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一人顶五胡,唐军一千顶数万,宋军2000人却打不过金兵十七人

汉、唐、宋算是封建王朝中,各有特色的三个,共同表现在对异族作战上,而宋朝远远不如汉唐。对外战争,输不怕,谁还没有个胜负?但是不敢打,却有点说不过去了。

汉朝对匈奴,无论是靠装备碾压,还是靠人数去堆,却是打出了汉朝风采,打出了汉朝的骨气。唐不用说了,李世民天可汗的名号,可不是自己叫的,那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但是宋呢?自赵匡胤开始,便以文压武,使得偌大的宋朝,成了人人可咬一口的肥羊。

汉军一人顶五胡,唐军一千顶数万,宋军2000人却打不过金兵十七人

汉朝陈汤曾说过一句很“燃”的话,哪怕2000多年后的我们说出来,依然能感受到陈汤发自骨子里的自豪——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汉朝的强,不仅在于武器装备的先进,而在于骨子里的热血——敢打、敢拼。

“一汉顶五胡”也是陈汤说的,他不是盲目抬高汉军实力,而是对敌我有着清醒的认识,《汉书·陈汤传》记载:“夫胡兵五而当汉兵一,何者?兵刃朴钝,弓弩不利。今闻颇得汉巧,然犹三而当一”。汉匈抵消一些装备优势,仍有以一当三的实力。

苏武被匈奴扣下之后,他曾对匈奴扬言:“南越杀汉使者,屠为九郡;宛王杀汉使者,头县北阙;朝鲜杀汉使者,即时诛灭。”真不知道谁才是那个阶下囚?被抓的居然威胁抓人的。不过当时的汉朝君臣,就是这么猛——你杀我一人,我灭你一国。

汉军一人顶五胡,唐军一千顶数万,宋军2000人却打不过金兵十七人

唐太宗李世民曾说:“今中国强,戎狄弱,以我徒兵一千,可击胡骑数万。”虽不能当成惯例吧,也足以说明唐皇的自信。李绩用3千兵马大破五万薛延陀,算是证明了唐军的战斗力。

宋朝文臣,有名的不少,可能干的呢?有名的武将也不少,可又有几个有好下场?狄青、种师道、宗泽等等,不都是“郁郁而终”吗?更别提岳飞、韩世忠了。宋朝的病在皇帝,在一众文臣,缺失了汉唐的血性后,拿什么抵抗辽人、金人?

《三朝北盟会编》记载了这么一件事,2000宋军主动进攻17名金兵,反而被对方击溃,这事怎么发生的,我们慢慢说。

汉军一人顶五胡,唐军一千顶数万,宋军2000人却打不过金兵十七人

宋徽宗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金兵攻灭辽国后,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分两路南下攻宋,东路的完颜宗望直接杀到开封城下。躲在城中的宋徽宗被吓到了,觉得金人是冲着皇帝来的,于是将皇位让给自己的儿子,然后跑了,皇帝尚且如此,更遑论大臣了。

太子赵恒当上皇帝,也就是宋钦宗,天上掉的真不是馅饼。宋钦宗一边与金兵谈判,一边祈求勤王大军赶紧来救驾。直到第二年,也就是靖康元年的二月,宋金双方谈拢了,无非就是宋朝割地、赔款这一套。

完颜宗望收到好处,得告诉自己叔叔金太宗完颜吴乞买,于是他派出17名骑兵作为信使,将宋金订立的“城下之盟”送回去。

汉军一人顶五胡,唐军一千顶数万,宋军2000人却打不过金兵十七人

17名骑兵以为宋金议和了,也就没遮掩行踪,大大方方地向北方奔去,走到磁州(现河北邯郸磁县、武安附近),被李侃的斥候发现辽人。李侃是宋朝河北路兵马钤辖(大宋河北路最高军事统领),还不知道宋金议和的事。骤然发现落单的金兵,觉得是老天的恩赐,让自己立下功劳。

俗话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李侃觉得自己身为一方统帅,怎么也得带着数千兵马保护自己吧,于是带着2000人出城抓金兵去了。17名金兵被2000人堵住了,心里也发慌啊,赶紧说:“我们两家已经议和了,不用再打了,我们是回国送信的。”

李侃表示对方太小看自己了,用这点小计谋就想骗过自己?执意要打。17名金兵看到没了退路,便摆开阵势准备迎敌。七名骑兵在前,左右两翼各五名骑兵,典型的骑兵冲锋阵。对面的宋军,仅仅看到对方摆出冲锋的姿势,就有了怯意,开始后退。要知道2000人对阵17人,100人打一个也够了。

汉军一人顶五胡,唐军一千顶数万,宋军2000人却打不过金兵十七人

骑兵成百上千,会形成一定的战斗力,可能战胜数倍的敌人,可金兵只有17人,根本没有成形的战斗力。结果宋军主动堵截,等到了真正开打,反而又开始胆怯后退,这不是失了血性是什么?对面骑兵一看宋军稍退,立即纵马冲了上来,可不管关你是2000人,还是20人。

金兵前方7骑冲锋,左右两翼用弓箭掩护,2000宋军仿佛没一点战斗力,被对方17人杀得节节败退,最后伤亡几乎达到近半,当然不是因为金兵,而是逃跑的时候,被己方人推挤践踏造成的。

《三朝北盟会编·卷三十六》

和议已定,金人遣十七骑持文字报其国中,经由磁州,李侃以身为兵官,且承掩杀之旨,乃率禁军民兵二千往击之。

与十七骑相遇,金人曰:“不须用兵今城下巳讲和矣,我乃被太子郎君差往国中干事。”

侃不信,欲与之战,十七骑者分为三,以七骑居前,各分五骑为左右翼,而稍近後前七骑驰进,官军少却,左右翼乘掩之,且驰且射,官军奔乱死者几半。

汉军一人顶五胡,唐军一千顶数万,宋军2000人却打不过金兵十七人

宋辽对峙近百年,也没能把宋朝怎么样,金朝一开始不过想打打秋风罢了,谁知道宋军如此不堪一击,从而助长了金兵的气焰。宋金城下之盟仅仅过了半年,金兵便再次南下,这一次直接攻破汴梁,俘虏的徽钦二帝。靖康耻,真的该是耻辱。

宋朝文化昌盛,这是不争的事实,可只有武力才能保护国、民的安全,否则哪怕再富庶的国度,不过沦为他国掠夺的对象罢了,没有强大的武力,如何保家卫国?靠一张嘴,一根笔杆,骂退对方,还是写死敌人?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宋朝的悲剧,不能再次上演!有人会说,拿汉唐的强盛时期,与宋朝衰败时期对比,是不是不公平?正如我所说,战争胜负不是衡量的标准,敢不敢打才是。2000人输给17人,不是常例,但也绝不是个例。宋朝不是不能打,而是不敢打!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