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一、孝文帝的仁慈孝谨与雄才伟略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后改姓元),是北魏献文帝拓跋弘的长子,北魏的第六位君王。生于皇兴元年(公元467年)八月,3岁时被立为皇太子,5岁时,献文帝退位自称太上皇,把皇帝之位禅让给了他。承明元年(公元476年)六月,冯太后毒死献文帝,临朝称制,当时拓跋宏年方10岁。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一代雄主北魏孝文帝拓跋宏

拓跋宏在刚被立为太子时,按照子贵母死之制,冯太后赐死了他的亲生母亲李氏,还诛戮了李氏全族。拓跋宏终生都不知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他自幼在冯太后身边长大,视祖母如亲生母亲一般。拓跋宏秉性孝谨,政事无论大小,每每都是先请示冯太后。

冯太后生前对拓跋宏一直非常严厉,曾在寒冬季节,将拓跋宏幽禁在空房子里,三天不让他吃饭,并一度打算将他废去。幸亏诸朝臣们激烈反对,才将他放了出来。后来又遭权阉暗中谗构,被冯太后不分青红皂白施加杖刑。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北魏冯太后

虽然拓跋宏对冯太后的严苛和所作所为时有不满,但他生性仁孝,对冯太后依旧怀有极深的感情。

太和十四年(公元490年)九月,年仅49岁的冯太后离开了人世。此时已23岁的孝文帝拓跋宏悲痛万分。等到冯太后的丧期过去之后,拓跋宏还是整日不住哭泣。

司空穆亮进谏说:“天子以父为天以地为母,儿子悲哀过甚,父母必定不悦,今年冬天极寒,想必是陛下过哀所致,愿陛下穿平常的衣服,吃平常的食物,以使天人和谐。”

拓跋宏却下诏辩驳说:“孝悌至行,无所不通。现在天气反常,是因为诚心不够,你所说的话我不理解。”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孝文帝画像

拓跋宏坚持为冯太后守孝三年。守孝期间,不食荤腥,禁绝酒色。

孝文帝结庐守孝六个月后,终于在大臣们的再三恳请下,离开了草庐,移住偏殿听政。三年守孝期间,孝文帝完全按丧礼行事,不曾苟且。文武百官和后宫女子都对之无不深为敬佩。

孝文帝是一个胸怀大志,具有雄才大略的帝王,他亲政之后,整顿吏治,改革官制,颁布均田令,改革国家税制和租调制度,并全面推行汉化改革。一是迁都洛阳,二是禁止胡服,改穿汉人服装,三是让胡人学说汉话。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北魏孝文帝迁都地图

汉化改革遭到了大多数朝臣贵族的一致反对。孝文帝力排众议,率先改姓为元,又带头穿汉服。然后,颁令天下“三十岁以上的听其自便,三十岁以下的,一律改习汉语和中原正音,官民改穿汉人衣冠,概莫能外。否则一律重罚,朝官违禁罚其俸。” 最后终于推动了改革的进程。

孝文帝的汉化改革,促使鲜卑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诸方面得以大幅度发展,同时还缓解了民族隔阂,史称“孝文帝中兴”。

但就是这样的一代雄主,却奈何不了自己最为宠爱的皇后冯妙莲,被冯妙莲红杏出墙、秽乱后宫的丑行气得死去活来。

二、被冯太后送入宫中的姊妹花

最初,孝文帝宠爱的是长子拓跋恂的母亲林氏。冯太后要立拓跋恂为太子,但仍要按宫中惯例,杀死太子的母亲林氏。孝文帝对林氏非常宠爱,因此请求冯太后不要杀死林氏,并坚持要立林氏为皇后。然而,冯太后出于政局和自身权力考虑,执意赐死了林氏,这让孝文帝心灰意冷,对于选皇后一事再也不管不问,一切全凭冯太后作主。

而冯太后自然有自己的考虑。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冯太后影视剧照

冯太后的哥哥冯熙所娶正室夫人是文成帝拓跋浚的姐姐博陵长公主,若按辈分来算,是孝文帝的祖姑,博陵长公主为冯熙生下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名叫冯媛的女儿。

冯熙还有一个小妾常氏,也先后为冯熙生下了两个女儿:长女冯润,小名妙莲,次女冯姗。

冯太后为了在后宫培植自己的势力,以便冯氏家族能够永享尊荣,就打算从哥哥冯熙的女儿中挑选一个做孝文帝拓跋宏的皇后。按照礼制,把正室博陵长公主的女儿冯媛选为皇后最为合适,只是当时她才13岁,年纪尚小。于是冯太后就先将冯妙莲、冯姗送入了后宫。

孝文帝很喜欢这一对姊妹花,尤其是宠爱姐姐冯润冯妙莲。

冯妙莲非常有心计,她得知孝文帝喜欢吃鹅掌,就潜心精研鹅掌的制作方法;得知孝文帝喜欢音乐和文学,她便在这方面狠下功夫。总之是想出了各种方式吸引孝文帝。

孝文帝也果然对她们非常着迷,刚入宫后便封她们为贵人。孝文帝每日出入这两姐妹的宫室,对她们宠爱至极。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冯妙莲

可惜好景不长,冯氏姐妹入宫后的第三年,灾难接踵而至。先是妹妹冯姗难产而死。紧接着是冯妙莲身染咯血重症,一病不起。这让孝文帝非常伤心,

眼看冯妙莲的病越来越沉重,冯太后只好把冯妙莲送出宫外,到冯府的家庙里做了尼姑,安心养病。

三、失德的冯妙莲:二次入宫蒙骗皇帝,攻击亲妹争夺后位

冯妙莲出宫不久,冯太后又把哥哥冯熙正室所生的女儿冯媛接进内宫做了孝文帝的妃子。

太和十七年(公元493年),孝文帝为冯太后服丧期满以后,遵从冯太后遗愿,册立冯媛为皇后。

冯妙莲在家庙养病期间,冯府为他请了一个名叫高菩萨、又名高罗汉的医生为她治病。两人很快苟且在了一起。等到冯妙莲的病康复之后,高菩萨依然以看病为由,与冯妙莲经常私通。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冯妙莲影视剧照

孝文帝本来就非常宠爱冯妙莲,当他得知冯妙莲的病已经完全痊愈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把她迎回后宫。

冯妙莲从高菩萨那里,还学会了配春香春药,尤其是能配制一种叫肌香丸的春香,放在肚脐深处,香味飘逸,令人心醉,而从外面又看不出来。

孝文帝对冯妙莲此次回宫后通体奇香感到非常奇怪,就追问冯妙莲原因。

冯妙莲蒙骗孝文帝说,是因为她大病之后,浑身脱了一层皮,从那以后,身上便有了奇香。孝文帝还真轻信了冯妙莲的谎言,从此对她更为宠爱。不久之后,便封冯妙莲为左昭仪,在地位上仅次于皇后冯媛。

冯妙莲从此宠冠后宫,于是便恃宠而骄,尽管皇后冯媛是自己的同父异母妹妹,但她却时常在孝文帝面前说冯媛的坏话,其目的就是取代冯媛的皇后之位。

而皇后冯媛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在孝文帝全面推行汉化改革之时,她拒不穿汉服、不说汉语。孝文帝对此深为不满。冯妙莲不仅不为妹妹讲情,反而乘隙在孝文帝面前对妹妹冯媛大加诋毁。

在冯妙莲的挑拨下,孝文帝对冯媛更为恼恨,没过多久就下旨把她废为庶人,让她迁居宫中瑶光寺为尼。

太和二十一年(公元497年),孝文帝领兵南征。在离京之前,把冯妙莲立为皇后。冯妙莲终于如愿以偿。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冯妙莲与孝文帝影视剧照

三、后院起火:孝文帝远征生病,皇宫内乌烟瘴气

孝文帝在外领兵征战,耐不住寂寞的冯妙莲就让心腹中常侍双蒙偷偷将高菩萨假冒太监引入后宫,任宫中执事。

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两人的丑行很快就传遍了后宫。

宦官刘腾看不过去,就从洛阳宫中匆匆来到前线军中,将皇后冯妙莲与高菩萨的丑行密报给了孝文帝。但孝文帝听了却不大相信。

然而,率军在外的孝文帝毕竟担心后院起火,最后忧思成疾,病倒在汝南。得知孝文帝病重的消息后,冯妙莲更加肆意妄为,竟公然和高菩萨同榻而卧。皇后的丑行,弄得后宫乌烟瘴气,但谁也不敢言语。

直到皇妹彭城公主从洛阳赶来,向孝文帝再次密报了皇后在宫中的丑行,孝文帝才不得不接受皇后失德的现实。

彭城公主起初嫁给了南阳王刘昶之子,但丈夫却早早亡故。冯妙莲有个同母弟冯夙,看上了年轻守寡的彭城公主,于是就向皇后冯妙莲央求,让她从中做媒娶彭城公主为妻。这事本来孝文帝也同意了,但彭城公主却看不上冯夙。知道了冯皇后在后宫的秽行之后,更不愿嫁给冯夙。

冯妙莲一看如此,就趁孝文帝远征生病,无暇顾及后方之机,逼嫁彭城公主。

在被逼无奈之下,彭城公主只好带几个随从冒雨赶到汝南向孝文帝求救,同时告发了冯氏秽乱后宫的丑事。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北魏孝文帝剧照

四、冯妙莲狗急跳墙,拓跋宏周密布局

孝文帝听了之后急怒攻心,病情更加沉重。

但为避免打草惊蛇,孝文帝拓跋宏就暂时隐忍下来,封锁了这个消息。

得知刘腾与彭城公主到前线告状的事情之后,冯妙莲惊恐万分,她赶紧把高菩萨送出宫外,并向母亲常氏求助。常氏和冯妙莲母女二人狗急跳墙,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求托女巫,诅咒孝文帝速死,并图谋另立少主临朝称制。此事又被小黄门苏兴寿暗中密报给了孝文帝。

冯妙莲还多次派心腹双蒙到军中以探望孝文帝之名刺探消息,孝文帝则假装对宫中之事毫不知情。

等到病情稍微好转之后,孝文帝拓跋宏经过一番周密安排,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回到洛阳,并派人立即捉拿到了高菩萨、双蒙等人。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

五、孝文帝愤怒至极但选择宽恕,冯妙莲侥幸活命却不思悔改

孝文帝刚一入宫,马上命人对高菩萨、双蒙严刑拷打,两人经受不了皮肉之苦,就一五一十地把皇后冯妙莲在宫中的丑行,以及求助女巫诅咒孝文帝早死等事全都抖搂了出来。

刚刚大病初愈的孝文帝听了之后,气得差点昏了过去,他命人将高菩萨拘到室外,然后召冯妙莲进来审问。

冯妙莲进来后,一看到孝文帝拓跋宏,早吓得面如死灰。孝文帝令宫女搜检冯妙莲的衣服,搜到了一柄小匕首。

孝文帝顿时大怒,喝令将冯妙莲立即斩首。冯妙莲痛哭流涕地不住叩头求饶。孝文帝于是就命人将高菩萨等人押了进来,当面坦白与冯妙莲之间的丑行,冯妙莲听了之后更是魂飞魄散。

孝文帝于是冷笑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你老老实实交代,你和你的母亲是怎样用妖术来诅咒我的。”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冯妙莲却要求孝文帝屏退左右才能说实话,孝文帝满足了她的要求,屏退了身边之人,但内廷总管长秋卿白整担心孝文帝的安全,请求留了下来。冯妙莲还是不愿开口,孝文帝只好拿棉花塞住了白整的耳朵,并在白整身边连喊了几声他的名字,看到白整完全听不见,冯妙莲这才开口将自己的丑事说了出来。拓跋宏听了之后遏制不住满腔的愤怒,将一口浓痰狠狠地唾在了冯妙莲的脸上。

孝文帝召两个弟弟彭城王元勰和北海王元详进屋。当着二人的面指着冯妙莲怒骂道:“这女人简直是拿刀捅我的软肋,我已经对她没有丝毫情谊,你们只管好好拷问她。这贱人若是还有一点羞耻心,就该马上自己了断。”

彭城王和北海王走后,孝文帝余怒未息,仍要赐冯润自尽,但冯润依然是不住地嚎啕大哭磕头求饶,孝文帝的心也渐渐被冯妙莲哭软了,念及以往的旧情,最后选择宽饶了冯妙莲。只诛杀了高菩萨了事。连冯妙莲的皇后之位也迟迟没忍心废黜,仍然让她幽居宫中。

由于孝文帝的宽厚仁慈,冯妙莲侥幸逃得一死,虽然失去了孝文帝的宠爱,但后宫那些嫔妃们还照样对她施以皇后之礼。

然而,厚颜无耻的冯妙莲不仅对自己的丑行不思悔改,而且在宫中依然飞扬跋扈。当孝文帝派宦官向她传旨之时,她撒泼使蛮地大骂宦官道:“我现在还是皇后,皇上有什么话应该当面跟我说,哪会用得着你们这些阉人转达?”孝文帝听闻此事后,气得几乎要昏倒在地。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六、孝文帝临终不忘除贱妇,冯妙莲贪生却难逃一死

孝文帝因冯妙莲丑行羞愤交加,于公元499年三月再次南征时又病倒军中,四月北返至河南鲁山时驾崩,年仅33岁。临死前,孝文帝仍不忘除掉冯妙莲这一祸患,于是就把弟弟彭城王元勰召到身边说道:“皇后不顾天理人伦,荒淫无耻,不守妇德,我死之后,恐怕她会干预朝政;等我一闭上眼睛,你立即传我的遗诏,赐令她自尽而死,不过要给她另择墓地,仍然以皇后的礼节安葬她。”

北魏孝文帝的悲哀:一代雄主治得了天下,却治不了出轨的皇后

孝文帝病重剧照

孝文帝去世后,北海王元详和长秋卿白整向冯妙莲宣读遗诏,并拿出药酒令冯妙莲自尽。但冯妙莲贪生怕死,抗旨拒绝自杀,撒泼地喊叫道:“皇上是不会让我死的,是你们要害我,这毒酒我不喝!”

见冯妙莲如此厚颜无耻,北海王元详就令人强逼着冯妙莲喝下了毒酒。这个不守妇德的女人,终于结束了她可耻的生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