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之祸”始作俑者是江充吗?汉武帝为何精心策划了这场大戏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发生了著名的“巫蛊案” ,汉武帝命令宠臣江充查明此案,江充用酷刑和栽赃迫使人认罪,大臣百姓惊恐之下胡乱指认他人犯罪,数万人因此而死,最后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相继自杀。

后来汉武帝醒悟过来,夷江充三族,烧死苏文。修建了“思子宫”,在太子被害处作“归来望思之台”,以志哀思。

整件事看起来,汉武帝就是一个被蒙蔽的可怜老父亲,可是杀伐果敢的汉武帝果真是这么好被糊弄的吗?江充真的胆大妄为到如此地步了吗?究竟是谁借给了他这个胆。

“巫蛊之祸”始作俑者是江充吗?汉武帝为何精心策划了这场大戏

01、“巫蛊之祸”起因和结局都透着一股神秘和诡异

征和元年(公元前92年),汉武帝住在建章宫,看到一个男子带剑进入中龙华门。此时丞相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擅自动用北军军费一千九百万钱的事情被捕下狱,于是公孙贺主动请缨,请求负责追捕此男子朱安世,为儿子赎罪。公孙贺果然将朱安世逮捕。

安世笑曰:“丞相祸及宗矣!”遂从狱中上书,告“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上且上甘泉,使巫当驰道埋偶人,祝诅上,有恶言。”《资治通鉴》

明眼人一看就觉得一切显得太过刻意,宫中有来历不明之人故意在汉武帝面前现身,又轻易被抓,不但不老实认罪,而是当庭指认宰相公孙贺。

太多的巧合就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预谋,仿佛朱世安的出现就是为了指证当朝宰相,宰相公孙贺另一个身份是卫皇后的姐夫,太子的姨夫。一般人借他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如此胆大妄为。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春正月,经调查罪名属实,公孙贺被逮捕下狱,父子二人都死于狱中,并被灭族,此案还牵连阳石公主和皇后卫子夫所生的另一个女儿诸邑公主以及卫青的长子卫伉,统统杀无赦。

读到这里,我总觉得事情过于蹊跷,公孙贺放着好好的高官和皇亲国戚不做,他儿子非要去咒皇帝死。如果皇帝真的死了,太子登基,公孙贺的地位依旧,已经升无可升了。但若事情败露,就会脑袋搬家。这桩买卖怎么看都划不来,纯粹是多此一举,画蛇添足。

就算他一时鬼迷心窍,非要暗杀皇上,也不会用这么白痴的招术吧。这种巫蛊之术只有后宫无知的女子为了争宠才会上演的把戏,因为这本就是滑稽可笑的行为,如果用个木头人刺根银针就能致对方于死地,这未免太过可笑和儿戏了吧。堂堂宰相和他的儿子不至于幼稚无知到这种地步吧。

“巫蛊之祸”始作俑者是江充吗?汉武帝为何精心策划了这场大戏

那当初荆轲刺秦还需要那么大费周章吗?王允杀董卓和吕布也无需派什么貂蝉了,他们只要找个懂巫术的老婆婆即可。

可就是这么漏洞百出的剧情,睿智的汉武帝就生生相信了,而且决绝地杀了几个人,而且这几个人都和一个人有关系,矛头直指卫皇后,她的姐夫,女儿、侄儿都涉案其中。

更为诡异的这并非是故事结局,还只是刚刚拉开一场政变的序幕。有次汉武帝白天小睡时,梦见有好几千木头人手持棍棒想要袭击他,惊醒后精神恍惚,身体不适。

江充趁机说汉武帝的病是因为有巫术蛊作祟造成的,因此由江充负责督察此案。江充率领胡人巫师到各处掘地寻找木头人,并逮捕了那些用巫术的人,对被捕之人进行审讯,并施以铁钳烧灼之刑,强迫他们认罪。

一时间,宫中宫外人心惶惶,可是汉武帝似乎并没有罢手的意思,江充也慢慢砸吧出汉武帝的内心的真实想法,便指使胡人巫师檀何言称:“宫中有蛊气,不将这蛊气除去,皇上的病就一直不会好。”

江充立即得到圣旨在后宫大肆寻找行邪术之人,“功夫不负有心人”,江充终于在皇后宫和太子宫中寻到行诅咒之物。江充扬言:“在太子宫中找出的木头人最多,还有写在丝帛上的文字,内容大逆不道,应当奏闻陛下。”

这就更加可笑了,形势如此严峻之际,皇后和太子若真的做过,还不销毁证据,等着束手就擒吗?可是不管你信不信,汉武帝就是真的相信了

太子被江充栽赃陷害,又无法亲自向汉武帝陈情,只好起兵诛杀江充,而“受了蒙蔽”的汉武帝毫不犹豫派兵镇压,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相继自杀。

“巫蛊之祸”始作俑者是江充吗?汉武帝为何精心策划了这场大戏

02、汉武帝对于外戚势力深恶痛绝

事情越来越明朗起来,这场轰动一时的“巫蛊”案,涉案人员不仅位高权重,且全部是皇后卫子夫和她的娘家人,连太子也是卫子夫的儿子。

江充本来只是赵太子刘丹的大舅子,因为和刘丹闹翻,向朝廷告发刘丹与同胞姐姐及父王嫔妃有奸乱逐渐进入了汉武帝的视线。

于是很快江充便成了汉武帝的心腹,在“巫蛊”案中大展拳脚,替汉武帝除了“心腹大患”。汉武帝在“恰当的时间”遇到了“恰当的人”,于是除去了“不恰当的人”。

恰当的时间:卫青已死

恰当的人:“不畏强权”,敢于向皇子皇孙开刀的江充

不恰当的人:太子刘据以及皇后外戚一党。

关于太子下一节再细谈,先说汉武帝为何会对外戚势力如此深恶痛绝,以致对卫皇后一家痛下杀手。

汉武帝刘彻当时能够当上太子,都是得益于他的母亲王夫人以及长公主刘嫖的精诚团结及不懈努力,当然也离不开窦太后的首肯和暗中相助,所以少年时期的汉武帝被窦太后、长公主刘嫖、王夫人三个女人牢牢控制,导致王权被架空。

这些外戚势力不仅让少年时期的汉武帝在施政时形成重重阻碍,还在少年天子的心中留下了巨大心理阴影。

当汉武帝看到无依无靠且善解人意的卫子夫时,心中保护弱小的欲望一下子无限膨胀,后宫中依傍娘家势力持宠生娇的阿娇早让他心生厌弃。随着少年帝王羽翼日渐丰满,开始了他清洗外戚势力的步伐。

元光五年(前130年),陈皇后施以妇人媚道,东窗事发,汉武帝派张汤查办此案,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负责此案的是有名的酷吏张汤,这和后来汉武帝动用名不经传的江充查处巫蛊案如出一辙。张汤查出楚服等人为陈皇后施巫蛊之邪术,祝告鬼神,祸害他人。楚服斩首于市,此案共牵诛杀三百余人。同年秋七月乙巳日,汉武帝下诏书:

“皇后不守礼法,祈祷鬼神,降祸于他人,无法承受天命。应当交回皇后的玺绶,离开皇后之位,退居长门宫。”

当了11年的陈皇后被废黜。

“巫蛊之祸”始作俑者是江充吗?汉武帝为何精心策划了这场大戏

有人说汉武帝最喜欢的是陈皇后,因为虽然废了她的封号,可依然给予皇后的待遇,其实这因为陈皇后背后还有一个窦太后。

汉武帝立卫子夫为皇后,卫子夫的儿子刘据为太子,汉武帝之所以宠爱卫子夫,除了他善解人意,还有就是她出身低微,故卫子夫为人低调,恭谨克己,尽心尽力执掌后宫,而且后来汉武帝宠幸别的女子,卫子夫也保持恭顺贤良,矜矜业业打理着偌大的后宫,可是汉武帝怎么就不能容忍她了呢。

因为卫子夫的弟弟卫青实在是太能打仗了,他年纪轻轻便替汉武帝立下赫赫战功,官至大司马大将军,封长平侯。

大将军内秉国政,外则仗钺专征,其权远出丞相之右。《文献通考》大将军遇士大夫有礼,于士卒有恩,众皆乐为之用。《史记.淮南衡山列传》

可见卫青身为大将军,的确是不患无威,深受众将士爱戴。

这个局面是汉武帝最不愿意看到的,前朝颇有威望的大将军和后宫的皇后是兄妹。

有次一个叫宁乘的建议卫青赠金给汉武帝宠爱的王夫人,汉武帝知道此事后把宁乘升为东海都尉调出了长安。其实这已经是汉武帝对于卫青的一次小小的警示。汉武帝痛恨前朝和后宫之间有任何瓜葛。

但是卫青为人谨慎隐忍,他知道汉武帝痛恨手下人养士招揽门客,所以从来不敢造次,基于卫青的声望和威信,汉武帝一直没有下手,可是他的内心始终是不安的,年轻时留下的阴影如影随形。

所以卫青死后,汉武帝便迫不及待地对卫家大开杀戒了。

“巫蛊之祸”始作俑者是江充吗?汉武帝为何精心策划了这场大戏

03、太子贤能且羽翼日渐丰满,令渐渐老去却不愿放弃权势的汉武帝心生恐意

汉武帝29岁时,卫子夫为他生下了儿子刘据,汉武帝自然是欣喜万分,后来立了刘据为太子,先后为他选定了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师。

刘据成年后,按礼制迁往太子宫,汉武帝专程为刘据在长安城南修建了一座苑囿作为太子行冠礼的礼物,称为博望苑,广博观望之意。

有人说这就是汉武帝喜爱太子的表现,我却不这么看,汉武帝只是更看重自己的羽毛而已,此时修建“博望苑”和日后修建“思子宫” 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慈父形象。如果他真的是那么喜爱和信任儿子,为何在“巫蛊案”牵涉到太子的时候,没有亲自召见太子询问,就由着江充恣意妄为。

太子刘据毕竟太年轻,真的在博望苑聚集了众人谈论时事,因此很多与当时主流政见不同的各类”异端”前来附于刘据门下。

在施政方面,汉武帝性格刚毅,用法严厉,任用了不少严苛残酷的酷吏,太子则性格宽厚,但有时也有固执己见的一面,经常将一些他认为处罚过重的事进行平反,刘据这样做虽然得百姓之心,而汉武帝心中却渐渐生了不满之心。

而且随着太子慢慢长大,太子和汉武帝的各种不和谐日益突出。

而且刘据7岁立为太子,他自杀那年是37岁,刘据做了三十年太子,而此时的汉武帝虽然已经是66岁,但是权利的欲望却一点也没有减退,看着这个日益成长起来,并且得到众大臣称道和喜爱的太子时,汉武帝心中油然升起的恐怕不是自豪感,而是满心的恐慌感。

“巫蛊之祸”始作俑者是江充吗?汉武帝为何精心策划了这场大戏

汉武帝的心思自然逃不过卫皇后和太子的眼睛,所以他们内心也不安的,汉武帝也觉察到了

谓大将军青曰:“太子敦重好静 必能安天下 不使朕忧。欲求守文之主 安有贤于太子者乎!闻皇后与太子有不安之意 岂有之邪?可以意晓之。”《资治通鉴》

这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与其说汉武帝是宽皇后和太子的心,不如说他是安抚卫青,因为当时卫青对于汉武帝,对于汉朝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他大加宽慰。而且卫皇后听后,不是欣慰而是脱掉簪子向汉武帝请罪,这点深思极恐。

也许换太子这个念头已经萦绕在汉武帝脑海多时了,尤其是在卫青死后。所以当钩弋夫人怀孕十四个月生下儿子刘弗陵后,

而上曰:“闻昔尧十四月而生 今钩弋亦然。”乃命其所生门曰尧母门。”《汉书.外戚列传》

可见这个儿子来到世上真是恰到好处,他终于找到了替换太子的合适人选。所以他借此大造声势,把钩弋夫人生的儿子比作尧,尧就是帝,所以他的用心也是非常明显的。

果然,几年后发生了“巫蛊之祸”,汉武帝如愿以偿除去了外戚势力和太子,与其说汉武帝除去外戚势力是因为痛恨外戚势力的壮大,不如说就是为了顺利除掉太子。

汉武帝事后又将制造冤案的人员一并除去,成功将自己洗白,自己还是那个白月光。

果然皇帝都是最成功的政治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切都运筹帷幄。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