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的亭长,是个多大的官儿?相当于今天的什么职务?

刘邦的亭长,是个多大的官儿?相当于今天的什么职务?

中国历代出身不好的皇帝,都懂得自我吹嘘和神话。一般情况下,他们不吹自已是神龙之子,就吹是太阳投胎生出来的,反正就是与凡人有很大的不同。刘三天生本练就一身空前绝后无人能比的吹牛功夫,通过他本人及同伙们一翻演绎和吹嘘后,使他流氓和英雄的一生也染了几分传奇的色彩。

话说有一天,刘大妈在某大泽堤岸上睡大觉。突然之间,只见风吹云走,雷鸣电闪,天地变色。刘大叔急急忙忙往家里赶来找刘大妈,远远地看见刘大妈身上伏着一条蛟龙。从此,刘大妈身怀龙种,不久后就生下了刘三。(《史记.高祖本纪》)

刘三恰好长有一幅龙相:马形长脸,鼻梁高挺(马首)。脸额之下长有几根鱼须胡,很是美观。左腿上有七十二颗黑痣(类似眼镜蛇身上的黑点)。刘三生肖属蛇,大蛇为龙,小蛇为蛟,如此说来,刘三命中为蛟外部龙相,不是蛟龙,那是什么?

刘大叔真是无话可说有苦也难诉了。真不知刘家祖上犯了什么大错,让他无缘无故地戴了一顶冒绿光的帽子做人,还得替人把孩子养大。最可恨的是这孩子真不是人他妈生的,长大后没个人样,偏偏变成了一个一不做二不休的家伙。

所谓一不做,即坚守不爱劳动的习惯。二不休,即喝酒,泡妞两样什么时候都不能少。就算孩子不是亲生的,养你这么大也得为家里分担点什么吧?可不,农忙时节刘大叔想叫他一起下田,刘三早就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不是赖在王大妈武大娘酒馆里,或懒情妇曹氏(长子刘肥生母)床上去了。

真是气人啊。刘大叔没读过书,想了半天都找不到一个狠毒的词骂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憋了好久终于憋出了一个词:无赖。他妈的,早知是个无赖种,当初我早就一手捏死在肚子里了。

果然,偏偏是这个脸皮比墙壁还厚的无赖,后来竟然还谋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泗水亭长。更更让刘大叔想到的是,又恰恰是这个无赖刘三,后来用了不到十年的功夫创办了一家史前巨无霸公司,汉朝。从此刘三谋到了一个天下独一无二的职业,皇帝。

刘邦的亭长,是个多大的官儿?相当于今天的什么职务?

蛟龙毕竟是蛟龙,从历史的底层深渊飞升到至高无上的人类顶峰,刘三只用了七八年就走完了这条看似遥遥无期,而又多么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登天之路。因为刘三,汉人从此有了一个永恒的名字,汉族。汉人从此被称为龙的传人。

让我们先回头看看刘三当初是怎么当上这个泗水亭长的。秦朝没有科举制度,要想当官,你如果不是高干子弟,就得走下面两条路。

第一,你家里要有钱,还要你品德好。所谓品德好,无非两个标准,孝和廉。无孝无廉也没关系,至少你要会装出一幅孝廉的样子。你连这个作秀的基本功都不会,就别想入官场混了。

第二,你得认识个好人家。所谓好人家就是有官势的,并且是个会抬举你的人。秦朝有规定,政府官吏可以向上级推荐低级官吏。但是并不是推荐了就收下,还有给你一个试用期。如果在试用期内任职合格的,行,那就留下继续干活吧。如果不行的话,不但叫你滚蛋,还要惩罚负责推荐的官吏。

刘三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一个只想给自己戴光环而不管父亲头上绿帽子的人,是不会有什么好德行的。那怎么办?只好巴结达官贵人人家了。也不知道是哪家抬举了他,反正刘三能力还不错,试用期合格,留下继续干活吧。

秦朝政府机构分为郡县两级。郡管县,县下面管乡,乡下设亭。按秦汉制度,乡村每十里设一亭。亭里设亭长,主管治安警卫,兼管停留旅客,治理民事,多以服兵役已满期之人充任。刘三曾经去咸阳服过徭役,而且还见到了自己的偶像秦始皇,所以最有资格做亭长工作。

官无论大小,泗水亭长毕竟是个正式工作,得有个正式名字。我们不能唤他刘三了,从此就唤他刘邦吧。

换到今天,刘邦顶多就小乡派出所所长。这个不如芝麻大的官实在不是一般人干的。若大的乡里,无论是那些偷鸡摸狗的事,还是征苛收税,或是那些三八婆吵架,都来找到你门上,这繁琐的工作,不把你累死也要把你烦死。更让人郁闷的是,这差事不属于公务员,没有编制,国家不发工资,就是过年过节也别想人家给你发米发油。

刘邦的亭长,是个多大的官儿?相当于今天的什么职务?

刘邦不是傻子,有事没事找苦吃还要找抽。事实上,亭长就相当于县外派出管理基层的机构,当然也是有经费补贴的。但经费补贴不是从政府拔款,而是县吏们赞助。所以每当刘邦要出差时,他就会理直气壮的到县吏家敲门要差旅费,每人三百文。县长秘书萧何是个挺大方的人,每次都给刘邦五百文,多给了二百文。这笔帐,刘邦记在了心里。

按规定,亭长只配两个兵卒。一个管杂务,一个管捕盗。就是下班也得以单位为家睡在单位里。假期还是有的,五天休息一天。说来可笑,这一天假不是让你回去看望老婆孩子的,而是让你回去洗头发。所以,刘邦想跟老婆孩子多聊几句,基本上都是在洗发时间进行。头发洗完了,晒干了,束好了,再吃顿晚饭,明天又得去上班了。

亭长职责是管好乡里一大堆烂事外,还得接待出差路过的官吏。除此之外,他的业余活动就是到处拉赞助骗吃骗喝。所以亭长尽管表面上这个工作是很辛苦的,实际上油水不少。今天东家婚事蹭一顿酒,明天西家死人磋一顿饭。不管红事白事,有吃的总少不了亭长先生。就像现在的村委会干部,不能享受公务员待遇,没有养老金,也没保险金,政府拔的款又不多,可是还能到处天天能海吃海喝又不送红包,多划算。

刘邦爱喝酒就罢了,还爱赊帐。赊帐赊帐,没完没了的赊帐。王大妈和武大娘两家酒店老板娘一看到刘邦就哭了。大哥,我上有八十岁的母亲,下有三岁的孩子,老公最近打牌又常输钱,能不能先还点呀?要不然我只好上你家砍树了。

砍树?砍床板还差不多。我家没种树。

大哥,你不知道,现在秦皇爷征税又重,物价上涨比发大水还快,酒价都翻了好几倍了。要赊帐可以,可是酒贵呀,您吃得起吗?

吃。有好酒尽管拿上来。

王大妈及武大娘本想欺负刘邦穷,故意把酒价翻了几倍,没想到刘邦还要赊。赊吧赊吧不是罪,赊死你这个刘氓,到年底还钱的时候,那多出的几倍酒钱当是你还利息。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