很仰仗高拱,但此时已经去世,而在孤儿寡母面前,高拱则是个威胁。

冯保故意歪曲了高拱的话,并传到了李贵妃、陈皇后耳中,后宫拟旨,罢了高拱的官,最后高拱得到的结局则是回籍闲住。高拱闻听诏书,惊得汗流不止,瘫软在地。这一切的背后有两位始作俑者,一位是张居正,另一位是大太监冯保。

高拱临终前的一封遗书,揭示了张居正的另一面

一代名臣高拱,就这么糊里糊涂被人扳倒了,当然了,张居正并不想放过高拱,还想至其于死地。高拱人如其名,性格极其执拗,他深知张居正、冯保的所作所为,哪怕是死,他也要报复。

为此,在临终前,高拱写了封遗书,遗书的内容全是关于冯保和张居正的“罪行”,高拱的想法很明确,就算是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

王大臣事件,不能牵连戚继光

万历元年正月十九日,万历小皇帝出了乾清宫,看到一名内侍畏头畏尾,明显不像个正经太监,于是命人前去查问,发现是个冒充的。

这位勇闯乾清宫的兄台,名叫王大臣,本名王章龙,他剃掉了胡须,穿上了内侍的衣服,出现在皇宫内院,具体目的不详。

据《病榻遗言》记载“问其名,曰王大臣(本名章龙)。问何自来,曰自总兵戚继光所来。时内阁张居正闻知,急遣人密谓保曰:“奈何称戚总兵,禁勿复言,此自有作用可借,以诛高氏灭口。”

冯保负责东厂,自然这案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据审问,王大臣来自总兵戚继光的部队,是一个逃兵。具体是不是戚继光部队中的逃兵,我们不得而知,但张居正马上密告冯保,不要让他再提及戚继光。

高拱临终前的一封遗书,揭示了张居正的另一面

戚继光是张居正的心腹,且是边关领兵大将,牵扯到戚继光,那就可能搞到他张居正头上,这一点是一定要杜绝的。

张居正转念一想,高拱现在回家闲住,何不借此机会,将屎盔子扣在高拱头上,将其诛杀。于是张居正密令冯保查办此案,借机陷害高拱。

破绽百出,冯保办事不周

事实上,这个王大臣从被抓之后,他的结局就已经被安排好了,如果高拱成功被陷害,王大臣也必定会被杀人灭口,而如果高拱反击成功,王大臣仍是一个不值一提的政治牺牲品,还是死路一条。

据《病榻遗言》记载“王大臣在狱与人言,随属一心腹夥长辛儒赏银二十两,使与王大臣朝夕同处,共其饮食,致美而教之诬高阁老使行刺事。”

冯保安排人,和王大臣朝夕相处,并许诺只要诬陷高拱,就能到高官厚禄。因此,王大臣的口供被更改,变成了受高拱指使谋刺皇帝。

虽说高拱性格比较孤傲,但毕竟当了几年内阁首辅,在朝中也是有些势力的,老臣杨博、御史葛守礼等人帮其多方奔走,想方设法要营救他。

高拱临终前的一封遗书,揭示了张居正的另一面

杨博等人想到了一个办法,让王大臣来指认高拱,既然王大臣口供说是高拱指使的,那么他肯定认得出高拱。于是在杨博的安排下,高拱和一些仆人站到了一起,拉出王大臣,令其指出高拱,王大臣根本就没有见过高拱,怎么认得出来。

因此,迫于杨博等人的压力,张居正也只得让法司共审此案。审案之前,王大臣先挨了一顿板子,这回王大臣不干了,大声喊道:“原说与我官做,永享富贵,如何打我?”

冯保继续问:“谁主使你来的?”王大臣瞪大双眼道:“是你使我来,你岂不知,却又问我?”

冯保脸都被气青了,只能再问:“你昨日说是高阁老使你来刺朝廷,如何今日不说?”王大臣回道:“是你教我说来,我何曾认得高阁老?”

由于冯保的工作不到位,或者说杨博、葛守礼他们的工作做得太出色,王大臣竟然临阵又改了口供,冯保无可奈何,只能暂停审问。到了如此田地,要想陷害高拱,已经是不可能了。

不了了之,高拱笑到了最后

杨博曾经质问张居正,为何要陷害高拱,张居正当然不承认了,杨博就要求拿出王大臣口供。杨博可是老吏部尚书,长年主管人事,按照单田芳老先生的话,那眼睫毛都是空的,拿起口供一看,顿时发现了端倪。

在这封供词上,有四个字“历历有据”,杨博一眼就认出,这是张居正的笔体,杨博拿着这封供词质问张居正,张居正一时间也哑口无言。

高拱临终前的一封遗书,揭示了张居正的另一面

案件办到了这般程度,不仅没有诬陷得了高拱,反而自己惹来一身骚,张居正、冯保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为了防止王大臣再“胡说八道”,东厂将其毒哑,令其再也说不了话。

接着,王大臣被处死了事,王大臣事件就此不了了之。这件事从始至终,透露着诡异和蹊跷,张居正和冯保都精明至极,为何让一个所谓的王大臣钻了空子,就这么轻而易举改了口供?

王大臣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宫中,难道出现了平行宇宙?其中谜团直到今日也没有完全解开。然而,我们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张居正的确想要至高拱于死地,至于为何出现纰漏,可能是冯保在工作中疏忽了,也可能真的是杨博等人起到了作用。

为了报复张居正、冯保,在临终前,高拱写下了自己的遗言,表面上是遗言,实际上则是对张居正等人的严厉控诉,想必在复仇心切的高拱笔下,也难免出现猫腻。然而,这封遗言却留了下来,一方面,和张居正最后的悲惨遭遇有着莫大的关系,另一方面,也再次抹黑了张居正的光辉形象,可谓“效果显著”!

参考资料:《明史·列传第一百九十三》、《病榻遗言》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