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章邯二十万大军不投降, 秦朝是不是还能延续?

皇帝三宫六院,家大业大,需要有人贴身服侍,因此官员序列中存在有区别于正常公务员的体系——内廷。相对而言,外廷公职以事功显名,而内廷属员则以服侍见长。由于内廷更容易接近中枢,对高层政治耳濡目染,因此升迁速度可能更快,所谓近水楼台。

在秦朝最后的几年中,能够决定秦国国运的人物,章邯和赵高都能高票入选,他们的抉择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秦帝国的最终命运。

如果章邯二十万大军不投降 秦朝是不是还能延续?

(大秦帝国,虎视何雄哉)

章邯在领兵作战之前,在秦朝的官职是少府,是九卿之一,秩2000石,负责掌管宫室营造、皇家财政等事物,是一个能接近中枢的高官,位在丞相李斯之下。很明显,章邯走的是外廷路线,是丞相李斯的属员,工作关系上直接向李斯汇报。

赵高则是走的内廷的路线,这与他本是秦国的宗室远亲有关系。因为内廷事涉隐秘,所以秦朝公室喜用同宗,《战国策》的编者刘向曾说过:“秦信同姓(即宗室,这里指赵高)以王,至其衰也,非易同姓也,而身死国亡。故王者之治天下在于行法,不在于信同姓。”赵高在秦始皇时是中车府令,官秩600石。

以级别而论,中车府令只算是中级官吏,不过由于他是宫中禁内的车府令,职务相当于皇帝的侍从车马班长,负责皇帝的车马管理和出行随驾,甚至亲自为皇帝驾御,职位至关紧要,所以非皇帝绝对信任的腹心侧近不能担当,所以赵高作为一个中级官僚,竟然也能与李斯等人平起平坐,以至于成为沙丘政变的主谋。

所以,对于赵高弄权,秦国朝堂上下无不愤恨,赵高也心知肚明,因此做了一场“指鹿为马”的秀,大肆诛杀异己,当初的同谋李斯也被腰斩弃市。章邯作为李斯的心腹僚属,自然也为赵高所嫉恨。赵高其实挺没有安全感的,他在沙丘政变后立刻封了自己郎中令的官职,掌管了宫城的卫戍部队,此一方面在于控制二世皇帝,一方面也是出于自保的考虑。

如果章邯二十万大军不投降 秦朝是不是还能延续?

(沙丘之谋)

章邯是在陈胜吴广大军已经逼近关中时被紧急起用的,赵高还没有来得及清算他,就在形势比人强的环境下让章邯带领20万刑徒军击败了起义大军。这些刑徒原本就是六国军人,依秦法罚没为奴。如果不是事情紧急,这些人可能一辈子就交代在工地上了。如今编入行伍作战,斩首敌军可以赎身,同时还能获得爵位,自然战斗欲望强烈,三下五除二竟然把人数占优势的起义军给击溃了。随后,章邯带领军队乘胜追击,逼迫陈胜迁都,最后败死。六国贵族刚刚拉起来的军队也在章邯所部的打击下纷纷落败,形势一片大好。直到章邯击杀了起义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项梁,随后兵锋北上,将北方势力最强的赵国军队围困在巨鹿。赵王求援各国,可是各诸侯国都惧怕秦军的威力,纷纷作壁上观。秦朝把长城兵团也调入内线作战,共同参与围困巨鹿,以期能毕其功于一役,彻底击溃六国武装,完成再征服。

秦朝几乎完成了这样的历史伟业,然而命运之神在此时却不再眷顾秦朝了。兵家妖孽项羽破釜沉舟,三天内接战9次,竟然以少胜多,击败了秦军的长城兵团,并杀了秦军的多名将领,包括名将之后王离。章邯畏惧联军兵威,因此退守在棘原(今河北平乡县南)。章邯在棘原一带修筑工事固守,与诸侯联军对峙。联军在休整一个月后,向章邯营垒发起猛攻,秦军抵挡不住,又退守洹水一线,诸侯联军,步步紧逼,加紧进攻,秦军再次退守安阳县(今河南安阳)。

如果章邯二十万大军不投降 秦朝是不是还能延续?

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冬天,赵高终于如愿以偿做了丞相。赵高对拥兵在外的章邯颇为忌惮,因此就抓住秦军在关东的战事不利,意欲以秦法谋害章邯。赵高在二世面前搬弄是非,让二世派人责让章邯。

章邯恐惧,因为依秦法,将军领军在外作战,所获战功按人头来算,盈论,意即如果砍的人头数比自己损失的人头数还少,将领有罪或至死。章邯情知赵高欲对己不利,然而眼前的战事却十分紧急,章邯迫切需要来自朝廷的支持,而非猜忌。于是,章邯就派了自己的心腹司马欣去请示上意,跟二世解释战场的情势。司马欣到了咸阳,留在司马门3天,赵高都拒不接见,有不信任之意。长史司马欣心里害怕,急忙逃回军中,他怕有人来追杀,还没有敢走原路。赵高果然派人追杀他,只是没有追上。司马欣回到营中,具言咸阳事,章邯更是为朝廷奸佞当道而不自安。

此时,联军中的陈余送来一封书信,信上说:“白起为秦将,向南攻拔鄢、郢,向北坑杀马服,攻城略地,不可胜数,而最后竟然赐死。蒙恬为秦将,北逐匈奴,开辟榆中几千里的地域,最终竟然斩于阳周。为什么呢?功劳太多,秦不能按功行封,因此罗织罪名,用国法杀死他们。如今将军为秦将三年了,所损失的士卒以十万计,而诸侯军同时并起,越来越多。那个赵高一向谄谀,为时已久,眼下形势危急,也怕二世杀他,所以打算用法杀死将军,借以推卸责任,另外派人替代将军,以此来摆脱祸患。将军在外时日已久,朝廷中很多人与你有隔阂,有功也是被杀,无功也是被杀。况且天要亡秦,无论是愚笨的人还是聪明的人全都知道。如今将军在内不能直言规谏,在外为即将灭亡的国家的将领,孑然孤立而想长期存在,岂不可哀!将军何不倒戈与各路诸侯联合,签订和约,共同攻秦,割地为王,南向而坐,称孤道寡;这同自己伏砧受戮,妻子被杀,哪个比较好一些呢? ”

章邯兀自惊疑不定,他摊开地图,眼前的形势更是让他坐立难安。

秦军大营的北面是以项羽为首的楚、赵、齐、燕等诸侯联军,连战连捷,士气正盛。在东面的东郡一带,是魏王豹的魏军。南面的颍川郡一带,有韩王成的韩军。西南面的南阳郡一带,是沛公刘邦、番君吴芮部下将领梅鋗、刘邦老乡王陵等人。刘、梅两人乘势攻破武关,攻入了关中,直扣咸阳。在西面的黄河以北的土地,已经被赵国将领司马昂攻占。在不久后,另一位赵国将领申阳将由孟津渡过黄河,攻占河南县(洛阳和新安之间)。至此,章邯大军经由三川郡和关中的联系被切断,和敖仓后勤基地之间的联系也被切断,陷入到被四面包围的绝境。司马卬和申阳在此之前都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此次切断章邯粮道和退路,迫使其投降有功,后来竟然被项羽封为殷王和河南王。

如果章邯二十万大军不投降 秦朝是不是还能延续?

(章邯也是名将,怎奈生不逢时)

章邯在犹豫不定时,就暗中派军侯始成到项羽营中,想要签署和约。和约自然没有商妥,项羽让蒲将军昼夜领兵渡过三户津,扎营漳水南岸,与秦军交战,再一次打败了秦军。秦军连败,士气低落。司马欣、董翳等心腹对秦帝国已经失去信心,主张投降,并且不断劝章邯投降,秦军内部已经分化,不堪再战。同时,章邯军由于与敖仓的后勤基地的联系被切断,开始断粮。如果章邯在缺粮的情况下与联军决战,将会陷入更大的被动。联军完全可以不战不和,拖上三五天,秦军就将饿的连兵器都拿不动了。

那么,为什么咸阳城还没有动静呢?他们难道不知道章邯军是秦帝国在中原的最后一支精锐吗?如果章邯军能够撤回关中,据关守河,将联军堵在函谷关外,不正是战国时期一再上演的戏码吗?假以时日,联军内部必然分化,秦军再次东出,胜负未可预料。虽然中原一带几乎被打烂了,但是关中地区很少被兵火祸及,这在楚汉之争时,刘邦数次从关中征兵征粮就可以佐证。为什么秦国不再编组一支大军,救援章邯所部呢?

这是因为虽然关中地区尚有战争潜力,却已人心思乱。从秦昭王始,秦国朝堂100多年来执行了务实的开放政策。秦王出于对抗老秦人世家贵族的掣肘,不断扶持山东六国的外来势力和外戚。这种思潮在白起被杀时,在秦人心中引起了更大的骚动。嬴姓公族让老秦人失望了,他们在秦国逐渐统一的过程中逐渐被边缘化了。同时,秦帝国的官府执行力在“指鹿为马”后已经限于瘫痪,难于快速组织起一支军队来。虽然嬴姓公族进行了一场自救的努力,公子子婴发动了政变,杀死了赵高等人,然而历史并没有留给这位秦王多长时间,刘邦的南路大军已经打到了武关。子婴无奈只好把守卫咸阳的卫戍部队匆匆派往前线堵截,结果被一击而溃。秦帝国的根据地已然是这幅样子,自保尚且不能,如何能对章邯提供支援呢?

如果章邯二十万大军不投降 秦朝是不是还能延续?

(逐渐逝去的铁血军团)

所以,章邯所面临的局面是绝境,无援兵、无粮草、无退路。

如果章邯并敌一向,既然项羽打不过,就找那些鱼腩部队打,从那里打开缺口可行吗?这同样也不可取。因为此时章邯军与联军正在对峙,双方隔着河都能听到对方的战马的嘶鸣声。此时章邯军处于弱势,凭寨而守尚能维持,一旦撤营而走,联军尾随而至,章邯军将不战自溃。在那个兵荒马乱的时期,这些被击溃的散兵游勇,也不可能找得到粮食,最终的结果也是一死。

在这样的处境下,章邯能做的选择很有限——除了投降,只有鱼死网破,拼死一战。章邯拼死力战,不可能取胜;而即使取胜了,所亡士兵也不在少数,赵高依然不会放过他。

因此,章邯投降与否都无法挽救秦帝国灭亡的命运,留给秦帝国的时间太短了。从陈胜吴广起义到秦朝灭亡只有3年时间。章邯所能做的,只是尽量为自己找到一个好的出路。项羽待章邯也不算差,竟然给章邯了封了一个雍王,章邯作为一个败军之将,对项羽这么够意思的封赏也算没有看走眼。只是接下来项羽因为军中乏粮,又恐秦军作乱,竟在新安一夜坑杀秦军降卒20万,项羽的阴狠更让章邯心生畏惧。

如果章邯二十万大军不投降 秦朝是不是还能延续?

(新安坑降的头天晚上)

不过,如果章邯能够舍得一死,带领秦军向楚军发起决死冲锋,将会给联军中承担主要作战任务的楚军造成相当的损失。楚军的实力被削弱,而汉军实力不变,楚汉战争可能会提前结束。当然,如果楚军受到重大损失,项羽也不会妄自托大,在鸿门宴上可能就会设计杀死刘邦。所以,章邯在安阳那个晚上的决定,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历史的走向。风云际会,终究都化作了人生百态。章邯的结局也成为了秦帝国灭亡的象征,在司马迁的笔下,向后人昭示着一个威名赫赫的大帝国竟然会因为一个小人作祟而早早地谢幕了,徒给后人留下无谓的叹息。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