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自称是溥仪之子,说自己露面只为还母亲婉容清白

末代皇帝溥仪的命运可以说是十分坎坷的,三次称帝,又次退位。不过相对于其他朝代不得善终的皇帝,溥仪能够生活在新中国,还是十分幸运的。

溥仪的夫人婉容与侍卫之间的私通,一直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个叫王庆祥的人在1984年写了一本《末代皇后和皇妃》(吉林人民出版社)的书,书中重点讲述的就是溥仪与婉容的故事。这本书中记载,婉容私通一名侍卫,两人有了一个女婴,溥仪得知后将女婴处死。

这本书中这样的描写让不少人质疑婉容的人品,不过这时,长春市却突然出现一位老人,声称自己是溥仪与婉容之子。

此人自称是溥仪之子,说自己露面只为还母亲婉容清白

这位老人叫做王毓斌,他自称隐姓埋名多年,本不想说出自己的身份,但是实在看不下去众人对母亲婉容的非议,要还“母亲”一个清白。

王毓斌对于书上记载,即婉容皇后失德一事,他表示事实并非如此。王毓斌透露说,他之所以这样了解和关注这些事情,是因为他就是溥仪和婉容的亲生儿子。

这样的事情可谓是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人们质疑,王毓斌为何要选择在事隔多年的今天,才说出自己是溥仪儿子的身份时,王毓斌则是回答说:“公开身份是我必走之路。我原计划等把材料整理好再上交,但后来我看到报纸上提到了,关于王庆祥写的《末代皇后和皇妃》的书,我就不得不站出来了。”

此人自称是溥仪之子,说自己露面只为还母亲婉容清白

王毓斌说他本姓爱新觉罗,原名就是爱新觉罗·毓斌。

之后,他还说:“我3岁前姓朱,我当时的养父叫朱占林,表面上是伪满宪兵,实际上暗地里替溥仪办事。当时在毛家店简单宣布了一下,立我为太子,当时在场的有我母亲婉容、朱占林夫妇。立我为太子就是想把我送到苏联去当人质,行李都装上车了。后来朱占林赶来了,说斯大林说了,孩子太小、换个人质。”就这样,他没有去苏联。

王毓斌还说:“我的邻居都知道我的事情,大街小巷都知道我的身份。”王毓斌说,他清楚地记得在长春刚解放的时候,很多邻居都骂他:“臭汉奸,你爹都抓起来了,你也得抓起来……”

这是真的吗?

对此,当时86岁高龄的杨景竹老人,也就是已经去世了的溥仪侄子毓螗的妻子表示,溥仪没生育能力,是不可能有儿子的。而对于目前有人公然称自己是溥仪之子的说法,老人称这纯粹是无稽之谈。

然而,对于这样的说法,王毓斌老人却说,这是为了保护他,溥仪才将之隐藏在民间,为此他还专门拿出身份证来进行核实。他反复的表示,他这次出来发声,就是为其母亲婉容正名,告诉世人她不像有些书里写得那样,与侍卫有其他故事。

此人自称是溥仪之子,说自己露面只为还母亲婉容清白

这里说的这个故事,是根据《我的前半生》被删节内容:婉容染上吸食鸦片的嗜好,并与侍卫有私,暗结珠胎,诞下一女,后来孩子死亡,婉容忆子成狂,吸鸦片烟度日。

据说,是溥仪在婉容即将临产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件事情,这样的事情是很难说得通的。并且,之后的婉容被关在屋子里与外界隔离起来,溥仪派了两名太监和两名女佣伺侯她,这样的做法也想是在隐瞒什么。

确实,如若当时的溥仪真的跟婉容育有一子的话,那么如果不想让其被日本人培养成一个傀儡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婉容十月怀胎的事情在日本方面的监视之下是不可能隐瞒得住的,因此用女婴作为替身,确实也是可能的。

因此,从逻辑方面分析的话,王毓斌老人所说的话也并非不可能,毕竟当时的溥仪和婉容情况不佳,为了保护孩子,而牺牲两个人的声誉也未必不可能。

然而,对此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院研究员王文锋教授却是认为王毓斌是在胡闹。

王文锋教授与王毓斌相识很久,又作为溥仪研究院的研究员。王文锋教授认为自己对于溥仪的事情十分了解,因此他绝不相信溥仪有子嗣。

此人自称是溥仪之子,说自己露面只为还母亲婉容清白

2019年7月份,中国吉林网的《城市晚报》记者找到王文峰教授。王教授表示,王毓斌几年前已经唠过不知几次了,王毓斌是玩过了头。

王文峰教授说,以前自己从来也没说王毓斌说过是溥仪和婉容的儿子,只是听说王毓斌是抗联老英雄的后代,现在来个突然转变,一向熟悉的王毓斌竟成了皇族:溥仪和婉容儿子。

对此,王教授说,王毓斌老人在伪满皇宫经营古旧书的那段时间,曾向省里打过报告,并对长春伪满皇宫对外开放的陈列物及讲词提了不少意见,后来证明都是不正确的。

记者问王毓斌,可以找个更加直接的办法,比如找到真正的皇族后裔。王毓斌认为没用,他说,还没到时候。

记者还了解到,专家们已经不想再为此事探讨。

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对于王毓斌老人的身份有所怀疑,提出验DNA,但溥仪的身体与头发属于珍贵的文物,并不能因为王毓斌的一面之词就乱动。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