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官场怪现象:清官遭到排挤,贪官青云直上

1859年,时年59岁的张集馨奉命就任福建布政使。

当时,闽浙总督叫庆端。庆端是满洲镶黄旗人,根正苗红。张集馨还没来到福建,庆端就公开放话出来,表示不欢迎张集馨:“福建安能容得此等阔藩司,他心目中如何看得起我等督抚,俟其到闽,察看后再令接印。”

不仅如此,庆端还说:“如实在难以相处,我即告病让他。”大有“一山不容二虎”的意思。

晚清官场怪现象:清官遭到排挤,贪官青云直上

此前,庆端并没有与张集馨同事,应该说“井水不犯河水”。庆端为什么对张集馨就任福建布政使一事如此激烈地排斥呢?

原来,张集馨在任职甘肃布政使时,因为不收受贿赂,也不对上司溜须拍马,所以被甘肃总督乐斌、按察使明绪、兰州道员和祥等人排挤出小圈子,视为另类。到了福建,自然难免遭到福建官场的排挤。

其实,张集馨并非明朝海瑞那样的清廉官员,也并非不懂官场潜规则的书呆子官员。事实上,他很尊重官场潜规则。

晚清官场怪现象:清官遭到排挤,贪官青云直上

张集馨每次离京赴任,都会给京官们送上一份“别敬”,上上下下打点一番,每次都要花费1万多两银子。他的俸禄和养廉银并不高。这么多银子从哪里来?还不是来自一些陋规和灰色收入。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尊重官场潜规则的人,只因“不受贿属、不通请托”,所到之处,都遭到上司的欺压、同事的排挤。

在福建呆了几年,张集馨几乎被架空了。他不由感叹:“余欲力持公道,无奈孤掌难鸣,且群小构成一局,正人君子亦不能出其范围,余又不能独当一面,徒觉掣肘耳!”

最终,张集馨这个颇有些才气和能力的官员一事无成,于1865年被革除职务,黯然离开官场。

与张集馨相反,那些贪得无厌的官员,却往往在官场上混得风生水起。

如前面提过的兰州道员和祥。和祥没读过几年书,还曾经因为克减军饷,受到降职的处分。可是,由于和祥是甘肃总督乐斌的老部下,又是他的门生,又对乐斌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每逢“三节两寿”,必定送上厚礼,得到了乐斌的青睐,从而进入了乐斌的小圈子。

乐斌对自己小圈子的人,都极为关照。他把和祥委派去“办理钱局”。清朝时期的钱局,相当于现在印刷钞票的机构,自然是一个肥得流油的“美差”。和祥在里面吃拿卡要,赚得盆满钵满。后来,又升任兰州道员,在甘肃官场炙手可热。

另外还有一个大家很熟悉的官员,叫庆亲王奕劻。奕劻与和祥一样,也是一个胸无点墨、不学无术之人。奕劻的贪欲,更在和祥之上。奕劻受到慈禧太后宠信,官是越做越大,贪的钱也越来越多。

奕劻公开将官职拿出来卖。段芝贵用了10万两银子,买了一个黑龙江巡抚的官职。1910年,盛宣怀用30万两银子,买了一个邮传部尚书来当。奕劻还“细大不捐”,大钱不怕多,小钱不嫌少,连庆亲王府门子收一个“门敬”,他都要参与分润。

由此,奕劻聚敛了巨额财富。据英国《泰晤士报》驻华记者莫里循披露,奕劻光是放在外国银行里的存款高达712.5万英镑

奇怪的是,奕劻虽然屡遭弹劾,却依然青云直上。有人不解,慈禧太后便对他们说:“他啥水平我能不知道吗?但是看来看去,还是他贴心。”

晚清官场怪现象:清官遭到排挤,贪官青云直上

这才是清朝官场的潜规则。只要把上司伺候舒服了,谁才管你是不是贪官呢。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