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炎的皇后:被活活整死后,面朝下下葬!如此下葬究竟是为何?

恨恨之余,贾南风撩起裙裾,抬起脚,使劲踩跺杨太后的脸。

  杨太后的眼睛依旧张开,微微呻吟了几声。她太过虚弱,连躲避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贾南风狠命地踩,踩,踩……她要踩烂杨太后的娟娟风致,踩烂她那惹得武皇帝神魂颠倒的嫣然一笑,踩烂她的花容月貌,踩烂她动人的酒窝,踩烂她曾经艳如桃花的双颊。

  杨太后身体抽搐着,濒死的眼神逐渐变得迷惘。渐渐地,她眼睛里面的活人气息夕阳般离去,生命迅速消殒。奇怪的是,在她闭合眼睛的那一刻,脸上竟然现出了浅浅一笑。

司马炎的皇后:被活活整死后,面朝下下葬!如此下葬究竟是为何?

杨太后(杨芷) 画像

  贾南风更加气急败坏。她原地转了几圈,忽然看到一直跪在墙角处的两个狱吏,命令他们说:“过来,给我掐死她,掐死她!”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身材比较瘦小的狱吏往后退缩,声音中带着哭腔。

  “不做?我诛你三族!”贾南风说着话,径直走到那个狱吏面前,用脚猛踹,把那个狱吏蹬翻在地。

  跪在旁边那个身材比较肥壮的狱吏连连叩首,说:“禀报皇后,臣之犬子年纪轻,待微臣来行事……”

司马炎的皇后:被活活整死后,面朝下下葬!如此下葬究竟是为何?

皇后(贾南风) 画像

  待贾南风仔细观瞧这两个狱吏的面相,发现他们皆大鼻细目,扇耳乌唇,原来,这狱吏二人是父子。

  壮年狱吏连滚带爬,膝行而进。他跪在杨芷近前,挺起身,扑上去,死命掐住了这位本来正在咽气太后的脖子。

  狱吏气喘吁吁,紧张加上恐惧,使得他的两只大手一直紧紧掐住杨太后的脖子不放……

  囚室内静得可怕,人的颈骨断裂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膜。

  贾南风身后的十余名宦者和随侍的宫女,都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屏住呼吸,不敢观看杨太后被掐死的场景。

司马炎的皇后:被活活整死后,面朝下下葬!如此下葬究竟是为何?

  杨芷的脸,终于变丑了。她紧闭的双眼,渗出鲜血,在她惨白的脸上形成了一道道的痕印;她的舌头吐出来,紫色的,耷拉在嘴唇旁边;当狱吏松开手后,杨芷的一只眼睛微微张开,眼珠看上去模糊不清,如同刷了一层有色雾障;她久遭饥饿的身子显得更加瘦弱,皮肤异常苍白,仿佛体内注射了某种可怕的白色腐蚀液体,皮肤顿然失去了一切光泽……

  杨芷昔日的天姿国色,如今荡然无存。她的脸上,明白无误地挂着死亡的阴影。

  失去生命后的那种特有僵硬,在她那羸弱得可怕的面孔上凝结住。

  贾南风满意地点点头。

  不知为什么,当她凝望杨太后那神色凄怆的悲惨面容时,心中涌起乱七八糟的记忆。她忽然想到,这位被掐死的太后,按照血缘关系,其实还算自己皇帝丈夫的姨母……

司马炎的皇后:被活活整死后,面朝下下葬!如此下葬究竟是为何?

杨芷 画像

  阳光,从门外照射进来。死人的面孔,看上去显得那样变幻不定。岁月侵蚀,根本比不上突如其来的暴横死亡。在杨太后已经没有任何生气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接近锈蚀的痕迹。

  仔细观看,杨芷脸上被贾南风踩破的皮肤,已经渗出血来,形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玫瑰色,很像破碎的贝壳。而一个难以说清楚的小肿块,在死去太后的左眼下面突出来,看上去丑陋至极。

  曾经妩媚迷人、亭亭玉立的姣好美人,瞬间被死亡淹没在时间的波涛下面。如花的美貌,遭受到暴死方式而衰老损坏。这种生与死的变化,是那么彻头彻尾,那么残酷无情。如果把这具尸体扔到洛阳的街上,或许没有人能认出她曾经是国色天香的皇后。

  尸体的面容泛黄,似乎褐色的斑点逐渐爬上杨芷的脸颊。

司马炎的皇后:被活活整死后,面朝下下葬!如此下葬究竟是为何?

皇后(贾南风) 画像

  一股强烈的尿骚味弥漫在空气中。跪在墙角边的年轻狱吏,惊吓过度——尿了。

  贾南风忽然狂笑起来。笑着笑着,她忽然哭了……

  没人能知道她为什么哭出来,也没人能揣测她当时内心所思。

  “为防止杨太后死后怨灵不灭,在地下向先帝诉冤,你们埋葬她的时候,把她翻转过来,脸朝下,尸体上覆盖符书、药物、铜镜……”

  临行,贾南风对匍匐在地、浑身哆嗦的狱吏父子嘱咐。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