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着伺候主子,娘娘洗澡从不亲自动手

跪着伺候主子,娘娘洗澡从不亲自动手

太监是封建王朝较为特殊且可怜的人群,他们一般都是穷苦家庭出身,不然也不会有人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去阉割,而这些被阉割过后的孩子,在宫中也不能得到正常待遇,除了要伺候宫里的贵人们,还要在太监间的权力斗争之间厮杀。

历史上的大太监无一不是从底层逐渐爬起来的实干派,但是皇宫中大多数太监一直处于食物链最低端,这些底层太监平日里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到了晚年失去工作能力后,只能找到北京城附近的寺庙栖身。

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孙耀庭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太监,他一直活到94岁,1996年才去世,堪称“历史界的活化石”。对于很多研究清史的学者,孙耀庭是最好研究资料,因为他完完全全见证了清王朝最后的余晖。

跪着伺候主子,娘娘洗澡从不亲自动手

孙耀庭,本名留金。他的家庭有六口人,他们最初的生活并没有那样艰难,在他出生的村落,有一个私塾教师家里有六七十亩地,孙耀庭的父亲平日帮他干活,母亲为他做饭,因此为子女争得了读书机会。

孙耀庭安安稳稳读了四年私塾,突然爆发了战乱,私塾教书为了躲避,逃跑到了安全地区。孙耀庭一下子成为了失学儿童,父母也沦为了乞丐。一家人到了走投无路之时,有人为他们指了一条道——送儿子去当太监。

1916年,时年14岁的孙耀庭净身入宫。那时溥仪已经签署了退位诏书,居住在紫禁城只是对清王朝前贵族的优待,宫里老资格的太监宫女逐渐生出了异心,他们偷盗宫中珍宝,压榨新来的底层下人。孙耀庭此时入宫,过得更苦了,因为没有多少钱傍身,入宫后他被分配到的永远都是又脏又累的活。

孙耀庭因为读过几年书,平时说话办事比一般底层太监要机灵,他跟着的师父有意栽培他。入宫第二年,光绪的皇贵太妃端康在一次看排戏的时候,听闻旁边人说有一个办事机灵的小太监,不知端康皇贵太妃是怎么想的,竟然召孙耀庭去身边伺候。

跪着伺候主子,娘娘洗澡从不亲自动手

这对于正在端屎端尿的卑微到土里的孙耀庭,是一个绝佳的翻身机会。可是,栽培他的诀窍来了,想要到贵人身边伺候,就要有一个吉祥好听的名字,孙耀庭咬咬牙在一个老太监手里花了整整六十银元,买到了”王成祥”这个名字。

这可以说是赤裸裸的敲诈,但是孙耀庭没有办法反抗,这笔钱他迟早要花,不花的话也有人会想尽办法来”抢”。

孙耀庭进入“司房”伺候,”司房”是个肥差,里面主管宫女调度和各宫贵人们的衣物,孙耀庭在”司房”干了大概四五年,已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资深太监”了。怎么说话如何办事,转转眼珠子又是一个主意,当一个察言观色的好奴才,为自己和家里人赚一个好前程,是这个时期孙耀庭的主要目标。

凭借不懈努力,孙耀庭得到了去皇后婉容身边伺候的好机会。

跪着伺候主子,娘娘洗澡从不亲自动手

太监回忆录

孙耀庭在晚年,留下一本自传,在这本书中他记载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宫廷密辛。伺候人,是怎样一个伺候法?孙耀庭出身宫廷,规矩更大,他伺候的全部都是天生的皇亲贵族,这些人又和普通的平头老百姓过着怎样不同的日子呢?

伺候皇后婉容的那段时期,是孙耀庭的太监生涯中最能抬头当奴才的日子,毕竟是皇后身边的人,打狗也要看主人。但是,这也不是孙耀庭最好过的日子,因为伺候婉容所要遵守的规矩更大,基本上全程实施跪式服务

孙耀庭回忆,自己伺候婉容皇后时,近身伺候时目光不能直视主子,而且必须跪着伺候。皇后洗手时,太监要跪着以一个合适的角度,将水盆递给皇后时,一定要刚刚好让皇后接触到,不能过低让皇后弯腰,也不能稍高使皇后抬手。婉容抽烟时,身边的太监宫女也要跪着点烟擦火。

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实际上做的完满却很难,相传宫里一些得脸的老太监每次伺候完主子,身上的汗已经能浸湿内衣。

跪着伺候主子,娘娘洗澡从不亲自动手

此外,就连洗澡擦身这样的私密事,婉容皇后也是丝毫不避人的由下人替她完成,孙耀庭说:”通常婉容洗澡,从全身衣服脱光,到洗完再穿上,她不动一点儿手,全由宫女伺候。无论怎样,她都坐在那儿,始终纹丝不动。

而这一切对于身旁的下人来讲确实是一件很煎熬的事,宫女将婉容的衣服全部褪下后,需要跪迎皇后入浴,水温要做到时刻监控。婉容洗完澡后还喜欢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的裸体身材,婉容喜欢看多久,身旁的宫女就需要跪多久。

孙耀庭伺候婉容的时间并不长,仅仅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但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孙耀庭见过了这一辈子都未见过的世面,怪不得人人都说这紫禁城是好的。

但是有时候它也不那么好,当太监宫女会受欺负,做皇帝皇后也要忍受无尽的寂寞。溥仪三岁入宫以后,他看到的一直是抬头就能望到的那片四四方方的天,尽管受到了如此厚待,但是终究不得自由,大概人活着就是这样身不由己。

跪着伺候主子,娘娘洗澡从不亲自动手

军阀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后,溥仪婉容也被赶出皇宫,孙耀庭的太监生涯也结束了,他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无业游民,回到天津静海老家,想要种田为生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土地,只能依靠着兄弟的接济度日。

但这不是长久的办法,孙耀庭一个无儿无女的太监,他能做什么呢?只好重返北京,住进了兴隆寺,那里都是宫中出来的老太监,别看在宫里斗得凶,出了那道朱红门,大家好似一家人,有些有积蓄的老太监,拿出钱来置办了些土地和房屋,用来租住给他人,换取租金和收成。

虽然大家都在北京城里住着,但是好像过往的日子,离他们很远很远,那些金碧辉煌的宫殿,不知休眠的蝉,都不知道零落到了何方?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