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血腥惨案,葬送数个千年世家的辉煌,从此门阀成为历史

唐朝晚期时的书生,考上进士都不足夸,如果能够迎娶“五姓女”,那才是真正的人生巅峰。

传说宰相薛元超曾叹道:“此生所遗憾者,未能娶五姓女!”

薛家已属以韦、裴、柳、薛为成员的“关中四姓”之一,已经是国内的豪门大户了,但仍如此仰望“五姓七家”,足可见其影响。

那究竟是哪五个姓氏这么厉害呢?他们分别是清河崔、博陵崔、陇西李、赵郡李、范阳卢、荥阳郑、太原王,号称“五姓七望”。

他们从东汉时期就已经是世代官身,几百年的传承让他们有了可以与皇家自傲的底气,因为唐朝的皇帝李氏也不过是陇西李氏的一支而已。

一场血腥惨案,葬送数个千年世家的辉煌,从此门阀成为历史

陇西李氏

太宗曾命高士廉修《氏族志》,但在初稿中,高将“山东士族”中的博陵崔氏排为天下第一。

太宗勃然大怒,《氏族志》将皇室列为一等,皇后的长孙氏为二等,山东诸姓为三等,抬高了皇室,对“山东士族”进行了压制,但却没取得实际效果。

是不是有点类似《红楼梦》里的护官符上面所说的四大家族?“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找金陵王;丰年好大‘薛’,珍珠如土金如铁。。。。。。”

唐文宗时,皇帝向宰相郑覃求婚,希望郑覃能把孙女嫁给皇太子,但郑覃宁可把孙女嫁给时为九品官的崔某。

为此文宗无语:“民间修婚姻,不计官品而上阀阅。我家二百年天子,顾不及崔、卢耶?”

可见即使是到了文宗时代的晚唐,人们的门阀观念不仅没有减弱,相反更为严重。

一场血腥惨案,葬送数个千年世家的辉煌,从此门阀成为历史

唐文宗

尤其是到了后期唐王朝已经是快要日薄西山了,中央政府拿藩镇割据没有办法,虽然有对藩镇讨伐的战争,也只不过新军阀打旧军阀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人才的选拔得不到保证,世家大族的势力因为有优质的学术资源,在这段时间又重新抬头。

盛唐时,“五姓”在朝廷上并无绝对优势。

原因一是,当时建唐的功勋——“关陇军事集团”仍有很大势力;二是皇帝有意压制;三是大力推行的科举考试制度导致不少庶族朝臣出现,而当时“五姓”多以门荫入仕,不适应且不接受科举考试这种新的出仕方式;四是寒门出身的朝廷权臣的嫉恨(如武周时宰相许敬宗和李义府所为)。

但“安史之乱”后,唐朝政治中枢进行了重建,“五姓”借助于科举制度而重新抬头,比如荥阳郑氏,盛唐时为宰相者难寻身影,而自中唐开始,连续出现了十多位宰相和重臣,遂有“郑半朝”之说;又如清河崔氏,有唐一代,其支房南祖房、清河大房、清河小房、青州房共10人出任宰相,“安史之乱”前任宰相的仅有2人,事变后进入中唐,则陆续有8人为宰相。世家大族之所以重新崛起,与掌握了科举权有密切关系,再有就是在适应了科举考试制度后,世家大族深厚的家风与知识传统使他们在考试中占有特别的优势。

如范阳卢氏,有唐一代尤其是自中唐起,中进士者超过百人,这一数量令人惊异。

要知道,唐朝时科举考试中的进士考试是最难的,又称“二十老明经,四十少进士”,录取人数又少,卢氏能有此成绩,自是借助于家风与知识之厚。

但高门大族中亦有始终蔑视科考制度而秉持中古贵族观念的,比如以荫入仕的宰相赵郡李德裕和荥阳郑覃,李德裕“耻与诸生从乡赋,不喜科试”、“尤恶进士”,荥阳郑覃更是建议废除进士制度。

只是没有想到,晚唐已经是世家大族最后的辉煌,尤如病人回光返照一般。

世家们没想到敲响唐王朝丧钟的人来的这么快,而且是个人品相当卑劣的人,历史上都说刘邦起兵之前在家乡是无赖,可与朱温比起来,刘邦简直就像个谦谦君子。

朱温小时候就横行乡里,到了黄巢起义时,朱温投靠义军,积功升为将领,后来看黄巢不行了,又投降唐朝中央政府,被唐僖宗赐名“全忠”。

一场血腥惨案,葬送数个千年世家的辉煌,从此门阀成为历史

朱温

朱温虽然人品不行,但是打仗确实有两手,很快就联合李克用等人打败了黄巢,谁知道与李克用酒后冲突,竟然放火要烧死李克用,李克用突围而出,从此两家结下血海深仇,只因地盘没有交接而一直隐忍,直到朱温建立后梁才双方正式交战。

据说后来朱李二姓颇多纠葛,朱温建立的后梁为后唐庄宗李存勖所灭,朱元璋建立的明朝也被李自成建立的大顺所灭。

朱温后来击败了蔡州的秦宗权,占领了蔡州、汴州一带,这里人口众多、土地肥沃,成为了朱温的大本营,为朱温的崛起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天佑元年(904年),朱温商议将唐昭宗接到洛阳,担心唐室大臣反对,于是命令养子朱友谅假托昭宗诏令,诛杀了丞相崔胤、京兆尹郑元规等人,再上奏表坚决请求昭宗到洛阳,昭宗不得已听从了。

朱温便下令长安百姓按籍迁移,拆毁长安宫室、房屋,将木料顺渭水漂下,在洛阳营建宫室。

唐昭宗到达洛阳时,唐廷的六军侍卫之士,已经散亡殆尽,昭宗身边卫士及宫中之人均为朱温派来的人。

从长安至洛阳途中,昭宗身边尚有小黄门及打球、内园小儿二百多人,对于这些人朱温也不放心,命人灌醉后全部坑杀,然后换上年貌、身高相当的二百人顶替,昭宗初不能辨,后来才有所察觉。

在这种情况下,昭宗已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随时可能成为朱温的俎上之肉。

一场血腥惨案,葬送数个千年世家的辉煌,从此门阀成为历史

唐昭宗

八月,他指示左龙武统军朱友恭、右龙武统军氏叔琮及蒋玄晖等人,乘夜暗之际,以入宫奏事为名,率兵进入内宫,闯入昭宗所在的何皇后椒兰殿,昭宗身穿单衣绕殿柱而逃,被追上杀死,年仅三十八岁。

唐昭宗死后,朱温立昭宗嫡次子也是第九子李柷为帝,时年十三岁,史称唐哀帝,何皇后则被尊为皇太后。

905年,朱温又命蒋玄晖杀死了李裕等昭宗九子,昭宗后裔几乎全灭。

但是朱温认为唐朝的朝臣中还有不少人忠于李唐皇室,是自己建立新王朝的障碍,必须彻底铲除,才能顺利达到目的,但是这些人多是世家大族出身,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何处理有些棘手。

朱温的得力谋士李振,早年屡试进士不中,因而对这些所谓世家大族非常痛恨,同时也痛恨科举出身的朝士,极力主张将这些人全部杀掉。

于是朱温在滑州白马驿一举屠杀裴枢为首的朝臣三十多人,李振意犹未尽,对朱温说:“此辈常自称是清流,应当投入黄河,使之变为浊流!”

朱温大笑,立即命人把这些尸体投入滚滚黄河,史称这次事变为“白马驿之祸”,唐王朝经此一变,已经完全失去了统治基础,唐哀帝虽仍在位,实际上已经等于亡国。

天祐四年(907年)四月,朱温在表面上由唐宰相张文蔚率百官劝进之后,接受唐哀帝禅位,正式即皇帝位,更名为朱晃,改元开平,国号大梁。

升汴州为开封府(今河南开封),建为东都,而以唐东都洛阳为西都,废17岁的唐哀帝为济阴王,迁往曹州济阴囚禁,次年二月,将其杀害。

大唐王朝的生命走到了尽头,而世家大族也走到了尽头,经历了七十余年的五代十国武夫之乱,与唐朝时(尤其是中后期)出了许多宰相相比,宋朝时的世家已经与寒门无异了。

本站所有文章为会员所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知乐网立场,若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