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赵一荻相守72年的背后是:爱情是谎言,若非事变两人早散了

1928年,16岁的赵一荻正处于豆蔻年华。恰在此时,情窦初开的赵一荻与27岁的张学良初次在天津蔡公馆舞会上相遇。赵一荻便与这位风度翩翩的少帅一见钟情。随后赵一荻不惜与父亲决裂执意要与已有妻室的张学良私奔。

此后,赵一荻的痴情终究换来自己与张学良一生厮守,两人一起度过70多年的光阴,到死还合葬在一起。在众人眼中,两人的爱情坚如磐石,是一段千古传唱的爱情佳话。人人皆知张学良一生风流倜傥,情人众多。而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定是陪伴他一生的赵四小姐。

张学良赵一荻相守72年的背后是:爱情是谎言,若非事变两人早散了

赵一荻的挚爱非张学良莫属,她把一生的爱都奉献给了学良,陪张学良风雨同舟一生。这一生赵一荻是了无缺憾。

情人众多,都非挚爱

可张学良自诩”平生无憾事,唯一爱女人“,他自称自己曾交过11个女朋友,而夫人就有三位。张学良与原配于凤至是封建包办婚姻,当时张作霖执意促成这段婚姻。于凤至又对张学良不离不弃,期盼半生,等待半生。

处处留情的张学良辜负于凤至的深情,在外拈花惹草,将红颜知己赵一荻带回家,于凤至仍对张学良没半点恨意。原配于凤至断不会是张学良的挚爱。

而那个倾尽一生去深爱张学良的赵一荻竟不是张学良的最爱。晚年的张学良回忆起依稀往事时,一生女人缘极佳的他唯独对她是情有独钟。张学良称这位女子为贝太太,而贝太太就是张学良当年莺莺燕燕中他最珍爱的那位女子。

张学良赵一荻相守72年的背后是:爱情是谎言,若非事变两人早散了

彼此相爱,无缘相守

这位神秘的贝太太是何等女子,能让当年风流倜傥的张少帅为之倾慕?贝太太原名叫蒋士云,在家排行老四,人称”蒋四小姐”,与赵一荻仅一字之差,两人都出生在1912年都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与张学良相识。

与赵一荻不同的是,蒋四小姐听从父亲的话嫁给他人。可她曾和张学良有过一段美好的过往,两人曾花前月下,互吐衷肠。张学良亦把蒋四小姐视为红颜知己,在爱情面前,蒋四小姐明显要比赵一荻多了几分理智。

蒋士云的父亲是外交部秘书,从小就深得父亲的精心教导。16岁的蒋士云就远赴法国深造。经过西式教育,归国的蒋士云已是一位举止优雅的名媛。

张学良赵一荻相守72年的背后是:爱情是谎言,若非事变两人早散了

1927年,蒋士云陪同父亲前去赴宴,在豪门贵族云集的宴会上,蒋士云在众名士之流之中显得尤为引人注目。张学良被这位娇俏佳人给吸引,席间两人经过几句交谈便匆匆分开。自此张学良对蒋士云难以忘怀。

转眼3年过去,两人因缘巧合再次相遇,此时的蒋士云已年方十八九岁,早已褪去少女的青涩,散发出成熟女人的气质。

张学良被眼前妩媚动人的蒋士云所迷倒,两人数次接触后,彼此爱意渐浓。可相聚仅数日,两人又天各一方,两人唯有书信往来寄托相思之情。

此时的张学良已娶于凤至进门,身边有赵四小姐相伴,蒋四小姐得知之后内心异常苦闷。她从没想过插足他人家庭,在父亲的极力劝阻下,蒋士云便痛下决心与张学良分离。

张学良赵一荻相守72年的背后是:爱情是谎言,若非事变两人早散了

1931年,蒋士云前去北京与朝思暮想的张学良相会。面对已有家室的张学良,蒋士云断不会委屈自己做张学良的偏房。

在父亲的强加阻拦下,让蒋士云是痛苦万分,但蒋士云还是下定决心挥泪斩情丝。这一次见面蒋士云对张学良尽诉思念之苦,临别时两人依依不舍告别。这一别,两人再无夫妻之缘。

同年夏天,蒋士云在欧洲与贝祖贻偶遇,曾在上海有过几面之缘的两人同病相怜。

当时贝祖贻仍沉浸在妻子去世的痛苦中不能自拔,蒋士云也痛惜与张学良的有缘无分而终日郁郁寡欢。两人彼此惺惺相惜,在日后的交往中渐生爱慕之情。

张学良赵一荻相守72年的背后是:爱情是谎言,若非事变两人早散了

1932年,蒋士云与贝祖贻结为夫妻,从此成为张学良口中提到的贝太太。而深陷囫囵的张学良排除万难命人送去厚礼。从此蒋士云已是他人妇成为张学良一生都挥不去的痛。

婚后的蒋士云与张学良还继续保持联系,蒋士云曾为软禁中的张学良四处奔走,还暗中探望过张学良一次。

错失挚爱,一生缺憾

若不是张学良失去自由,赵一荻和张学良或许早已分道扬镳。赵一荻当初被父亲公开断绝父女关系,张学良心存怜悯收留无家可归的赵一荻,才有了两人之后的相伴相随。

可张学良一生都忘不了蒋士云。直到1990年,张学良恢复自由,随后与赵一荻共同到美国走亲访友,期间张学良撇下赵一荻独自前往纽约与蒋士云相会。两人在一起待过短短九十多天的时光。张学良在蒋士云的住所整日与蒋士云相守。

张学良赵一荻相守72年的背后是:爱情是谎言,若非事变两人早散了

只是这短暂的相聚很快被赵一荻给破坏,赵一荻强行把张学良带走,从此两人断了联系。

赵一荻心知肚明,自己在张学良心中的分量,若非事变两人早就各自天涯。2000年6月22日,88岁高龄的赵一荻在美国的夏威夷逝世。此时的张学良坐在轮椅上沉默良久,才对子女们道出六个字”我亏欠她甚多”。

爱情是谎言,若非事变两人早散了,赵一荻的执着,让身处困境中的张学良别无选择,才有了世间人们所羡慕的爱情神话。张学良的多情曾让身边的女人流下多少泪水。

于凤至万般无奈的成全,赵一荻的苦苦坚守,以及蒋士云的果断放弃,她们都曾为这位深爱的男人付出过真心。世间最美好的爱情不过如此,只是苦了多少痴情女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