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的白居易想起初恋,半夜失眠,写出一场千年来最凄美的夜雨

40岁的白居易想起初恋,半夜失眠,写出一场千年来最凄美的夜雨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人世间的痴情与哀怨是与生俱来的,与风花雪月无关,作为唐代三大诗人之一,白居易的一生写出了许多感人至深的诗篇,也正是因为和初恋湘灵一生无法圆满的一场旷世爱恋,给诗人带来了永世的伤痛,让他写出了许多经典的爱情名篇。

白居易在40岁的时候写的这首《夜雨》,就是其中非常凄美感人的一首。

夜雨

唐 白居易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乡远去不得,无日不瞻望。

肠深解不得,无夕不思量。

况此残灯夜,独宿在空堂。

秋天殊未晓,风雨正苍苍。

不学头陀法,前心安可忘?

凝结了一生的痴情,也成了永世的伤痛

白居易父亲白季庚做官做到彭城县令,为了躲避战乱,他将家人迁居到宿州符离,白居易在符离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光,也一直将符离看作自己的故乡。

少年时期的白居易读书非常刻苦,因为读书读得口都生出了疮,手都磨出了茧,年纪轻轻的,头发全都白了。邻家少女湘灵天真烂漫,是白居易这段岁月里最美的那一束光,“娉婷十五胜天仙,白日嫦娥旱地莲。何处闲教鹦鹉语,碧纱窗下绣床前。”十五岁的湘灵美的像天仙一样,在19岁的少男白居易心里,就像白日里看到了嫦娥,又像是旱地里长出得一多清新动人的莲花。她是那么地活泼,没事就教鹦鹉说话,在碧纱窗下刺绣,这些美好的画面成了白居易一生难忘的记忆。

40岁的白居易想起初恋,半夜失眠,写出一场千年来最凄美的夜雨

白居易和湘灵虽然情深,但却只能私下来往,白居易的名篇《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便被许多人认为是写少年时候的白居易和湘灵幽会的诗歌。

这个美丽的少女湘灵凝结了白居易一生的痴情,也成了他永世的伤痛,白居易的爱情悲剧就是源于唐代的门第观念。在唐代社会,人们心心念念地只想与五大望族之女结亲,即陇西李氏、赵郡李氏、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其中李氏与崔氏各有两个郡望,所以称之为五姓七望,或五姓七家。

40岁的白居易想起初恋,半夜失眠,写出一场千年来最凄美的夜雨

元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抛弃了自己的初恋崔莺莺,娶了五姓之一的韦丛,元稹和白居易虽然是好友,但是感情上的观念缺失截然不同,元稹抛弃崔莺莺是主动为之,而白居易与湘灵却是被迫分开,正是因为白居易的深情让他写下了那么多真挚感人的名篇。

白居易的母亲不允许他和一个农家之女成婚,哪怕是白居易中了进士当了官后依然无法和湘灵结尾连理,白居易无法违背母亲,只能用蹉跎自己和不结婚来表达无声的怨恨,直到37岁时才娶了杨氏为妻。

远隔他乡的恋人,却一直让自己魂牵梦萦。

40岁的白居易想起初恋,半夜失眠,写出一场千年来最凄美的夜雨

白居易四十岁的时候,母亲在看花时不小心掉入井中去世,也是这一年,白居易写下了《夜雨》再一次缅怀初恋。

虽然与湘灵无法在一起,但诗人的心中却一直没有忘记她,直到53岁的时候,白居易还回到符离老家去寻找湘灵,但湘灵一家人早已是人去楼空,这段纠结了一生的爱恋在白居易那里画上了一个短暂的句号,却永远地留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40岁的白居易想起初恋,半夜失眠,写出一场千年来最凄美的夜雨

就像是《夜雨》中所写的,白居易一生所思念的人,始终相隔在很远的他乡,诗人感怀的故事,却只能一直深深地埋在心底。故乡遥远难以归去,但是我却没有一天不去遥望它,只因为自己所魂牵梦萦的那个人就在千山万水之外的故乡。

心中的愁情无处化解,日日夜夜都没有停止对故乡那个人的思念。我的前途也是一片迷茫,只能独自宿在这空荡荡的屋子中。秋天还没有来临,却已经风雨纷纷。不学习苦行僧的佛法,叫我如何忘记曾经那刻骨铭心的过往。

40岁的白居易想起初恋,半夜失眠,写出一场千年来最凄美的夜雨

诗歌开篇四句话形式相同,情感层层深入,叠词“远远乡”写出了故乡的遥远迷茫,“深深肠”写出了诗人的愁肠百结,在平淡的叙事中道出了千转百回的思念。诗人并没有写自己所思念的是什么人,也没有点明思念的缘由,但是却给读者留下了无尽的想象,在抽象的叙事中塑造了无限的表达空间,更加令读者为其中的凄美感神往不已。

诗歌题目为夜雨,但写夜雨的句子却不多,更多的是在写思念,灯从晚上开始点,一直到变成了残灯,到了深夜,诗人还没有入眠,因为在这个孤单的雨夜,诗人又被思念之情所萦绕,望着闪烁的灯光,想起了少年的美好往事,与今日的孤寂落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诗人想要忘记,又忘不掉,只能寄托于无边的佛法来解脱自己。白居易最著名的长篇就是《长恨歌》和《琵琶行》,但是诗歌之所以感人,就是因为它来源于最本真的生活,蕴含了诗人自身刻骨铭心的情感,因为白居易自己有一场和邻居女孩湘灵跨越了30多年的凄美初恋,他才能写出“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样至死不渝的坚贞爱情,这不仅是在写李隆基与杨贵妃的恨,更是在写诗人自己一生爱情无法圆满的无尽之恨。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