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亡了108年,仍有皇族后裔留辫子,为延续纯正血统拒绝娶汉人

诩家世显赫,从小深受影响

爱新觉罗·州迪和大部分的满洲皇族后人不太一样,他并没有长在帝都或者东北,而是出生在广州,幼时由于时代和现实问题,曾以周为姓,取名佑钱。但在他的家族内部,却从未真正向世事妥协。

从爱新觉罗·州迪的口中可以得知,这个家族里一直收藏有一本内容特别丰富的,所谓的《爱新觉罗氏多尔衮家族谱》。

上面不仅记载了爱新觉罗·州迪每一位先祖的信息,而且也有爱新觉罗·州迪本人的记述。说他自小生在广州,睡觉从来不闭上双眼,七岁入读文德北一小,十岁进入大新小学念书。又讲他继承了祖宗遗传,降临世间时,左手便比正常人多一根指头,七个月左右在医院进行手术摘除,至今仍留有疤痕。

这本书的内容,对爱新觉罗·州迪的影响非常深切,让他无比笃定,自己确实是那位声名赫赫的清朝摄政王的后代,是满清皇族里应该得到重视和特别待遇的一脉。当然,会有这样的认知,也和爱新觉罗·州迪的父亲一直以来对子女们的教诲有关。

从他的讲述里能够知晓,他的父亲向来不允许自己的子女以“爸爸”或者“父亲”等来称呼自己,而是要求儿女遵循满清习俗,唤自己“阿玛”,同时常常告诫子孙,不能轻易忘记祖宗遗训,要尽量保持皇室传统等等。

大清亡了108年,仍有皇族后裔留辫子,为延续纯正血统拒绝娶汉人

或许,爱新觉罗·州迪会在中年时,突然生出留辫子、用象征着帝王家尊贵的黄色等等念头,正是来源自他的父亲一直以来对他的深刻影响,同时也和他从小听着父亲口中。

那个无比显赫的皇室贵族故事,以及他如今平淡又平常的生活对比以后的落差有关,我们不能说爱新觉罗·州迪追求已经灭亡一百零八年的满清习俗是错误的,可他的行为的确非常荒唐,不是吗?

02人到中年,沉迷更甚,无惧笑话

爱新觉罗·州迪是在二零零二年左右,突然生出“能保留一点,便保留一点”的心态的,他不只开始留起满清“光前垂后”的辫子发型,并在日常生活中,同样不肯穿着更加方便的现代服饰,而是执意以满清马褂、长袍等为主,且无论服饰,又或者用具颜色等等,皆必须以黄色为主。

走入他所居住的房屋,你会有一种误闯古时王府的错觉,放眼看去,满满黄色,且家具样式都特别古朴。餐厅里摆放的并非木桌木椅,而是满人最偏爱的土炕,吃饭的时候,不管人数多少,全部皆要上炕用餐。

书房中同样设有一张罗汉床,盘腿上坐是它最经典的用法。此外,客厅里最显眼的当属八面镶嵌在屋顶的旗帜,是人们记忆里最熟悉的满清八旗样式。

大清亡了108年,仍有皇族后裔留辫子,为延续纯正血统拒绝娶汉人

而最令感到诧异的是,在爱新觉罗·州迪的家族里,无论男女,都是不允许和汉族通婚的,如果想要结婚,只能选择明确了解背景的八旗后代,但偏偏,由于时代发展等关系。

如今真正的满洲八旗后人已经非常稀少,故而爱新觉罗·州迪的家族里,存在着数量庞大的剩男剩女。可即便如此,他们的家族依旧不改初衷,甚至有所谓的长老正打算施行近亲结婚的制度,以此来保证血统纯正。

从这样的事实里,似乎能明白为什么爱新觉罗·州迪会这般疯狂追求满清习俗,甚至妄想恢复自己祖上在华夏大地所拥有的特权,可他却忘记了,现在的社会早非家天下,哪怕他当真出身爱新觉罗家族,也和所有中国人一样,只是同样受到国家庇护的普通人罢了,他的姓氏,他的家庭,并不会带给他任何不一样。

03身世存疑,拒听劝告

但很可惜,这个道理在一心想要恢复爱新觉罗家族荣光的爱新觉罗·州迪心中,从未得到任何重视,甚至当同出爱新觉罗家族的后人劝说他的时候,爱新觉罗·州迪反而摆出一副“你怎能如此言语”的诧异态度,令人简直哭笑不得。此事说的便是二零零七年左右,爱新觉罗·州迪专门前往北京拜访溥仪的弟弟溥任。

大清亡了108年,仍有皇族后裔留辫子,为延续纯正血统拒绝娶汉人

那位年事已高的满清老者,在看到穿着清朝服饰,固执使用黄色彰显不同的同族时,直接摇了摇头,对他说了句“不要眷恋清朝,不要搞特殊化,改去清装,做回一个寻常百姓”,可正如前文所言,这句话没能在爱新觉罗·州迪的世界留下丝毫涟漪,他仍然固执己见,仍然我行我素,保持着一切能向世人证明自己满清血统的行为。

不过,虽然爱新觉罗·州迪能拿出证明自己家族传承的记载,但在某些专家心中,他的身世依旧存在疑惑,譬如他口中的先祖多尔衮,身后并未留下任何男嗣,那么爱新觉罗·州迪的家族,又是如何继承了多尔衮的血脉?又譬如,从爱新觉罗·州迪的名字里,同样能找出来他的家族和爱新觉罗家族的违和点,让人不禁心生疑惑。

不管怎样,从爱新觉罗·州迪的故事中,我们能明白一个道理,即过去的便已经过去,祖宗的荣光不会带给你任何特殊,一味沉沦在昔日家族显赫里,只会令你的人生慢慢偏离正常轨道,变得无比荒唐又可笑,你说对吗?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