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男女营制度”: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

太平天国运动是旧式农民起义的最高峰,虽然沉重打击了清王朝的腐朽根基。但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失败。它的种种空想和行之不通的理想主义为后来的人们提供了深刻的经验与教训……而“男女集中营制度“是太平天国最具特色的治国理念。

太平天国“男女营制度”: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

太平天国诸王

拜上帝教在建立伊始就严禁”犯淫“,即男女不正当关系,但拜上帝教高层不知出于何种考量,把正常夫妻关系也划为男女不正当关系,对于触犯者要处以极刑。如果说战争期间,为了加强管理,把将士和家属分割开来,实行分别男女的制度,似乎能说得过去。但在太平天国建都天京以后,继续奉行分别男女的制度,就显得很不符合常理了。

太平天国“男女营制度”: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

太平天国油画作品

1854年春,以洪秀全为首的太平天国高层在天京又重申且颁布了《天情道理书》,将男女分行、隔离定为基本国策,必须不折不扣地推行下去。所谓:

”创业之初,必先有国而后有家,先公而后及私,况内外贵避嫌疑,男女均当分别,故男有男行,女有女行,方昭严肃而免混淆,断不可男女行中或相丛杂,至起奸淫,有犯天条。“

东王杨秀清也假天父传言:”仰承天意,分为男行女行,以杜淫乱之渐“。

只分男女两性,分别设男馆女馆,不问其他的一刀切,就算是父女、母子、姐弟也不得相见,完全废除了小家庭概念。取而代之的是大集体,人人都一样,统一起床,统一吃饭,统一睡觉,统一步调、统一行动,将人类硬生生地改造成了蚂蚁。这种农民的单向文化思维,被洪、杨二人做到了史无前例,空前绝后

太平天国“男女营制度”: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

《太平天国》里洪宣娇剧照

对于私下见面、接触的,将以男女生活罪论处,这是一条高压线,普通人碰不得,一碰即死。

如1854年3月,太平天国占领南京一周年时,发生了两起有代表性的”桃色案件“。东王杨秀清以天国最高的《天父圣旨》通报”全国“。

卢贤拔拜上帝教元老,也是杨秀清的表哥,太平天国建国时封镇国侯,与妻子谢满妹同在东王府工作。两人朝夕相处,却要强制过清心寡欲的生活,所以他对表弟杨秀清每天都与妻子们同房很有意见。于是利用同在东王府工作之便,也同房了两三夜。

无独有偶,原来在东王府工作的冬官又正丞相陈宗扬,利用常赴东王府出差的机会,也和在东王府任女丞相的妻子胡九妹同房了四五夜。

按理说这种事情,放到任何一个朝代,哪怕是原始社会都不叫事,但就是这种正常的夫妻团聚,却被打了小报告。

打小报告的这个女人是东王杨秀清的堂妹,陈宗扬夫妻团聚时被她发现,陈宗扬很是害怕,和妻子商议后,设计要诱奸东王堂妹,把她一起拖下水,但未成功。东王堂妹立即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杨秀清,顺便把卢贤拔夫妇也捎带上了。

当天深夜,杨秀清得知后,立即装作天父下凡,说要”大整纲常,斩邪留正“。打那之后,天父专管人间琐事,一天下凡三四次,非同小可。

最终,杨秀清假天父量刑定罪,陈宗扬夫妇被当众斩首示众,卢贤拔夫妇被严办,宣判完毕,杨秀清猛地一哆嗦,装模作样地醒来,又以东王身份出现。

太平天国“男女营制度”: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

东王杨秀清剧照

这样的判罚,让满朝上下议论纷纷,因为卢贤拔是东王表哥,显然东王是有意偏袒。杨秀清得知这种反馈后,马上召集群臣,又假扮天父下凡责问自己:“凡事都应秉公办理,如何听下僚禀奏。”在所谓苏醒后的杨秀清屁股上打了50大板,自唱自导自演了一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闹剧。

此后,太平天国风行男女隔离的政策更加严格,天父三天两头下凡,对这种事显得尤为操心。

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真正引起了天国高层的注意,那就是曾水源弟弟叛逃事件。

太平天国“男女营制度”: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

太平天国发展轨迹图

曾水源是太平天国天官正丞相拜上帝教元老,东王府首席大尚书。1854年8月,曾水源兵败东坝,之后出差芜湖公干派粮,结果又把事情办砸了,被革职拿问。而曾水源的弟弟竟然背叛太平天国了,从这之后,叛逃者日甚一日。

杨秀清百思不得其解,有一天问他的心腹智囊:“新参加者逃跑就算了,为什么当年金田的老兄弟也开始跑了呢?

他的心腹智囊们道:“过去在金田,永安时,天父曾承诺到‘小天堂’时可夫妻团聚,现如今已经到了小天堂,却仍未恢复,恐怕日后逃跑者会更多。

杨秀清这才恍然大悟,永安建制时他曾做出过承诺,只是这两年他假天父下凡的次数太多了,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怎么回事了!

大概在1854年12月份,太平天国终于废除了这一有悖于人伦的政策,允许夫妻团聚,但仍实行男女分营制度。民间和中下级干部实行一夫一妻,而高级干部可以根据官阶高低同时拥有多妻。

女营即女馆,女馆是太平天国最红火的机构,各级干部可以凭条子去女营领取女人,女人像布匹、食物一样被分配、领取。其主要职能是为天平天国特权阶层挑选女人,用赏赐妇女作为奖励方式,以此来激励将士。所以,太平天国根本谈不上“男女平等”,更谈不上“妇女解放”。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没有家庭,社会多元化的功能就会丧失,造成劳动力枯竭,这对社会的危害比战争还要大。这足以说明太平天国的决策者的无知与偏见。

太平天国“男女营制度”: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

天王洪秀全蜡像

《天朝田亩制度》虽然称“一夫一妻,理所宜然”。但它只是对中下级干部和民间婚配而言,上层官员则不受此限制。以天王洪秀全为例,从太平天国建国到灭亡,14年时间内,洪秀全纳了2000多位妃子,比明清两代二十多个帝王的妃子加一起还要多。其中后宫人员最庞大的乾隆皇帝活了88岁,后宫嫔妃才60余位,不及洪秀全的三十分之一。

所以“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注定只是一句空话,它所提倡的平均、平等的理想根本不可能实现。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