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两个地区,二者得其一,便可操控天下大事

早在秦汉时期,我国广阔的东北地区还是荒芜一片,并未被被合理的开发。但最高统治者们早就已经认识到这片地区的重要性,为此采取了许多有力的手段,维护这片地区的统一。

要讲清东北地区,我们需要将它放到整个中国来讲。

简单梳理下过往的历史,我们会发现这样一个规律:得关陇者得天下——周灭商,秦灭六国,汉刘邦灭项羽,李唐统一天下……但凡新兴力量崛起,几乎都是以关中为根据地最终夺取天下的。

这是为何?春秋战国时期,范雎在游说秦昭王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大王之国,四塞以为固,北有甘泉、谷口,南带泾、渭,右陇、蜀,左关、陂,奋击百万,战车千乘,利则出攻,不利则入守,此王者之地也”(《史记》卷七十九《范雎列传》)。

关中地区在地理位上来讲就是个半封闭式的结构,重峦叠嶂的太行山脉组成了该地区的天然屏障。而函谷关则提供了穿越山脉的战略通道;而屏障之内则是肥沃的土地,充足的水力资源,足以在任何乱世时间内重新快速组装起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如果有人能幸运的占有这片土地,守住好几处重要的关口,你就可以暗中积聚力量静观天下局势。一旦时机成熟,你就可以挥师东进,从而迅速占领富庶的中原地区。借助天险与得天独厚的优势,完全可以一统山河。

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两个地区,二者得其一,便可操控天下大事

秦岭山下

由于关中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对于占据中原或者居于富庶之地的江南地区的统治者们来讲,日子可就不好过了。这两个地方虽然四通八达,水路交通极为便利,但也意味着这里缺少天然的屏障,很容易在交战中四面受敌。所以这片地区只能称为肥大,而和强大相差甚远,这也是为何历代占据江南的统一政权都不长命的原因。经济上虽然发达,但是军事防御却相当薄弱,拥有天险长江的南京,在地理上只能说略比淮河沿岸的城市位置好点,但不足以抵抗北方强敌的入侵。但和易攻难守的西北地区相比,江南地区的防御位置还是要好点。

靖难之役,朱棣之所以能够起兵骑兵成功,和地理位置有很大的关系。再比如淞沪会战一败南京瞬间沦陷,除了两国军事实力相差过大之外,最为关键的就是地理位置因素,因为无论从哪点上来看,南京上海这一片地区都不像是大战略决战的地方。

后来国民政府迁都重庆,表明身处西南角的重庆,确实是个打战略大决战的好地方。川蜀之地自古就凭借天险之地,而闻名于世。那里拥有足够的天险,同时又拥有充足的水资源。但相比于关中地区,这里又太过于封闭,在阻挡敌人入侵的同时,也阻隔了自身的发展。所以历史上,龟缩在川蜀之地的君王多是偏安一隅,很少有能一统全国的君王出现。

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两个地区,二者得其一,便可操控天下大事

楚汉之争

从历史的纵观层面上来看,历史上的刘邦在楚汉之争中,虽然也曾退守过这里,但也只是迷惑对方的权宜之计,等待时机成熟之时,必然会操刀而起,积备力量再战。

历史上著名的“明修暗道,暗度陈仓”就是最好的例子。刘邦通过调兵遣将,偷偷通过陈仓夺取汉中,进而控制整个关中之地。到了东汉末年,刘邦的后代刘备想要复制先人的成功之路,企图再次以川蜀之地起家,只可惜刘备拖得时间太过于漫长,这时川蜀之地不可作为长久根据地的劣势,就显现出来。(交通不便,后勤受阻;土皇帝比比皆是,内耗严重),这种特质就应证了我们前文中所说的,川蜀之地的割据君王,最后很难有大的作为。

同样的,后来迁都西南的国民党政权,如果没有中共的陕甘宁根据地作为策应,也很难坐稳天下。

如果对手居于更西北的地方,问题就更好解决了。这些地区的敌人虽然和我们几乎没有天然屏障可以抵挡,但好在这里自然环境恶劣,生活在这里的少数民族虽然民风彪悍,但是经济文化上颇为落后,又缺乏纪律性的领导组织。所以在历史他们上虽然屡次侵扰内陆,但往往都是小打小闹,几乎很难形成颠覆性的灾难。可以说他们就是强悍一点的土匪,抢你一点东西,杀你几个人,然后麻溜的又逃回去了。譬如先秦时代的戎狄,后来就成了秦军的长期“陪练”。反过来说,稳固关中,也是稳定中国西北边疆的大前提。

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两个地区,二者得其一,便可操控天下大事

西北边关汉族与少数民族进行边关贸易

前文所描写的篇幅都是如何打天下,如何治理天下也深受地缘政治的影响。中国古代的历代封建统治者们虽然将国都由关中之地迁往经济更为富庶的中原或者江南地区,这样去做,经济上虽然可以得到一时的发展,但是政治上的稳定性就会受到很大的威胁,朝廷方面对叛乱的承受力也自然会有所下降。这个时候朝廷势必会向地方势力妥协,慢慢出让权力,这势必会导致中央集权的削弱,出现枝强干弱的局面。如果这种现象出现,则意味着王朝距离分崩离析不远了。

如历史上的周王室当初选择将国都由西北的镐京,东迁至缺乏地理屏障的洛邑之后,周王室就一直受到四周敌人的入侵,境遇不可谓不惨。西汉末年,汉王朝的统治者在将国都由长安迁至洛阳以后,也同样面临四周豪强的欺辱。这也代表着王朝由当初的“强大”向“肥大”转变,逐渐成为待宰的羔羊。王朝之所以选择政治中心迁离北方,多是想解决中央财政问题,这是因为中原经济往往更为繁荣。

但在获得经济效益的同时,王朝离开关中也就等于放弃天然屏障的庇佑,和平时期这点可能还看不出来,一旦战火四起,弊端就会显现。原本具有绝对权威的中央,对于地方的控制力极度削弱,原本的命令口味也逐渐变成巴结和商量着来。

如此一来,中央集权王朝要么面临两个结局,一个是像周王室一样,有名无实空有一个虚壳;要么是国家内部力量一团散沙,最终被外部势力所覆灭。

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两个地区,二者得其一,便可操控天下大事

关中地区地图

在了解清楚关中地区对整个中国的意义,我们再回头看看东北地区,对它的重要意义就明朗多了。从地缘相似度上来看,整个东北地区又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关中”——它们都是封闭式的结构,一望无际的大兴安岭和关中地区的太行山脉如出一辙,同时起到了天然屏障的作用。即使在二战时期,在日军和苏联红军的重兵压境之下,山海关起到了和函谷关一样的作用,死死守住了敌人的攻势。

东北地区的半封闭地理结构,在这里使得它同样可以进退自如。同样的,东北地区肥沃的土地,一直是我国粮食的主产区,这里的各种资源之丰富无需多言,东北大粮仓可不是浪得虚名。

由此可以说,关中地区和东北地区是中国最重要的两个地区,二者得其一,便可操控天下大势。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