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是南北战争可笑的谎言:投降后,南方等来的是场大屠杀

“他们已经绝望,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无论我们做出怎样的决定,他们都会感恩不尽。他们不提要求,不讲条件。他们输掉了战争,已是毫无办法,只能乖乖顺从。”

最近和伊朗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美国似乎又一次把自己搁在了战争边缘。有人觉得美国早就想找个机会打一仗了,也有人说美国现在打不起,顶多也就是摆摆样子吓唬人。国际局势变化莫测,利益关系又尤为复杂,在结局上演之前,我们很难说眼下发生的一切究竟是不是虚张声势。但确凿的是,从历史上看,美国人似乎并不畏惧甚至喜欢打仗;而他们对自己的对手从不手软,甚至敌人是他们的同胞。

人性”是南北战争可笑的谎言:投降后,南方等来的是场大屠杀

一场南北战争教给美国人“需要和解”的道理,尤其是在战争走向尾声时,手握胜利的北军主帅尤利西斯·辛普森·格兰特将军并没有在败军面前炫耀胜者姿态,相反,他还给了南军司令罗伯特·爱德华·李充分的尊重。双方这一来一往共同写就了美国历史上一段佳话,美国人把“人性、理解与尊重”这些美妙的词汇演绎得淋漓尽致。实际上,南北战争结束后,只有极少数人获得了这样的待遇,大多数南军官兵面临的是一场残酷清算。

北军对南军的清算是怎样一种残酷呢?咱们从北军名将威廉·特库塞·谢尔曼的一句“名言”中可窥得一斑:“老子就是要让南方佬和他们的子孙后代得到刻骨铭心的教训,永远不敢再想独立和战争!”当然了,谢尔曼敢出此狂言,当然是有底气的。众所周知,南北战争是南军先动的手,并一度占据上风。1862年以后,北军迅速扭转颓势,在这个过程中,格兰特决定尽可能快地结束战事,为此他下达指令:毁掉一切可能对敌人有利的东西。

人性”是南北战争可笑的谎言:投降后,南方等来的是场大屠杀

格兰特的这道指令成了北军各大统帅的“尚方宝剑”,为了摧毁南军抵抗,他们将战争扩大到了一种令人难以正视的地步,甚至可以说是有恃无恐。例如在1862年7月,北军在进攻南军位于孟菲斯的维克斯堡要塞时,一时难以取得突破。南军在这场战争中处于劣势,但却巧妙地利用坚固工事的掩护,对敌人造成了巨大杀伤。盛怒之下,谢尔曼居然下令调来重炮对要塞围轰,全然不顾要塞中的大量南方平民。这场炮轰一直持续了一个半月,当北军如愿攻克维克斯堡时,里面已沦为废墟。这场被称为“敲响了奴隶制丧钟”的伟大胜利,后来被诟为“维克斯堡大屠杀”。

另外一个比较著名的案例便发生在亚特兰大。作为南军最为倚仗的战略重镇之一,亚特兰大于1864年被北军攻占。为了彻底摧毁这颗顽石,北军于当年11月对城中百姓进行了驱逐。城中有大量老弱病残,行动不便不愿离开。他们甚至跪在北军军官脚下痛哭求情,而换来的却是一场大火。北军在离开前焚烧了整座城市,亚特兰大大火持续了足足两周。据一些资料显示,当时周边城镇都能看到亚特兰大的火光,而稍微靠近城区的人,能隐隐听到远处传来的可怕的哭嚎。结果,这段残酷的往事连同老亚特兰大城的废墟一同被埋到了地下。

人性”是南北战争可笑的谎言:投降后,南方等来的是场大屠杀

俗话说“杀人诛心”,格兰特将军所谓“毁掉一切”的指令,可能不过是想要让南军再也没有闹事的勇气。然而,他的属下显然曲解了本意,甚至把这道命令等于“焦土政策”。南北战争尾声,数以十万计的北军部队成了在南方土地上烧杀抢掠的猛兽,据文献记载:截至1865年,整个南方再也找不到一处稍微有点儿生机的种植园了。北军官兵成群结队地捕杀南军散兵游勇,前者就像打猎一样兴奋。曾有南军士兵走投无路,情急之下躲进一处民居里,结果追兵连一句劝降都没有,当场对整栋楼展开扫射,直至把墙面打成了筛子。

阵亡的南军官兵与南方百姓的尸体无处安放,他们被简单地埋葬在了昔日的种植园里。结果,田地里密密麻麻地布满坟包,一眼望去都看不到头,看上去无比瘆人。北军获胜后,他们大肆宣扬这场战争为美国带来了空前的安定与团结,甚至要把这场战争粉饰为“绅士战争”。然而,一名从北方来的记者在北卡罗来纳州的街头随即采访一名市民,问他如何看待南北战争时,市民顿时火冒三丈,五官都因愤怒而变得扭曲。他说这场战争夺走了他的儿子,后者不是战死的,而是在战争濒临尾声时被北军虐杀的。不仅如此,北军还夺走了他个人财产,一把火烧了他的房子。另外一名南方年轻人直言:“将来我要有了后代,首先要让他们学会仇视北方佬,因为他们不过是一群可耻的强盗!”

人性”是南北战争可笑的谎言:投降后,南方等来的是场大屠杀

其实,大多数课本、书籍和相关文献上,都把黑奴的废立当成引发南北战争的根本原因,实际上,从历史的角度来审视,所谓“废除黑奴制度”只不过是北军挑起战争的借口罢了。正如我们常说的那样,战争的本质不过是利益的争夺,19世纪中期,在工业革命的刺激下,北方资产阶级和南方奴隶主们就“钱”这个问题出现了不可调和的对立。在一纸“废除400万黑奴”的鼓动下,许多州都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黑奴运动,这不但逼迫南方七州宣布退出联邦,也给了北方人将战争进行到底的借口与决心。实际上,就战争本身而言,南北战争的双方根本说不上正义与邪恶;而结合双方的具体行为来看,打着“人权”幌子的北军也不是啥“正义之师”,他们反而看上去更罪恶一些。

1864年的圣诞节前夕,北军攻克著名港口城市萨瓦那。谢尔曼下了个举世震惊的决定——放火焚城。事后,他还沾沾自喜地把战况发给林肯,称这是献给总统的圣诞礼物。即便有着这样的罪行,谢尔曼后来仍拍着胸脯表示:“我没有什么好忏悔的,我所做的任何事都无愧于良心。”

人性”是南北战争可笑的谎言:投降后,南方等来的是场大屠杀

有趣的是,口口声声“人权”和“人性先行”的美国人似乎也全然无视这些,他们的英雄依旧是纯洁无瑕的。在他们眼中,北军的暴行不过是对战争情绪的“宣泄”罢了,南军活该倒霉;纵使北军手脚不干不净,但谁让南方佬先挑起了这场试图分裂国家的战争呢?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