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不死便无三国,法正到底有多恐怖?

猇亭之战,又称夷陵之战,从黄初二年七月开始,至次年闰六月结束,全程历时一年。表面上看,刘备发动此战是为了替关羽报仇,实际上却是为了解决自208年赤壁之战便遗留下来的荆州归属问题,因为这关系到蜀汉日后北伐并一统天下的战略问题。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说,刘备发动东征也掺杂着公元215年孙权趁曹操攻打汉中、刘备主力北调之际派吕蒙攻夺荆州三郡的旧怨。

从双方的兵力上看,两军相差不大。或者说,东吴的军事力量还超过了蜀汉,一是因为东吴此时已经通过外交手段交好了曹魏,北方军事压力锐减;二是因为东吴大体解决了国内的山越叛乱问题,可以将部分兵力抽调到东线;三是三峡一带崎岖难行,为了保护补给线,刘备只能一边推进,一边不断留兵看守新设立的屯粮点。不过,因为东吴新委任的统兵主帅陆逊资历太浅,导致军中宿将韩当、潘璋、朱然、徐盛、宋谦、孙桓等人并不那么听从指挥。这些人,有些是孙坚和孙策的旧将,功劳积累了三代;有些是公室贵戚,和孙权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血缘关系;有的是南渡的北方大族,势力盘根错节。也正是因此,陆逊在开战前乃尽量避免与蜀汉军团正面决战,而是剑走偏锋,采取诱敌深入的战略。当然,陆逊定下诱敌深入之计也有刘备军团骁勇悍战的因素。可惜,刘备军团的骁勇之气却被三峡一带的崎岖地形和酷热的盛夏消磨得干干净净。

法正不死便无三国,法正到底有多恐怖?

史料记载,陆逊是用火攻击败刘备军团的,寻找的时机就是蜀汉军团师老兵疲之时。其用兵的过程,则是派奇兵乘船穿插至蜀汉军团的后方,截断蜀汉军团前军和刘备中军的联系,然后再配合陆逊正面攻击的主力部队前后夹击完成的。翻阅史料,但凡军队后路被切断的,往往伴随着大量官兵战死或被俘。如当年官渡之战,曹操为何能一次性俘虏七万袁兵,原因就是黄河天险截断了他们的退路。再如襄阳之战,孙权为何能将关羽的荆州军团彻底摧毁,也是因为东吴提前切断了关羽的退路。这一次,刘备也不例外。那么,刘备在夷陵之战中,到底折损了多少兵力呢?

《三国志》卷十四《刘晔传》注引《傅子》说,“权将陆逊大败刘备,杀其兵八万余人,备仅以身免。”

法正不死便无三国,法正到底有多恐怖?

火烧连营

如果觉得这段史料过于简略,我们还可以从侧面看一下。

《三国志·文帝纪》云:“权及领南郡太守史合等三百一十八人,诣荆州刺史奉上所假印绶、棨戟、幢麾、牙门、鼓车。权等诣行在所,帝置酒设乐,引见于承光殿。权、合等人人前自陈,帝为论说军旅成败去就之分,诸将无不喜恱。赐权金帛、车马、衣裘、帷帐、妻妾,下及偏裨皆有差。拜权为侍中镇南将军,封列侯,即日召使骖乘;及封史合等四十二人皆为列侯,为将军郎将百余人。”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刘备猇亭战败后,在江北防备曹魏的黄权军团回蜀无路,只能投降了曹丕。和黄权一起投降曹魏的,还有南郡太守史合等三百一十八名高级将校。这三百一十八人中,后来有四十二人被封为列侯,一百余人被封为将军郎将。

总而言之,刘备积累十余年的家当算是一战倾覆了。

没有了雄厚的武装力量,蜀汉在益州的统治根基也相应地被削弱了。对帝国心怀不满的反对势力纷纷揭竿而起,如汉嘉太守黄元以及南中豪强雍闿、朱褒、高定、孟获等人,就是听闻刘备战败后起兵造反的。这番烂摊子,一度弄得诸葛亮苦不堪言。史料记载,诸葛亮在懊恼之余,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话,“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诸葛亮口中的法孝直是谁?为何会让诸葛亮如此看重?他又有着怎样的人生轨迹?

01

迎刘备入蜀

法正,字孝直,关中扶风人,妥妥的名门之后。其父法衍,曾担任过东汉王朝的司徒掾、廷尉左监。其祖父法真,是南郡太守法雄的儿子,号“玄德先生”,乃东汉末年的名士,对于诸子百家经典以及谶纬之学都颇有造诣。史料记载,法真年未弱冠的时候,曾步行前去南郡父亲那里。其父有意考量他的见识,遂让其留下旁观早上的衙门会议。当时,与会的官吏多达数百名,法真观看结束后,当即断言一个名叫胡广的小官前途不可限量。后来如其所言,胡广果然做到了三公九卿的高位。此事一经传开,世人无不佩服法真的识人之能。从后面历史看,法正倒是遗传了法真的这种与众不同的能力。

我们知道,法正一开始投靠的是益州牧刘璋,但是刘璋却对其不甚看重。因此,法正来蜀很长时间,刘璋才将他任命为新都县令。后来,刘璋有感于地位不稳,有意借助外来人士抵抗益州豪强的威胁,遂给法正等人升了官。此时,法正顶着军议校尉的头衔,虽然也能参与议论军事战策,但总体上并没有真正发挥聪明才智。和他一起遭到冷遇的,还有益州别驾张松。两人常在一起纵论兴亡,抒发壮志。当然,也少不了对时下英雄进行一番品评。也正是因此,当他们投靠曹操失利的情况下,果断地转向了刚刚打下武陵、零陵、长沙、桂阳、零陵以及南郡之一部的刘备。

法正不死便无三国,法正到底有多恐怖?

当时,刘备虽然拥有了荆州大部分地盘,但因为是新兴的势力,根基并不稳固,比之拥有整个益州地区的刘璋,差的不是一般的远。再者,蜀中地理复杂,山川险峻,向来易守难攻。按照刘备当时的谨慎性格,多半不会入川和刘璋争锋。但是,法正却在此时及时推了一把。史料记载,法正用一番长篇大论,向刘备详细介绍了蜀地的山川形势、府库钱粮、人马兵器等情况。另外,刘璋和益州豪强以及东州兵的种种矛盾,法正也如数告诉了刘备。有了这些内情垫底,刘备胆气为之一壮,遂下定了入川的决心。

02

劝刘璋效顺

刘备入川的契机,是公元211年曹操击败马超等西凉诸将,并将势力延伸至陇西。益州和汉中唇齿相依,而汉中和陇西又比邻而居。刘璋有理由相信,当曹操平定陇西后,便会发兵汉中,继而兵进益州。为了防止这种局面发生,刘璋遂在张松和法正的参谋下,迎接刘备入蜀相助。按照刘璋的规划,刘备入蜀后,他将提供刘备所需的一切粮饷,只要刘备攻灭张鲁,替他守住益州的门户汉中即可。谁知道,刘备收了刘璋的大量军需,反而按兵不动。不仅如此,刘备还一个劲地拉拢人心。

法正不死便无三国,法正到底有多恐怖?

在猛人辈出的三国时代,刘备打仗的水平只能屈居二流,但要论亲和力,刘备绝对是超一流。总而言之,无论刘备走到哪里,总能和当地豪强百姓打成一片。刘璋在益州的政绩不佳,他对刘备的这种行为产生了本能的警惕。这时,益州又发生了张松勾结刘备攻打成都的密信事件。经过一番权衡,刘璋果断地和刘备翻了脸。谁知,刘备翻脸的速度比刘璋还快。他赶在刘璋通知川北蜀军之前,便干净利落地将其全部兼并。与此同时,刘备还派了一支精干的突击队,一举袭破了涪城。涪城一破,川中顿时暴露在了刘备的兵锋面前。可是,正当摩拳擦掌的刘备欲直攻成都外围第二道防线绵竹的时候,却传来了一个消息:益州从事郑度向刘璋献计坚壁清野。此时,法正已经来到了刘备帐下。他听说了此事,径直找到刘备,告诉他刘璋根基不稳,根本没有足够的威望来实施此策。刘备听后,这才稳住了阵脚,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争夺益州的战争中。然而,益州忠于刘璋的部将还有很多,如成都外围最后一道防线雒城的守将张任。在他的防守下,刘备百道俱攻亦不奏效。在攻城的过程中,刘备还折损了军师庞统。或许是雒城围城战的惨烈战斗震撼了刘备,因此到了刘备大军围困成都的时候,他便有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心思。于是,他遂授意法正写信劝谏刘璋投降。

法正不死便无三国,法正到底有多恐怖?

在信中,法正全面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指出占有益州三分之二土地的刘备兵精粮足,且百姓归附,加之有孙权作为后援,是刘璋比不上的。因此,只有开城归降,才是他唯一的出路。其实,刘璋对眼下的战局是极其清楚的。简而言之,偌大的益州,除了成都,就剩下了广汉黄权等寥寥几座城池还在坚守。但刘璋痛恨法正的反叛,乃对其信不予理睬。这时,使刘璋精神防线崩溃的最后一棵“稻草”出场了:刘璋企盼的外援马超投靠了刘备,并率兵攻打起了成都。刘璋万念俱灰,在刘备第二波劝降使者的规劝下,乃手捧印绶,打开城门投降了刘备。至此,益州争夺战遂落下了帷幕。

03

厚靖安人心

刘备攻取了益州,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地盘,按理说应该很高兴,但刘备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成都府库早已被自己的部下抢掠一空。这时,新归附的刘巴给他支了一招:铸造并发行大面额的铜钱,利用此种方式回笼散在民间以及士兵手中的财物,即可平抑物价,充盈府库。刘备照做之后,不到数月,钱粮府库果然充盈如昔。

解决了军需问题,一个人事问题又摆在了刘备的面前:如何与另一个外来户东州兵军事集团搞好关系。对此,法正想了一个办法,让刘备迎娶刘璋的寡嫂,即东州兵的领头羊吴壹的妹妹吴氏。刘备一开始不肯,法正便以春秋时晋文公重耳娶亲侄子公子圉的妻子怀赢而取得秦穆公支持的往事来劝谏刘备。刘备几经思量,最终接受了法正的建议。东州兵的问题解决了,益州文官方面也需要安抚一下。对此,法正又建议刘备善待名士许靖。不过,刘备却因许靖在紧急关头抛弃刘璋一事很鄙夷他的为人,所以迟迟不愿理睬许靖。法正听闻,再次施展辩才,给刘备讲了一番道理:赐给许靖高位,就是向天下人表明一个态度,即刘备对人才的重视不亚于战国时千金买骨的燕昭王。于是乎,当那些有才能的人听闻名不符实的许靖也得到了任用,便会纷纷赶来投效。

从上述段落可以看出,这一时期,刘备对法正是极其信赖的,说言听计从亦不为过。从某种程度上说,刘备对法正的信赖还超过了诸葛亮。不过,法正权柄一重,其行为便不禁放纵了起来。

法正不死便无三国,法正到底有多恐怖?

当年,法正在刘璋手下为官时,曾和许多同僚关系处得很僵。现在一朝权在手,法正遂起了报复之心。凡是过去给他好处的,法正必然报答;凡是过去跟他有睚眦之怨的,法正亦会加倍报复。有时一天之中,法正还擅自斩杀了几个与之私仇颇重的人。不消说,这种无视法纪的态度,必然会对草创时期刘备政权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04

建策取汉中

如果说辅佐刘备夺取益州,是法正从政以来的一大手笔。那么,稍后爆发的汉中之战,则是他44年人生旅程中最辉煌的绝唱。

史料记载,作为刘备集团争夺汉中的首倡者,法正从天下大势的角度出发,判断此时曹氏集团正在筹谋“化家为国”的关键时刻,暂时没有精力顾及汉中。留守汉中的,只是夏侯渊和张郃率领的偏师。所以,如果刘备速战速决,完全可以赶在曹操主力回援之前拿下汉中。对法正的判断,刘备十分赞同。于是,在公元217年,刘备遂调集精兵猛将,对汉中的曹军展开了凌厉的攻击。在这一系列大战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则是法正亲自参与谋划的定军山之战。

法正不死便无三国,法正到底有多恐怖?

定军山之战,黄忠阵斩夏侯渊

当时,曹军主力主要分布在南、东两座大营内。镇守南大营的,是夏侯渊;驻守东大营的,是张郃。法正仔细揣摩曹军的防守后,向刘备提了一个声东击西的建议,即佯攻张郃,迫使夏侯渊抽兵增援。待到夏侯渊兵力锐减,便集合主力猛攻夏侯渊的南大营。刘备知道法正十分精通军事韬略,遂将此计原封不动地传递给了前线诸将。结果,夏侯渊猝不及防,被老将黄忠一刀斩于马下。夏侯渊一死,曹军诸将无不丧胆,纷纷收拢兵力,渡过汉水坚守不出。后来,领兵赶来救援的曹操了解了战况,对法正洞察形势的能力钦佩不已,禁不住感叹了两句话,“吾固知玄德不办有此,必为人所教也”、“吾收奸雄略尽,独不得法正邪?”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